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從何時開始,我不敢在日記中寫朋友,和互相認識的人。

多少人自我審查了。公開的日記不是日記,只是社評,還是顧及讀者的社評。

又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終於能自由自在地寫了。

太多瑣事想要記下了。

神探夏洛克 印象中在兩個月前看完了。印象最深的是在Hounds 一案中,華生真的要離開時,夏洛克那句各種意義上的表白: I don't have friends, because I have only one, you.

每每到這種橋段,我就會想起我各個朋友,我最珍惜的,或者曾經珍惜的。數起來真的很少啊。

曾經在我生命的每天都佔據相當份量的人,簡單不費任何氣力都可以檢索到。

可惜,現在幾乎全部都無法再輕易再聯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