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來

迎戰AL,又發現投資方法的一個新大陸,決定先暫停blog文更新。

為何貧?

學校有一門倫理課,最近要同學講財富。大家大部份所講的財富都有哲學性,是心靈上的財富,但我們肚餓要食飯,除非你想成佛,否則都要用錢買野食。所以我想講的財,是錢財。

我 細細個租住唐樓,地方細,又訓碌架床,連沖涼去廁所都要同人爭。細細個想買部GAMEBOY,呀媽要我儲錢買,但係儲黎儲去都係唔夠,最後雖然買到(呀媽 俾埋餘額),但我理解到儲蓄係有用,但絕對遠遠不足致富,買到心頭好。可能有人覺得我物質主義,同學講話想要唔等於需要,好似好有道理。但事實上,我地屋 企好多野都係因為你想要先至擁有。再者,如果只談需要,其實好簡單,就生存上既需要,只係食物同水,甚至連衫都m可能唔洗著。所以,我地要活得所謂快樂, 想要既野要得到適量既滿足。為何適量?是因為社會成本,只顧自己,不斷滿足需要,不去思考,最後只會令世界受害,可能禍害唔係聽日就到,而係幾年,甚至幾 十年。舉一個例子,全球暖化。

了解完慾望,又講返自己既野,經歷完孩童時期,被人不斷填鴨後,我終於識得思考,知道要做既唔單只係儲蓄, 而係搵錢。搵錢無法唔提老豆,見老豆成日做野返黎,唔係呢到痛就係果到痛,做勞工搵得雞碎咁多,半斤八兩既歌詞都係佢塊面上湧出黎。即係話俾我聽,打工真 係搵唔到咩錢,而要辛苦成世。

工作搵錢真係由細到大都被人灌輸既想法,作文寫既係我的工作,我的志願。我仲記得第一篇寫既係做太空人,果 陣仲未有楊利偉,所以我寫既係想做第一個太空人。記得支火箭話做好,真係好唔開心,亦都放棄左呢個所謂夢想。(最後佢都係只可以PATPAT坐定定,搞到 我個心幾涼)講番工作,如果我去做楊利偉,可能只可以搵得半斤都無。

又叫我地知識改變命運。幾多人碩士銜頭,最後都只係揹債揹到成身傷,只係變相既苦。唔好誤會,我唔係話知識無用,任何一種知識都係人類進步既原因,但要改變生活,最起碼需要一定既財務知識。因為現今生活離唔開財務,銀行,按揭,強積金etc.你點都要掂下.

埋尾,吹到成檯水,我只係想講永遠的逆向思考先可以發覺世界既錯誤。又如"想要唔等於需要:,我地老師就話好岩。如果諗都唔諗就接受,仲慘過做鴨--填鴨。
仲唔明點解要逆向思向?
引電影"The pursuit of happyness"一句對白,「You got a dream, you gotta protect it. People can't do something themselves,they wanna tell you you can't do it.If you want something, go get it. Period.」希望同我一樣既年青人會多D思考,財富點會唔黎?

我看技術分析

  小時候,就時常聽到財經報告新聞,聽了很多遍,都聽不懂,偏對此產生好奇。
一年前,開始正式研究股票,一找,最先找到的是技術分析,又看電視上那些西裝友手指指,
就可以看跌看漲,似是什麼神功大法,便開始大量研究。
之後我讀過國內外名家之著,技術指標,日均線,燭圖含意。
那時便開始膽粗粗畫線研判,又說什麼量度升幅,根據圖表所示去買入賣出,
自以為數理原理具備,媲美精密科學。
但由於仍算是學習階段,便以虛擬的投資組合嘗試。
過程中發覺,無論技術研判技術多麼仔細,仍不能反應公司情況。
我做的,就像是玩玩啤牌,腎上腺素偶然上升下降,不是投資。

真正的投資,是著重基本分析,對公司有所理解認識的。
而技術分析,在"專業投機原理"一書中,作者認為是去找出底部和頂部的結束。
技術指標的數學原理,所講的其實是用數量去量度市場買賣者的心理。

簡單而言,我認為技術指標所給予的信息是買賣時間的參考,並非買賣股票的原因,
而如何去研判公司,Graham已為我鋪了一條價值大道!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六商科生,從小就對任何商業金融的有興趣,
但唯有在近來的一、兩年,才對商業金融有初步認識。
起步雖遲,但唯有將勤補拙。

我愛投資股票,一年前用所謂的技術分析研究股票,唯未"輸到貼地",但也頗不穩當。
也是因為如此,現在開始研究價值投資法,
將自己從Graham證券分析一書中所思考出的和自己對證券交易所體會的都與網友討論,亦希望獲得批評、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