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主角, 廿六左右, 工作穩定, 慢熱, 醉心研究股票, 未有戀愛經驗, 身材高大, 樣子不過不失

如果肯減肥做運動, 再玩下醜男大番身, 其實都唔叫做中上, 但耐何太毒, 救得了外型, 救不了神情

暫時叫佢做湯財

女主角, 英文名叫abby, 23歲, 岩岩畢業, 第一份工就入左湯財做個間公司, 做老闆秘書, 容貌清秀, 聲線嬌嗲, 酒樽身型, 雪白長腿

成日著連身裙, 仲成日笑

雖然佢平易近人, 但無人約到佢單獨去街, 接觸得都係公司上的事務

好多男同事都生滋貓入眼, 但都無符, 正當大家都老鼠拉龜之際

一日, 同事STANLY 叫abby 入老闆房, abby 入到房後見到老闆聚精會神咁傾電話, 連abby 入左黎都唔發覺,

abby 只好坐低靜待老闆收線, 突然,

佢留意到老闆壓低聲線道: 尿煎哥, 嘩, 咁大單收購, 下星期先公布, 呢鋪發達啦

老闆收線後回過神來, 發現abby入左黎, 馬上回復正常神色, 吩咐abby約中南證券融資部一哥投機仁食飯及一些行程日誌安排

午飯後老闆返黎, 交左份野abby, 要佢親手送份文件俾結好証券曲飯個邊既chauchau,

一邊說, 一邊神色認真地道: 呢份野係機密文件, 我地公司今次食粥食飯就睇呢鋪了,

記住唔好俾任何人知, 任何人見, 而家速去速回, 不容有失, 路上小心

出左房門, abby 馬上感到手心冒汗, 感覺就似初戀, 呀, 唔係, 係似初夜, 尤記得個個晚上, 佢刻骨銘心的初戀男友

有個好特別既姓...那個姓鉛的男人....abby搖搖頭, 覺得而家唔係諗呢的野既時候,

但佢實在無法隱藏呢份感覺, 房門外的大內總管, 老闆身邊第一紅人寧采臣留意到了

問: abby 你係咪唔舒服呀, 塊面咁青既, 係咪無食飯呀? 你咁好身材都唔駛減肥啦, 哈哈哈

abby 心中一陣煩厭, 但面上報上最燦爛的微笑道: 我食左啦, 你真係有心

湯財坐在一角, 雙眼盯著電腦個mon, 貌似乜都聽唔到, 但當abby 經過他身邊時, 卻鬼食泥地道了一句: 你小心呀

abby 心想: 唉, 成間公司想搵個正常的人都無....咩地方黎架

話說abby小心翼翼地送該份文件, 就在他在金鐘轉車時, 心中昇起一份好奇

究竟呢份係咩黎架呢? 點解咁神秘既? 老闆似乎把所有希望都押在這事上

這是未發生過的事, 這份文件到底....

abby 始終終於禁不住好奇, 決定偷看文件內容,

只見上面寫著, 重大關連交易-收購馬達加斯加油田備忘錄

這...這是什麼? 我地公司唔係做香港信貸業務架咩? 點解無端端會去馬達加斯加買油田既?

難怪老闆說今次發達了,

abby心如鹿撞, 心想: 如果我而家偷步買左, 下星期消息公佈時, 股價實爆升架喎

咁咪可以一次過還清個堆學生貸款

而屋企亦可以好過的, 阿爸肥B唔駛打兩份工做得咁辛苦,

細佬wilson有左錢, 都可以唔駛再做毒男, 有望做返個正常人

但轉念一想, 唔得, 如果輸左, 老豆成副身家都係得30萬咁上下, 佢話要留呢舊錢儲黎上車的

呢舊錢唔輸得的

但轉念一想, 只要我捕捉到呢次機會, 我地就可以馬上上車, 仲要唔駛供得咁辛苦...

abby 心不在焉, 差的連飛左站都唔知, 上到代理結好, 找到chauchau,

chauchau 身材高挑, 徐娘半老, 風情萬種, 據說年輕時有好多年青富豪都拜在其石榴裙下

只見chauchau接過文件, 隨口問句, 無人睇過嘛?

abby 怯怯地道: 無

chauchau道: 咁你返去啦, 文件我己收到, 我會打俾你老闆confirm架啦

回家時...abby 心神恍惚, 全心諗點樣可以買公司呢隻股票, 決定行路返屋企...

邊走邊想: 點算好呢? 聽日就last day 啦, 下星期就公佈啦

再唔買就無機會架啦

行行下, abby 發現湯財就係佢身後不遠處, 心諗, 咦, 點解咁奇怪? 唔通佢跟蹤我?

