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

[我有的CD] Cling Cling

我覺得分享喜愛的東西, 然後說出喜歡它的原因真的很有價值啊!

Cling Cling -  Perfume
版本: 日版 / 平裝
來源: 由日本友人Kayano 送來的禮物

Cling Cling 是我中了 My color / SAMT 的毒後, 的後遺症帶來的。還記後那時候, 真的聽少一天My Color 也覺得有點缺失似的。
從歷史長河來說, Cling Cling 這碟除了作為主打EP所作必要的天下布武型的宣傳外, 這張碟出彩的地方確實不多。而且除了Cling Cling 之外, 其他的也只可以算是不過不失而已, 當成是Cling Cling 的Single 也幾乎可以。

但Cling Cling 在那個時候的確有令我對Perfume 重拾信心的感覺。看到JPN 和Level 3 商業化到幾乎消耗品牌的大碟(還拿到白金銷量), Cling Cling 真的醒覺並回到從前的感覺。
無論是耐聽度和歌詞意境都算認真, 那麼, 我就叫人買了。(爆


@abbychau2000 張貼的相片 張貼

發表時間:2014年12月12日 | 評論 (0) | 全文

夢幻ノ光

每逢解決一些事情時, 對正在聽著的歌都會產生一些感情。
甚至迷信地認為歌詞中給予了自己一些啟示。

每近幾天, 發現到RB 有一個問題, 總示解不通。Tag 在加入不久後會一個一個慢慢地消失了。像有生命地, 消失了。

在已經找偏所有利用到wrapping function 的地方看了一遍之後。還是不知為何。

下面有解答的過程:


在解答時:
我播著的時令我十分開朗的: 夢幻ノ光。

其實我聽記得第一句是: 秋の月、泡沫





發表時間:2014年11月1日 | 評論 (0) | 全文

試試用九方

很久沒用九方了
最近一直很想把它拿出來用,重拾一下以前的感覺。

結果就是,連說明書都要重新看一次。

打字時也常常拆不到,不過總算把這篇打出來了。
發表時間:2014年6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

雜記

我似乎擁有了經歷價值化的能力。

人愈大, 身邊任何物品給予你的快感也愈來愈低。這不用甚麼例子大家都能明白。

我不是想說觀點和價值觀影響喜樂這種不能被運用的論點。

而是, 單就愉悅效果方面, 似乎大部分的快樂都不是和金錢掛勾的, 而單單是兩點:
1. 你對世界的了解程度
2. 你對某作用域的「愛」

因為, 至福的感覺似乎莫過於在自己關心的領域中, 感受到世界一直運轉的法則的轉變。

至於, 進食, 購物, 被關懷, 勝利, 等等, 其衰減效應是快還是慢, 在其激勵機制了解後被直接Game over的話, 實在不甚麼可靠。

對於自殺, 我對其唯一的解釋是"絕望", 甚麼為情所困, 工作壓力, 學業壓力, 人際壓力, 之類由於"不能應付必須應付的事情" 而作為自殺理由的, 我只會認為是大眾傳媒為了安定人心而創作的: "自殺刻板印象", 而真相, 則是絕大部份為"舊有關注的標籤消失", 而新的希望未生: 而作出倉促的決定。
而對那些"人際關係沒有重大問題, 成績中上以上, 生活安全"的一群, 作出慎重的自殺決定時: 大眾媒體則也會為安定人心, 說出: 原因不明, 但可能因為最能工作繁重, 不勝負荷的簡單分析。
然而, 就算一個人放棄工作, 家庭, 財富, 在香港能擁有的也太多了。
如果單從"一時想不開做出傻事"來總括這種自殺, 那記者才是"做出傻事"!
原因還一樣是"絕望", 而我信服的每大原因是: 禁書"完全自殺手冊"中的"The long Vacation" 中的最尾一句:
是的!關鍵字是「步調緩緩」和「反覆」。持續的相同事物步調緩慢的反覆出現;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一要素。
在 The Rolling Stone 中有進一步形象化的解釋:
從前,有個法官說:「人的生命比地球還重。」然而,這是極無價值的誤解。正如同七○年代兩位高中女生早已察覺一般,人的生命很輕,和「日本人的X」以及「ROS」一樣輕。
以這種覺悟而死的話, 再正常不過了甚麼工作, 家庭, 財富, 朋友, 都只是陪著自己"苟延殘喘"而已。唯一積極的行動, 就只有死而已。回到主線了:
然而, 改變世界的話, 無論如何伴隨的都會有一種名為"希望"的光芒。

感受到世界的改變, 無疑是完全避開了在理智情況下尋死的可能。
而如果自己身處這個改變之中的話, 更是仿如世界中最大的愉悅分享者。

但是, 這就和前面所說的兩點掛勾了:

1. 你對世界的了解程度
2. 你對某作用域的「愛」

對世界有足夠的了解程度, 才能確定自己感受到的轉變是真實的;
而有足夠的愛, 才能把自己參與其中, 而不會覺得這潮流是緩慢而重覆, 你還可以知道要加速的方向。

而我似乎因其擁有了經歷價值化的能力。


發表時間:2014年6月14日 | 評論 (1) | 全文

雜記

回レ! 雪月花真是一朵鮮花
DEA譜面這次是牛糞啊!




這三人的聲質在我看來進軍樂壇是沒有任何問題了。(想起BitterSweet 真是一點都不和諧)


最近的效率好似提高了一點點, 秘決就是: 把chrome 移除, 把facebook 關掉...

