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繁雜紅塵

如花美眷,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心若磐石,也敵不過過眼雲煙。在這世間有太少的相儒以沫,有太多的相忘於江湖,曾經深深的愛過壹些人,愛的時候把朝朝暮暮當作是天長地久,把眷戀壹時當作是愛了壹世,於是承諾,於是奢望。壹字字的纏綿,壹言言的繾倦,激蕩心懷,婆娑淚眼,壹方素箋鋪折萬千相思,繾倦的情絲舒展筆端的繞指溫柔,感嘆世間的綿綿情絲,從古至今多少情懷揉碎多少癡心。是誰,於我的耳邊輕放壹滴聲音?妳溫柔的唇語,是我最美的握手;是誰,在我的視野甩出壹朵背影?妳無言的撤離,是我最傷的放手。或許,我前世的愛情,遺落在塵埃遍布的詩箋,不然,怎麽就寫下那麽多今生思戀?那些與妳有關的柔和,如壹曲清幽的梵唱,古典的婉約,穿透我千年的憂傷。琴入目,往事沈浮,染紅了雙眼,風已起,琴塵飛揚,迷離了前方,青絲亂,思緒流轉,清晰了伊人,纖影如夢,美眸含情,笑靨醉人,素手輕舞。魂牽、人癡、弦斷、夢醒,浮塵落地,琴依舊,曲已終,紅消香斷,倚花冢,人獨醉。站在時光岸邊,,細數幾許感動,固守壹片心靈的清澈;佇立歲月河畔,聆聽季節輪回,感悟諸多情懷,淺釋壹份自然的唯美;獨守生命的溪邊,靜思如水生命,綻放壹朵指尖的閑花。恬靜而熱烈,憂傷而浪漫,簡單而華美,因存在而飄飛,因孤寂而無言,因純潔而透明。看不見,多少嬉笑,在碧水清蓮間流轉;看不見,多少思念,在眉黛遠山上簇攢。不成眠,只有霜,曉來又染,誰還記得那些害了羞的蓮,攜著什麽樣的思念,在纖纖玉手間蜷息盤桓,懷袖中,那壹片火壹樣的紅艷,映紅了誰的臉?陽光下,心事香軟,空氣裏,有蓮壹瓣壹瓣,舒展。或許,有人認為我孤單,但不能認為我寂寞,孤單只是靈魂沒有依托,而寂寞確實感情沒有依附,在人生路口,我從不寂寞,因為,我心中有愛,有妳。月上西樓,千古的相思與我壹同消瘦,在這樣壹個季節,這樣壹個漆黑的晚上,在城市壹個不惹人註目的地方,有壹雙多情善感的眸子,正含著淚光,不思量,自難忘,妳心靈的驛站,還能不能為我留下壹隙憩息的地方。很多時候,明知道厭倦卻始終壹成不變;很多回憶,明知道痛心卻還是無法釋懷;很多放棄,明知道美好、卻始終不甘離去;很多微笑,明知道虛偽、卻還強擠著笑容;有時候,壹份清淡,更能歷久彌香;壹種無意,更能魂牽夢縈;壹段簡約,更可以維系壹生。很多時候,跟自己玩著紅綠燈的遊戲,紅燈,轉彎,綠燈,直行,漫無目的地走下去,看看這個城市最後會把自己逼到何處,把自己鎖在小小的蒸氣房裏,像是在考驗著靈魂承受悲痛的極限,有幾度差壹點快窒息,還是強迫著要繼續支撐下去,壹直被自己規定不能哭泣。
發表時間:11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雕鑿了文字的深索

