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大部份投資者都是喜好惡壞的,要是那家公司頻頻傳出好消息,以及政策利好,即使再大的缺點也都可以置之不理,充耳不聞,可是如果是一家好公司,只消傳出一點點不利消息,那麼公司再好也都會認為一定身受其害,返魂眨術。可以看見,投資者一般認為公司必須在一個毫無阻力的環境下經營才能夠增長,而在逆境之中再強的公司也很難求存。理論上是對的,可是就算多好的環境之下,差的公司只是一間差的公司,而好的公司則可以在逆境之中人人放棄之下以較便宜的價錢購買得到,而往往這些好公司也能在逆境之中乘風破浪,在他朝好景氣之中突圍而出。

        不過投資者多數是必須配戴眼鏡的,因為幾乎九成以上的投資者都患上了大近視,只對目前和未來一至兩個月的事物抱持看法,而一年以後的事情往往是不會關心的。這兒有些許例子可以證明了,昨天找到了一篇關於現代牧業的持股,有留意我文章的讀者定會知道這是我的主要持倉之一,這篇相關報導是說明萬頭乳牛的牧場其實很容易爆發疫症的,另外所衍生的環境污染問題和種植鉰料等問題也都會非常嚴重,並引用外國不知是何時的數據,說明外國大多數是1000頭乳牛以下的規模,因為令其能顧及環境和飼料等問題。如果十年前這篇文章發出的話可以說是也許正確的,不過我找了相關的數據顯示,從1970年開始至今,在加州牧場的規模由幾十頭牛逐漸過渡到萬頭以上規模的,要說大型的話,沙地阿拉伯也擁有三萬七千頭乳牛的奶牛場,美國也有差不多規模的超巨大牧場。要說危機意識雖然必須要有,但過大的危機意識也會扼殺了創造財富的能力,也是說風險和回報是並存的。

        消息如此,估值亦如此,投資者一般看著歷史巿盈率做事,因為在投資者心目中增長率是虛無飄渺的,而過去的盈利才是實在,於是乎多數人因為巿盈率低而買進,巿盈率高的股票則認為極度昂貴,但現實呢,如果你當初不嫌棄騰訊估值昂貴,並肯以天價巿盈率買進的話,今時今日每股盈利幾乎相等於當初的買入價,而且還要持續增長,那麼何貴之有呢。那邊廂中電多年來巿盈率都是15倍左右,每年坐收四厘股息,今時今日股價和回報率幾乎和當天沒有分別,十足債券一樣,那麼平貴自然已有分曉了。

        我想說投資者總是船頭驚鬼船尾驚賊,那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到毫無逆景,估值便宜和超常規增長率的,要是存在那麼你根本買不到這樣的股票,因為必定天價,什麼投資也都存在一定的風險,看的是如何預防和解決有關風險,一味逃避是不得要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