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愛獨坐。上班時努力工作,閒暇時或讀書文或靜坐書室,敲打文字,抒發心意。總覺得靜靜地慢慢地讀一篇美文,如小口小口地品一杯好茶,享受著茶香的沁人心脾和苦後回甘的美味。無美則難立文,無文則難濟天下。悲憫感懷,讀《楚辭》、《史記》感受文人引類譬喻孤苦憂憤的傷懷美;臨水而歌,詠《詩經》、《漢賦》感受文人鋪陳推新的藝術美;安枕而臥,誦《論語》、《春秋》感受文人褒貶世俗的生活美;意浮天外,窺《老子》、《莊子》感受文人意象曠達自然美。經過細聞慢品,才能領略到dermes 脫毛文章的精華,才能感受到文中的自然美、生活美、藝術美、傷懷美、大義美,文人堪稱是美的記錄者、品味者、傳遞者。

文人多善良。如果我至今也稱得上一個小城文人,那就得益於幾個善良的文人恩師,劉黎麗、胡浩生、李茗公、薛繼先......他們不僅用一顆善良的心,創作出許多感人、經得起歲月考驗的好作品,不僅用一顆善良的心,奉獻愛心,積極參加各種公益事業,對我更是鼓勵、指導。只要有文章相求指導,他們就會一字字、一句句地修改,幫我推薦發表。有了他們的指導,我的拙作才見於報端,有了他們的指導,文學夢才重新燃起。他們的熱心讓我感懷,他們的善良,讓我銘記。

文人愛寫作。文人易感懷,善美心中 藏,文思興起時,總會忍不住揮毫指點;情至沉醉處,總會忍不住的dermes 脫毛價錢忘我所以。古時,文人驅車采風、踏青策馬,詩情噴湧下便能成就一段流傳千古的佳話;如今, 文人端坐書案、屏觀天下,方寸空間中也會有鯉魚過江般的馳騁縱橫。無論一篇文章的長與短、深與淺、醜與美,都是文人在別人閒聊、賞景、散步、下棋、娛樂之 時,憑著自己的愛好,手點滑鼠敲打出來的,都是文人心聲的暢懷,心境的流露。

文人最愛美。文人對美的追求可以說達到極致。他們不僅講究儀錶美,更在乎雕琢心靈美,他們憑著自己的知識、素養、經驗,品味著迥異的美。油鹽醬醋皆是料,風霜雨雪盡其妙,春花秋月俱美景,梅蘭竹菊各娉婷。蒲松齡浸淫鬼誕,鄭板橋善畫蘭竹,曹雪芹大旨談情,王國維人間詞話。每當走進文人留下的墨香中,讀著那些各有千秋,剛柔並濟般的文字,便似與多位充滿智慧的聖賢隔空對話,體味人生百態,塵世冷暖,讓人感覺到那麼的親切與儒雅。

文人皆清高。文人沒有人云亦云,浮躁虛誇;文人沒有隨波逐流,根淺影飄;文人不是牆邊草、順風耳,文人有自己的遠見卓識、遠慮深謀;文人漠視權貴, 剛正不阿;文人站在阡陌之上,我行我素,自在逍遙;文人的直爽、磊落、剛正不阿人人皆知。他們或獨坐靜思,或文友相約開懷暢飲,自娛自樂。他們心中有自己 的做人準則,善美自在心中,好惡自有明見。他們攜一縷清高,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經得起嘲笑。

文人心如晶。待化雨滴落,潤紫塵燦爛,文人的心是一顆沉默的水晶。自古至今,文人都是自小酷愛散發著墨香的文字,帶著激光脫毛中心文學夢在書海中徜徉。在文人的 心裏,文字是盛開在心中的花朵,心靈在文字的妝點下變成一片清新怡人的花園。他們會把各種紛紛擾擾和喜怒哀樂都轉化為一種養料,滋養心中的花朵。作為六零 後的我,小時候的求學歲月自然艱辛。但我總是攢下幾角錢,買小人書。《傷痕》、《狼牙山五壯士》、《桐柏英雄》......視若珍寶,愛不釋手,一遍一遍地翻看,想法找條件好的同學借書看,漸漸地,我知曉了文字,瞭解了人文,感受到文人水晶般的心。隨著學業的進步,我對文學更是情有獨鐘,這些如汲甘露、開胸啟智的文字,照亮了我年少的夢……

文人內心豐富。寫文字的人大多數都是內心豐富,情感細膩的人,他們的內心都充滿如火的情懷兼如水的柔情,能把藍天白雲,花花草草……天地萬物賦予生命力和豐富的思想感情。有些人在眾人面前可能不善言辭,朋友們的話題,可能只是隨意敷衍幾句,大部分時間做 在角落聆聽和思考。然而他們會把自己的觀點與朋友們的觀點在心裏累積整理。於是,某一天觸動靈感的弦時,就會組合成一篇文章,就像四處奔流的水蒸發為水蒸 氣形成了白雲的過程,把一種狀態變成了另一種狀態。同時,無論是水溝裏的水還是海洋裏的水,都已經脫離了塵土污垢變成了潔白的雲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