我的電腦裝左spotify 同虾米, 有無人有premium 賬可以分享下啊!?
發表時間:2014年6月3日 | 評論 (2) | 全文

有關我的音樂

最近聽最多是Onerepublic 的counting star 和 Linkin Park 的Numb
由於作者是.3k 的原因, 在Windows Media Player 中播得最多的是PARANOiA -Respect-
我覺得耳機最好聽就是未煲完的那頭500小時
無論之前聽了多久音樂, 都不會麻木, 會進入狀態的: 綠之風, 夏影

發表時間:2014年5月6日 | 評論 (2) | 全文

旅遊中一瞬的回憶閃光更新

涉谷某小商場地面的DEA, 兩個女生初玩DEA時, 選到怪盜少女在玩, 一直在大驚少叫話跟唔上, 再重覆地望住我講"幫我玩啊""快啲幫我玩啊" 推了Abby 入機玩, 完成後她們在重覆地叫"完壁"呢
Kathmandu 某二樓健行小店, 妄想地利用對方表情來看是否有在說謊, 是我做過最白痴的一件事。
台灣某夜市中, 老闆: "只有你和你弟弟嗎?"
新宿某Bookoff 中,
"有這張唱片嗎?"(寫下Pandora Voxx) ,
"那位歌手的?"
"是音樂片, Kemu 的"
男店員帶我走到其他欄去了
奈良市役所大門, 職員看到大背包:"先生是從哪裡來的呢?" "香港來的"
"香港の方ですか...", 多麼公式化的語調啊
馬來西亞某五星級高腳屋酒店方間中: 在清沏可看到海底的地板玻璃上, 外面下著雨, 我坐在玻璃上, 對朋友說:"打PSP 吧..."
仙台, 沿着 るーぷる仙台的巴士路線行走, 在烈日下走到河上的橋, 看到河邊有幾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女走到河裡玩呢!
仙台, 坐在雪糕姐的車上, 和Yuugi, Rin-go!, 和Mika 一起... 駛到便利店, 雪糕拿著準備買的三支Cider, 在我說出Cyber-Thunder-Cider後, 在便利店跳起來
 岡山-鷲羽山頂, 在小小的山頂上, 放置了有一個標示三百六十度四周有何景物的不足一米大的石圓台, 我說對直也說: 今晚來下圍棋吧! 這山頂很適合啊! ...再在黑夜配上燈光! (岡山的黑夜大部分地區都幾乎全黑的, 不用說山頂了) 超有氣勢的! 再拍下來放上Youtube! 直也: 觀看人數會barabara 地上升吧, 哈
(這我還是有點想圓夢啊)
背著伊達公像, 兩個人一起看了煙花呢, 和kayano. 那時候心突然跳起來了
(回想兩年前) , 又是岡山, 在公用電話終於打通了! 看著末日倒數一樣的電話儲值卡, 15-14- "是Haruka 嗎?"...13 "你在哪呢?我在那個綠色的公共電話啊"... 12 "公共電話嗎?" 我根本不知這個車路有多少公共電話, 而且對那時候的日語不存任何希望, 於是在旁邊抓到一個路人 11, 飛快地"おねがい", 把話筒放到他(她?)的手上, 10, "ここ", "早く", 9, "早く", 那路人非常合作地用根本不會以和陌生人說話的語速完成對話, "8", "知道了嗎?", "嗯, 馬上到了" "7"

在雨中的後樂園, 突然有種Cyberpunk 的未日感。尤其在這幾乎無雨的岡山。
廣州, 沒有電話的我, 竟把姨媽的地址和電話都沒有帶上身, 之前對話中隱約的記憶都沒有了。在地鐵站外的兩端重覆尋找, 又問問人, 發覺付近都沒有住宅呢。我神推鬼扯之下, 上了一部的士, 上到的士, 我根本不知道應該和司機說些甚麼...但還是開口了, 用僅有的資訊: "在哪邊有高的住宅呢?"(我有他住樓上的記憶) "很多住宅啊!"(我也覺得我夠白痴了) "哪邊有嗎?" "不知道" "那從那邊(我覺得的那邊)駛, 慢慢駛, 讓我看看" , 過了五分鐘, 我看到"茶葉市場", 一個能勾起我一點記憶的字眼, 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有這個記憶, 四周的景物也是陌生的, 但是我下車了... 一下車四處看看, 好像有人在叫我呢!
這段可是可以歸納到怪談一類的經歷, 是由對目的地的資訊一無所知之下, 找到目的地的
西藏-樟木, 走了大半天, 所有店舖都是關門的, 叫死城也不為過了, 可是沒看過那麼光亮的死城, 在買拉薩車票的地方, 老板給了我一間房晚上睡, 還有熱水。 (不要問我怎麼確定安全的, 這太高深太複雜了)
Annapurna, 約第八天, 回程中, 在這生活不能自理的山區, 我看到餐牌上寫著"Burger and fries"...在大半小時後, 我真忍不住, 走到廚房裡去了, 看到廚師又在煎三條薯條, 旁邊是滿滿的一碟準備給我的, 然後, 我吃到了一個製作了一小時(甚至以上)的炸薯條套餐。這炸薯條的味道和口感, 是以後都沒有找到過的。

Annapurna 區對我來說, 茄汁是神器, 放到面包或者面條甚麼的都好吃, 而配到它真正的最佳伙伴後, 我覺得太滿足了。
發表時間:2014年4月15日 | 評論 (0) | 全文

Marasy 回帶彈舊歌

發表時間:2014年3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

一頁馬上高大上

http://pages.github.com/
發表時間:2014年3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

推介:2048

http://gabrielecirulli.github.io/2048/
發表時間:2014年3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