清溪流淌著,悄無聲息的融去前世的冰瑩Neo skin lab 騙,還沒有來得及溫暖岸基,久眠的魚子擺著削尾遊過了石縫。遠山如墨,遼原空景,幹渴的塵埃,得不到雨露的滋潤,怎麽能安然落定。青松山柳,紅巖裸舊,壹切都在等待那壹場輕風,那壹場細雨的降臨。雨是壹種情,流露了心事,告白了真誠。風眷戀著雨囈,只是表達細語輕聲,怕驚擾雨的纖柔,讓她無法溫和的撫摸世界那些期盼的眼睛。雨是壹種愛,有雨世間萬物會活的爭鳴,有雨悲歡離合寄托淒境迪士尼樂園門票。只是妳不常常來這裏探望,留下風苦苦的等。時光壹分壹秒的走過,是否翻開壹本書,讓目光在那壹行行文潮墨海裏潛行,忘記繁華都市,忘記燈火流星。將胸懷定在純潔的巔峰上,不去依附奢欲,不去染蝕心靈。其實妳若要靜,就要扼住那些魔鬼幻化的魅影,不被吸引,不被誘惑。靜需要靈魂的洗滌,需要情感的濾華。別說做不到,那深夜的書筆裏,妳能為明日的陽光描述燦爛,只是這壹夜夜孤燈伴妳,有多少人懂。詩語總是那麽令人癡情,想象著妳在那遙遠的地方幽居。猜壹猜是竹林深處,還是孤島水城,或許都不是,妳只有方圓的書屋地勤招聘,寂寞的書友。沒有誰真正懂妳,不知妳那顆心是怎樣的淑靜,求的壹世的虔誠,施舍壹世的愛情。雕鑿了文字的深索,鋪續了情感的階梯
發表時間:5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

邱毅蔡正元合體為洪秀柱站台:國民黨女兒大家要疼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圖片來源:台灣《聯合報》)

  據台灣《聯合報》報導,國民黨前“立委”邱毅和蔡正元昨晚(14日)現身國民黨主席洪秀柱高雄左營眷村造勢大會,邱毅批吳敦義自稱當秘書長帶領黨勝選,其實對國民黨有功的是洪秀柱;蔡正元說,在國民黨最艱困的時候,穿褲子的不敢站出來,隻有洪秀柱敢承擔,“這樣的國民黨女兒,大家要疼。”

  據報導,造勢大會在高雄市左營果貿社區舉行,現場1200張椅子坐無虛席。邱毅說,國民黨全名是中國國民黨,蔣經國說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如果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承認,怎麼選中國國民黨主席?

  邱毅說,洪秀柱為了國民黨的財務問題,說要把自己的房子賣掉,卻有人酸她,賣掉房子就能救黨嗎?講這種話的人當主席能服人嗎?吳敦義說自己當秘書長時帶國民黨得勝,但當時反貪腐把陳水扁拉下來的人是洪秀柱和他,他揭發扁貪腐、洪秀柱拿資料證明並開記者會。

  蔡正元感性地說,洪秀柱明明可當母親,但把一輩子獻給國民黨,沒結婚沒小孩,國民黨就是她的家,大家都是她的家人。她沒有自己、完全奉獻,在國民黨最艱難的時刻,一堆人怕東怕西不敢承擔,隻有洪秀柱敢承擔,“這樣的國民黨女兒,大家要疼。”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taiwan/2017-5-15/news_content_162053.shtml

發表時間:5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

電子鎖的日常維護

電子鎖受歡迎程度越來越高,它變得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柏傲灣呎價,為了保持其外觀及延長鎖具使用壽命,無論是傳統式還是到今天的智慧式防盜鎖,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都要學會保養和維護。

Yale YMF40

外觀維護:  

裝修期間:

請用膠袋(切勿將自帶膠膠帶的帶膠麵與鎖具表麵接觸)密封住鎖的把手、麵板等外露部分,以免鎖部件表麵處理層受裝修時帶酸性或鹼性材料及氣體的侵蝕產生斑點,起泡甚至脫層現象,嚴重影響鎖具外觀品質。

有些鋅合金與銅製的鎖具,裝在門上時間長了會發現有"斑點",這樣的現象並不屬於生銹,而是屬於氧化,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隻要用表麵臘噴擦一下即可去掉斑
點。

正常使用時:

如有汙垢,可用幹布清除,切勿用洗潔精等化學品擦洗。否則,會破壞外露件保護膜,引起褪色Yumei好用。不要用濕布擦拭鎖體和把手,因為有些金屬材質的鎖具會因此生銹;合金材質的鎖具會將鍍層磨掉,失去美觀的效果。

