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S.Y. 雖為千億宅男,上天卻賦予我一條三吋不爛之舌,含著冰條打轉、用舌頭剝蕉皮、氹老人家入房、指導細路女食腸簡直是零難度。對住“出水”呢類單細胞粉皮,我反而選擇以最友善既方式展開我兩之間的關係。
「出水兄,你今日J左未?」...
等待回覆之同時,我亦準備好一盒維達面巾紙及一支JOHNSON’S BABY OIL。自從拿到成人身分證以來已經三日冇J。電腦螢光幕閃爍下的提醒,我並沒有遺忘同一屋簷下既好兄弟。有見及此,我立刻打開新視窗,GOOGLE 風間ゆみ 一解單思之苦。以我 5呎11 + 7吋,比碧咸更承托的內衣MODEL身型,就算家住二千多呎既半山豪宅,坐係電腦檯前起機都難免頂「頭」。風間ゆみ既聲線與頂「頭」的磨擦聲兩者相交,縱使在站立於房門外的女傭‧安妮妲的眼簾下,三十秒已合奏出一首打動性靈既白色戀曲。

35分鐘過於後,終於迎來“出水”回覆 :「剛打在你臉上,你搵我想點?」
從前很難想像到與“出水”的第一次交談,其感覺有如對著住夏蕙aunty打J一樣使思緒變得錯綜複雜。戀曲之聲雖不再,但海棉體卻於性靈的引導下,再一次硬硬的衝擊著書桌的城牆 .......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