都係行快的, 聽阿寧采臣講佢變變地態, 成日無野做就成個九龍半島咁由東行到西, 由南行到北

漫無目的, 一行就幾個鐘, 呢條友怪怪地, 都係唔好理佢咁多...

咦, 咪住先, 寧采臣話過佢股票幾叻架喎, 問下佢意見都好喎

abby: hey, 湯財, 乜咁岩撞到你既?

湯財本來頭耷耷, 唔知諗緊乜咁行緊返屋企,

被突如其來的女神abby搭訕, 他! 震驚了! 雖未至於馬上軟癱在地, 可是心跳手震, 那種震動...是由心底發出的震動....

心中大叫: 發生乜事! 唔通官永義突然宣佈永遠唔供股!? 小股東們暴動了?

想出聲時發現...喉嚨內少少口水都無....整個人都乾了一樣, 眼睛睜大, 張開咀, 卻發不出聲音, 茫然地...好不容易點一下頭

abby 被他奇怪的神情嚇了一跳, 心想: 雖然唔係未見過的男人手足無措, 但駛唔駛咁大反應呀

似乎佢仲毒過細佬wilson...wilson 夜晚對住周秀娜張相就係咁上下樣...

轉念一想, 而家形勢咁緊急, 毒男都要照殺, 希望佢真係識啦

abby : 又會咁岩係度見到你既, 你住邊架?

湯財口震震地仍未反應過來: 係...係...係...係呀...我而家行緊路返屋企呀, 我...我住九龍灣架

abby : 咦, 乜咁岩既, 我又係喎, 不如一齊行丫

心中卻想: 嘩, 我地公司係紅磡, 佢日日都咁行法...又真係幾奇怪喎, 都係快的問佢關於佢股票既事先

繼續道: 聽寧采臣話, 你股票好叻架喎, 我有的關於股票唔明既野, 唔知你解唔解答到呢?

雖然朝思暮想的女神就在身旁, 但湯財根本半句說話都聽不到,

腦中把所有老千股騙人的橋段, 公司融資計劃, 股東的股權分佈,

上市的法例全都想過一遍, 這是湯財的習慣, 但此時此刻, 偏偏就是開不了口, 說不出一個字...

abby 見湯財神情奇怪, 時而咬牙切齒, 時而皺眉深鎖, 時而自言自語, 就是不回答

一時也不敢再說話

只見湯財把頭越耷越低...自言自語地說...下, 呀...其實我都唔係好識架咋個網阿貝整架咋, 唔關我事架,er...er....我幫手架咋, 完左我會唔出聲架啦, 好多野其實, 我都係上網搵資料都會睇到年報都會有寫, 唔識就問下人咁樣, 呀...對唔住呀....

abby 一路聽一路驚...究竟佢講緊咩野呢?

但見佢成頭大汗, 頭又低到就黎貼肚臍, 唯有搭住佢膊頭, 輕輕的扶番直佢個人, 說: 你係咪唔舒服呀? 不如我扶你埋一邊休息下丫

但湯財咩都聽唔到...只見女神個隻白白的小手, 既輕柔, 又溫暖, 搭住左佢膊頭, 甚至感覺到佢既體溫...

第一次同異性身體接觸, 湯財覺得...自己就黎爆炸..

湯財心道: 這是真的嗎? 朝思暮想的女神, 居然主動跟自己說話

而她的手....她的手正放在我肩上,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她的體溫...點算? 難道今晚以後都唔再沖涼?

他看著眼前女神abby, 見到佢一副擔心既面容, 望落的, 脹卜卜的胸部,

不知cup數為何物的湯財也知道這雙巨乳非同小可, 條腰...好幼, 好幼...最要命的是那雙的長腿, 配上黑絲及高爭鞋...

以窄身連身裙緊緊包裹著, 誘人的S形曲線表露無遺

湯財知道再看一定出事, 鼓起勇氣作了個深呼吸,

總算清醒左的, 但仍然口窒窒道: 無, 無野, 你有咩股票想問, 我知一定盡量答

abby 見到他總算回魂, 也鬆了口氣, 輕柔地道: 無, 你岩岩嚇死我呀

湯財心中知道這情況叫做機不可失, 但奈何總改不了習慣,

低住個頭一輪咀咁講: 你...你想知邊隻股票呀, 我唔係識好多架咋...

不過我鐘意個堆股票一定要係價值投資, 要有實業有前景有息派, 無不良集資紀錄, 間公司背景乾淨

又無做過奇奇怪怪野, 大股東為人要正直, 我呢世人最憎老千, 佢地呃晒小股民的血汗錢, 好無陰公架...

abby 聽著這堆一輪咀像密碼般的東西, 根本不明白湯財說什麼...

只好怯怯地道: 唔好意思呀, 我讀文科架, 呢的係咩黎架, 咁其實即係點呀?

