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要用好簡單咁描寫我見到香港這十年的改變, 我會覺得是"低俗化", 在剛剛好的10年前, 我正以為"絕世閒人"既歌詞總於可以慢慢成為社會一流時, 今天看到的是另一個極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