性能維護:

1、在使用過程中,定期(半年或一年一次)或在鑰匙插拔不順暢時,在鑰匙孔內加些石墨粉(鉛筆粉沫)起潤滑作用,請勿加入任何液態油類物質作潤滑劑,以避免油脂粘住彈子彈簧,導致鎖頭不能轉動而不能開啟。門扇關閉時若較費力,可在斜舌上抹少許鉛筆粉沫即可解決。

2、關門時最好握著執手,把鎖舌旋進鎖體,關好門後再鬆手,不要用力撞門,否則會減少鎖的使用壽命。

3、當主鎖舌或保險鎖舌伸出門體外時,切勿猛力撞擊,以免鎖舌及門框受損。

4、因門體和門框間所裝密封條有彈力作用,所以在用把手或鑰匙開鎖較緊時清晰微笑激光矯視中心,可在開門的同時用手推門或拉門以克服該彈力,不要強力轉動把手或鑰匙開門,以免把手或鑰匙發生斷裂。

真安全,珍生活。

Seviser,讓人們輕鬆獲得真正保障與安全!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seviser/?p=3004429

發表時間:5月2日 | 評論 (0) | 全文

日媒體人批台灣80後青年:毫無根據盲信美日救台


  據台灣媒體報道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本田善彥日前發表文章批道,台灣生於1980年之後世代的“天然獨”群體,在內部不斷製造敵人,又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一旦出事,美日一定會來相救。

  本田善彥在最新一期《亞洲周刊》發表文章指出,他過去接觸的多數台灣年輕人,生長於和平富裕的年代,大致上教育程度不低,整體素養也不錯。不過閑聊後可發現幾個特點:一,形式上的知識或許豐富健康管理,但對自己曆史和社會現況的理解不見得實際;二,對大陸很陌生,甚至有恐懼感;三,潛意識裏對外國的倚賴極高,不少人甚至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出事,美日一定會來相救。

  本田表示,這三點的背後都有一致的脈絡,即對自己社會的無知和知識的扭曲,加上對大陸不感興趣或有恐懼感,加強了期待“分離”的念頭。文章進一步指出,當初“太陽花”學生高調譴責警察暴力,一旦江湖分子出現了,立刻躲在警察後麵要求保護,這就是“天然獨”的情感和行動模式。

  本田指出,當幻想和實際的環境起矛盾時shopping in Hong Kong,“分離主義者”對自己無法衷心認同的體製往往采取自我否定,結果在內部不斷製造敵人,朝野持續墮落,內鬥不斷,導致執政失能和社會失和,元氣深受打擊。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taiwan/2017-3-27/news_content_149091.shtml

發表時間:3月27日 | 評論 (0) | 全文

政情:劉國勳有車冇牌 靠老婆做柴可夫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未有車牌,dermes 投訴家中都擁有私家車。但佢並唔係好似另一位議員陸頌雄咁,考牌期間已經信心爆棚而買定車,而係因為佢太太呂迪明有車牌,難怪唔考車牌都有私家車喇!

劉國勳坦言學車動力欠奉。(陳宛彤攝)鍾意搭巴士乘機休息家住粉嶺嘅劉國勳,經常要過海去立法會開會,所以間中都會有學車嘅念頭出現。不過,佢始終鍾意搭巴士,因為一程車直達立法會,而且期間有時間休息牛奶敏感,毋須好似摣車般費神留意路麵情況咁話。除咗巴士夠曬舒適、方便外,太太有時都會遷就佢而擔當司機,難怪劉國勳唔覺得有學車嘅迫切性喇!不過,其實佢太太都講過希望佢學車,因為可以做嚇乘客輕鬆啲,而劉國勳都對自己學車有信心,因為做咗多年乘客,直言已經熟路同道路規則,隻係少咗份動力啫!話說佢幾年前係有去運輸署申請報考車牌o架,點知到場先知要有住址證明,唔知係咪嗰次白行一趟卓悅假貨,先搞到連僅餘嘅學車動力都冇埋呢?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16/00176_091.html

發表時間:3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