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青島啤酒突然停牌,吾即想了一想,是否和雪花啤聯合呢,但那邊廂華創沒有停牌,即是說並沒有和啤業另外三巨頭相關的,噢,真好,起碼暫時還是各自各自成一國,還沒有需要走到競合的一步,那我還是可以伺機收集更多,但我猜想肯定是吞下其餘值得吞下的地方啤酒廠吧,會不會是河南維雪,或者其他呢。下午回來,港交所公告顯示,青啤以對價18.73億元人民幣收購對方公司100%權益,而對方公司為山東第二大巿占的銀麥啤酒,目標公司生產能力55萬千升,淨資產為3.46億元人民幣,即青啤是以5.31倍巿賬比對價購入,嘩,你會說現價買入表啤才不過5.15倍,為什麼還要比青啤貴呢。因為其十個月ROE已經為30%,當然我不知道它本身的槓杆倍數有多大,或者ROA很低也說不定,但能比青啤的ROE足足高出50%有多,所以比自家公司更高少少溢價購入也是值得的。還有別忘記,銀麥是山東的老二,品牌價值也是一項重要的考慮因素,情況就如青啤所言,將會保留銀麥這個地方品牌。

        不過銀麥本身銷量就是比較差一點,至少產能還沒有得以全速前進,如果換轉是青啤呢,55萬千升的產能足以換來營業額17.3億元人民幣,毛利6.06億元人民幣及純利1.4億元人民幣,亦即相當於2010年9個月止純利的10%,一項收購能為公司帶來10%的純利增長,絕對是不惹少的,還有銀麥本身的ROE要高於青啤,所以此一計算已經留有保守的餘地,所以此項消息公布之後比起聽到假設成功收購西湖啤酒廠更加高興和喜出望外。

        雖然說啤酒行業競爭激烈,但假設一家公司能夠長時間取得比行業利潤率更高的水平的話,其實也不需要是最大,最大並沒有好處,全中國有半數以上的產能是呈虧損狀況的,有些啤酒生產了也沒有人喝,有些啤酒有人想喝可是又買不到手,只有做到品牌和消費者認受性較高者,才算是得天獨厚,否則如雪花之流,一味催谷產能,其實意義在於資本巿場的目光,至於公司本身,其實坐益不大。當然,假設有一天雪花能夠停下來整合手上的資源,我相信也能夠提高利潤率的,可是品牌價值而言,要做到青啤一樣,實在得來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