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就覺得X-Kizz 的下落, 幾乎無可避免, 心裡似乎平衡了一點。

如果問我喜歡RF 多點, 還是X-Kizz 多點, 情感上還是X-Kizz, 主要原因是會員們實在太有愛了, 不過社會還境因素可能也不少。當時的人的確願意多在其他人身上花時間, 而現在的人多少利己主義比較重。

要說捨不得的, 實在太多了 meir, breeze_rain, biao, 等前資深會員幾乎在這輩子都沒可能忘記, 在我做電台的前中學同學艾迪, 有個我記得他但他未必記得我, 有能力足夠打上WCG 國際賽的billyss

說起RF, 其實離我本來建立的初衷愈來愈遠, 和會員也有關係, 不斷被說服去我一個很傳統的論壇模樣, 然後還有不少人說很不習慣, 算了, 模樣反正也只是個皮殼。對於RF 裡面R 的體會, 在不斷的接觸現在的這一群常客, 具體一點, 是有工作, 家庭; 最重要一點, 是自信, 在我個人而言, 有自信與否不過是一種性情, 但在討論區中, 自信卻是一個十分可怕的不純物, 一來別人不希望因侵占而觸發到其他人的神經, 二來已經發表的人不希望自己的論點明顯被否定而顧左右而言他, 第三是十分重要的: 因為覺得自己發表和對方發表的只是觀點與角度問題而不願意了解有否正面衝突的內容, 第四是文意理解會因為這東西而下降, 文意可能只是因為回應某幾個字而決定對方的觀點。
討論區這東西, 一方面是如對話一般的有機展現方式, 另一方面就正正因為這有機性, 而出現日常中同樣出現的問題。這個問題在東方似乎尤其明顯。

感就先到這樣, 這段話就作為我下一個作品的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