歲月靜好,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離開車水馬龍的喧囂,踏過每一寸夢寐以求的土地,吮吸每一絲淡雅恬靜的氣息,看鷹擊長空,觀魚翔淺底,輕合雙眸,安享歲月流淌的靜謐,不問世事,不涉紅塵,靜坐陌上,等候花開。

韶華流逝,我只是想要一個人。一個人漫步月光下,幻想夜空的神秘;一個人輕倚古樹,直到樹上第一片葉子轉為豔紅;一個人靜立雨中,傾聽微雨訴說江南的古老神話。一個人聽曲,一個人看戲,一個人演繹,為自己鼓掌,為自己著迷。

很多時候,我並非一個人。一群人的熱鬧,是我享受不了的沉重。我愛笑,並不等於我幸福,微笑的面具後是一顆淚流滿面的心;我愛鬧,並不代表我快樂,只是我早已習慣了扮演沒心沒肺的角色。然而笑過鬧過後,空餘的只是一個人的悲戚。

一個人的時候,我可以靜享沉默。我不是怪人,不是異類,我只是一個倔強的小孩,一個喜歡沉默,卻不得不強顏歡笑,喜歡幻想,卻又深知現實殘酷的小孩。我知道,我不是城堡裏的公主,所以,沒有騎著白馬的王子,那個駕著五彩祥雲的人也只有在夢裏才會出現。有時候會想,他們真殘忍,把那些虛假的夢移植到我心裏,卻又等到根深蒂固時,告訴我都是假的,誰能告訴我,我該相信哪句,哪句才是真的?又或許統統都是假的。是我太傻太天真,還是現實本該如此。如果這就是所謂的現實,那麼我寧願一輩子深受蒙蔽。

如今,我累了,倦了,真也好,假亦罷,是是非非都已不再重要。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遠離塵世的紛紛擾擾,尋找那片屬於我的桃花源。我只是想在悲傷的時候,一個人聽著更加悲傷的音樂,痛自己的心,流自己的淚;只是想在要逃離的時候,一個人看天,一個人散步,一個人旅行,一個人聽蟲鳴鳥叫,一個人看雲兒朵朵,一個人坐在地平線上,守候日升日落,靜待星月變幻。

喜歡在一個人的時候靜立天橋之上,輕倚欄杆,仰望夜空,放任了思緒,飛向夢想的遠方。可路人卻用憐憫的眼光注視著我,我輕笑,我不是想要輕生,只是想一個人,靜靜地。這或許是我僅剩的自由,請你們不要打擾。

喜歡在合適的高度平視遠方,萬家燈火的方向,我看不到城市的盡頭。彌漫墨香的夜空,守候了誰的等待?劃過耳際的清風,沉醉了誰的想念?太陽升起的地方,會不會有晚霞出現?四十五度角的天空,承載了誰的眷戀?夢想湮滅的地方,誰的眼淚在飛?當我忘記一切的時候,世界會不會就改變?夢想又要啟動了,我會不會趕不上末班車?其實我一直都不曾離去,只是找不到曾經的夢都去了哪裏。

樹上的葉子黃了,落了,最後消失不見了,誰能告訴我,它們是累了,睡了,還是不再出現了。心中的夢想丟了,淡了,散了,又有誰能告訴我,它們還會不會再回來了。

曾想在人生中最美的年華與你相遇,可生命卻給不了我這個奇跡。而今,我只好在華麗的鎂光燈下唱著獨角戲,偌大的舞臺,落寞的身影,沒有人鼓掌,沒有人喝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表演進行到一半時,我好想抽身離去,可理智卻告訴我說,要將夢想進行到底,不能退卻,不要放棄。於是我更加的小心翼翼,可是錯亂了的舞步,我該如何收場?

那一刻,我好想一個人,聽喜歡的音樂,舞自己的人生;那一刻,我好想任性一次,僅僅一次,沖出熱鬧的人群,追逐曾經的滄海。可那一刻,我卻突然沒了勇氣,是我顧慮太多,還是天性本該如此?

如今,我只想一個人,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旅行,一個人聽青春的散場聲音,一個人看夕陽落下,一個人落幕,一個人收場,一個人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