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有些股東會批評公司沒有對股價進行有效的措拖來反映公司的狀況,意即為何公司股價不上升,而永遠潛水,這就引伸了公司管理層應否為股價作有效管理的措他了。如果這是必須要的,那麼很多管理層將要接為為期不短的時間來培育如果促進股價上升以反映公司基本狀況,但為什麼股價遠遠拋離公司基本面的時候就沒有人站出來向公司管理層訴求別讓股價大幅拋離現實呢,股民還是不亦樂乎了。這個議題既關係了應不應該這樣做,更關係到了人性。

        人性是非常難以管理的一個環節,好像以前香港電訊一飛沖天的情況,李澤階先生其實有出來說股價太高,但誰會理會他說什麼,股價一直扶搖直上,劍指天價,最後群眾意識到原來這間公司基本面是如何,現在還持有當日天價蟹貨者出來要求李澤階要為他們做些什麼,好讓他們返家鄉,天啊,這個世界好人難做。還有些私慕基金入股上巿公司後,不斷要求拆骨和提價直接反映在股價上,但其實管理層應該更希望是如何營運紅一家公司,以非圖以短利,幾本上百分之九十的股民都會認為股價若長期潛水,證明公司管理層無能,而絕大數認為只要股價懂升懂跌,那家管理層才是最頂瓜瓜的,但是營運情況如何,誰會關心,股民關心的是明天的股價靚不靚,個個屁股如生倒鈎一樣,坐不定的。

        以上兩個事件反映了一家公司如果懂得管理投資者預期,那就當然是最好不過,但最怕的是有些公司管理層為了應付投資者預者,而甩棄了主要的營運事業,若果管理層只是一味關心股價的話,有可能也就忽略了公司的長遠營運觀,到頭來並沒有什麼能支撐到原本該有股價的價值,那你說到層該不該為股價勞心。

        我喜歡以啤酒事業作為出發點,例如雪花啤酒用很短的時間就超越了青啤達到產能第一倍,華潤創業的股價也三級跳,但青啤則默默耕云,在別人超前的時候並沒有發怒,而是細心整合心上的資源,股價當然沒有如華創一樣大幅上升,而是一個緩緩的過程,但到今時今日為止,立杆見影了。資本巿場喜歡拼購,第一,最大等字眼,而青啤偏偏就完全沒有以上概念,但誰做得最好呢,我當選金志國領導下的青島啤酒。所以我認為只要一家公司做得夠好,那麼股價升與跌幾本上沒有太大關係,但如果你是關心今天買後明天沽的話,當然那就切身緊要。但你問我,假若一個資本能手和一個悉心經營者,我會選擇後者,因為我相信好的東西最後都會有人欣賞的。所以我認為公司管理層只需要關心公司經營,股價就留待巿場自己進行管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