湯財一臉茫然...

abby 轉念一想, 佢講既密碼我聽唔明,

不如直接少少問佢, : 你覺得油田股點呀?

進入股票世界, 湯財像著燈一樣, 身上隱然出現閃電, 兩眼一片茫然, 像流水一樣背誦著

最近油價隨經濟復甦而上揚,在多隻油股中從事上游業務的中海油。不會被成品油影響價格...

abby 心中焦急, 佢又唔識收制啦, 都唔知講到幾時, 我隻馬達加斯加油田點問好呢

又不可以直接話佢聽我偷睇文件, 靈機一觸下, 道: 你覺得我地間公司點呢?

湯財氣都無回過繼續道: 我地公司? 其實幾好架, 本業賺錢, 有息派, 作風良好, 業務有前景

老闆人又爽快, 我覺得都算買得過既

abby 聽後放心大半, 但仍有點不放心, 再問: 咁如果老闆有新項目想買

會唔會對公司有好大影響架?

收購? 湯財摸不著頭腦道: 乜公司想買野咩?

我唔知喎...不過老闆最近同新識既中南投機仁食過幾次飯, 又同結好既chauchau飲過酒

聽聞佢地夜晚成班仲去左亞力士開個間大富豪通霄直落, 玩到第朝返黎都仲有酒味....我個人覺得唔係幾好咁囉...

湯財深呼吸的一口氣終有用盡時

跟女神的一段對話, 越講越細聲, 到最後幾不可聞,

尤其跟女神並肩步至淘大, 街上好多條毒撚都對湯財投以極度艷羨既目光

每條毒撚都瞪大對眼, 其神情直頭就係:

(有冇搞撚錯, 呢條毒男居然有資格同咁索既女談天說地?)

毒撚們的咀咒使湯財壓力大增, 令他喘不過氣來, 陰差陽錯地, 失去了挽救abby 的最後機會...

abby 回到家中, 細佬wilson仍然和昨天一樣, 像石像般對著電腦, 好像在追看什麼real forum奇情小說

abby 雖然入世未深, 但也知道一個毒男應該唔識得分析, 當上市公司準備收購馬達加斯加油田時, 有冇投資價值呢種課題

abby 輕輕嘆了口氣, 只見老豆肥B岩岩收工, 疲憊的身軀軟癱在梳化上

但看到abby時馬上回復生氣, 雀躍地說: 今日接個客仔鬼咁多貨, 不過好彩佢識做, 醒左50蚊過我, 我地今晚可以加料啦, 哈哈哈哈

abby 也被老豆肥B感染, 把煩惱暫時放下,

但心中暗暗決定, 我一定要為這個家盡一分力, 幫老豆一完上車夢, 舉家搬去新都城

abby 埋單計數, 老豆只有30萬元在戶口, 全現金, 無任何投資品,

abby 回想起老豆的一番話: 呢筆錢係儲黎上車架, 而家通街都係賊, 行入銀行叫你買乜買物, 全部都係呃人, 信佢一成, 雙目失明!

只有磚頭同現金最可靠, 只可惜你老豆乜都唔識, 本來都終身無望, 但阿女你而家總算出身做野,

我儲舊首期, 借9成, 供35年, 我地兩代人供一層樓, 總算重燃番個希望

第時點都好, 剩番你同你細佬wilson相依為命...你細佬...你細佬佢...唉, 希望佢有日會生性啦

老豆依家全副希望放係你身上架啦, 老豆自己唔爭氣, 但我咬緊牙關, 一定唔可以俾跨代貧窮發生係我地身上!

abby 諗番都覺得眼濕濕...

只可惜的樓好似坐火箭咁升, 老豆間dream house新都城, 由百零萬升到三百幾萬...

唉, 如果早幾年畢業就好, 多想無益

abby 在電腦面前仔細思量, 作出了一個人生的重要決定

星期五早上, abby 如常回到公司, 看到寧采臣如常地四處性騷擾其他女同事, 也見怪不怪

望望湯財位置, 只見他好大對熊貓眼, 像漢堡神偷一樣地埋首工作

忍唔住過去問佢, 道: 嘩, 你尋晚無訓覺咩? 做咩咁大對熊貓眼既?

寧采臣見女神罕有地向同事搭訕,

見機不可失, 馬上沖前補位, 道: 嘩, 係喎! 你睇佢除左大對熊貓眼, 仲面無血色, 面青口唇白, 依照我經驗, 佢尋晚最少出4次或以上...

abby 皺皺眉, 也不理他, 回到坐位打開電腦, 打開大利市, 看自己公司股票, 剛剛開市,

見買家排盤0.485, 賣家排盤0.5, 便怯生生的排在0.48, 做了人生第一次的落盤...排下了十萬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