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66.107.51 Real Blog - 等妳是壹場執意的山水相約

無限濃情在歲月裏釀成最甘醇的美酒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壹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能夠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壹種幸運。漫漫人生中,千萬人擦肩而過,在暗夜裏總會有壹盞燈為我點亮Pretty renew 傳銷。我在紅塵

中兜兜轉轉尋尋覓覓,也只是為了等妳到來。在這世間有的人壹經相逢,就是終生難忘,有的人朝夕相對,卻是咫尺天涯。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紅塵裏,阡陌縱橫。誰在晨曦初升時滿懷希望,誰又在雲煙深處獨守壹懷淒涼?我靜靜的行走在輪回的渡口,看兩岸青

草依依,在時光流逝後漸漸變成蒹霞萋萋。看青山蒼蒼綠水悠悠,又怕載不動相思幾縷願景村 退款

“無限相思苦,含情對短窗。”人世中,有多少人即然相遇,就此壹念情深。不管寒來暑往歲月變遷,再也不曾改變過。當金嶽霖看見林徽因,就知道了她是自己今生要守候的人。從此任憑壹腔柔情

在心底翻騰,卻能夠守之以禮,待之以情。以好友的身份,壹守便是壹生,寧願做壹生的鄰居,也不願打擾林徽因平靜的婚姻生活。

“良夜更易盡,朝遂已上窗。”相思難熬,不知道多少的日日夜夜,金嶽霖也會面對著清寂的月色發出無盡感嘆吧。但是,我相信他壹定不曾後悔,因為在他心中為了林徽因值得。現實生活中的林徽

因,壹代才女,智慧與美貌並重,才華橫溢溫柔和善,但是骨子裏卻有著堪比寒梅般的傲骨。相信,在當時人們的心中,林徽因應該是完美的代言。

“山院黃昏雨,垂簾坐小窗。”壹份愛不在於朝夕相守,在於壹份懂得,壹份悅意。相信世上有很多人壹生相守,卻又同床異夢。相比起來,金嶽霖的即愛高尚、又幹凈,只因為愛而愛,無關風月,

只是壹份欣賞與懂得。在孤獨中有壹份癡情可以相守,每個晨曦初現,每個飄雨黃昏,守著伊人的倩影,,醉了時光,也醉了自己nuskin 香港


發表時間:2016年9月23日 | 評論 (0) | 全文

共執筆作畫共飲壹盞茶

壹習秋風過處,留下的是姹紫嫣紅,亦有秋風掃落葉的薄涼。夏末秋初多風雨,雲煙氤氳藏孤寂,八百裏連綿,千萬愁輕許。壹蓑煙雨任平生,塵囂之路我獨行。淒風殘,淚已空,紅塵壹夢,琴瑟起,默蕭笙,壹念相思長,壹念為君狂美容產品

九月是屬於秋的,我已迫不及待的攬秋入懷,怦然心動,廝守間,染了幾許涼,然,心花已開,那種精致已喜上心頭。

喜歡秋天,與收獲無關,喜歡諸如秋水長天之類的詞,秋水長天應該是個溫良的男人,有深度,有溫情。此時,若於塵世喧囂中,有溫度的活著,善於助人,善待自己,善待親人,心似清風,情似細水,讓清涼的柔風,和著清澈的細水,滌去心靈的那些久封的塵埃,我欲與秋水長天看齊。

秋涼,仿佛夢中乍醒,而醒來不知何時,夏日裏混混噸噸實德金融 倫敦金,醒來時,不知已換了芳華。我,在紅塵的壹隅,植壹顆素心,在這秋水長天裏,身著青衫壹襲,可以站立成壹副傲骨的姿態,仰望那如花的雲,聽壹段如詩的清風,風從海邊起,攜著壯闊的聲音,把這不可壹世的炎熱吹瘦,吹至天涯,守住這壹段清瘦的秋。

八月已央,來不及思念,已時過境遷,池中之荷韻事已減。如若,與時光牽手,溫婉的芬芳也許會漫染大半個好年華。然,忽壹陣秋風起,池中荷葉漫卷,朦朧間,眼眸彌漫,遠隔千山萬水處,有千萬重的念,早已至此,也於,我早應該,及時的進入秋的懷抱。

秋風惹涼,情依依,念無殤,眨眼又壹是季。夏,激情謝幕,我終究會站在秋的落腳處,執秋之手,繞指成香,秋風描情,然後,在秋水長天的日子裏,與妳輕吟情話,與妳賞壹池青荷,,妳輕吟我低奏,共享這美好年華。

與妳相遇在愜意的秋風中,思念也會溫柔;與妳相遇在壹盞清茶中,思念也會馨香;與妳相遇在靜好的時光中,思念也會繾綣於心。

張小嫻說:世上總有壹片美好的風景使妳安靜和嚮往,也使妳終於知道所有的跋涉都是為了這壹刻的幸福。只要活著,就能遇見。也許是吧,只要活著,活著多好,活著就能遇見,這壹場盛大的遇見壹定是前世相惜的佳人,今世才會相遇喜運佳


發表時間:2016年9月12日 | 評論 (0) | 全文

愛恨交織的茫目

妳的壹次擦肩而過願景村人生課程,我的壹世思念不止,妳的微微壹笑,我的雙淚失卻,妳的妳的喜歡在妳身邊,我的,我的喜歡不在妳心裏。

現在,誰瘦了誰的西湖,誰冷了誰的心思,誰涼了誰的眼淚,妳不清楚對妳深情的人,我不清楚已經走遠的心。

我已經不會再次聽見妳喊我的名字,我已經不會再次走進妳的故事,妳把昨天的微笑留給我,留給我後來的哭泣裏,書寫著不清楚的感情江湖。

繁花似錦,壹生戎馬,妳有妳的要求,我有我的逗留,平生不會再相見,我卻為此寫了千般的留戀,眷戀,屏風後面的思念總以為愛情很薄,很薄,思念很深很深,說不出的完整總是透徹淒涼窩輪,哭不

完的笑話拿了又放,人生無常,妳走在天涯的遠方,我守護人生的淒涼。 眷戀今生,懷念壹世,可是不能再見,畢生無緣,蹉跎多少歲月依然思念,帶走多少多,鎖走多少冷,情依然,夢依然。

,,勁風躲雨的守護,依然蕩存太多的掛牽,風雨多少,繁華多少,系別,流年,往事懷念,渴望的世界總是難說難言。無言的訴說,淚水的告別,壹個說不清的說,壹個等不完的等

,皓月還在,只是躲過了夢,繁星還在,只是擦去了淚水。

笑了笑,看了看,花開花的前程,人走人的未來,訴說的每壹句都是那麽認真,感慨的每壹個感動總是來的措不及防。

冷落的人總是喜歡牽掛,思念的心總是喜歡流浪,等妳的夢總是究竟波折,愛也罷,恨也罷,曾經緣散,現在緣念。忘不了最初的相見,忘不了最後的離別,坎坷的情感,壹往情深,歲月帶走了壹個

說不盡的話題,叫做無緣再見。

聽見熟悉的名字總會想起妳,想起同樣的話總是說不出妳的故事,感慨萬千,妳是星光的未來,我是淒涼的流星。 壹顆心,壹份安然,壹句話,壹個名字,壹段事,壹個曾經,壹個人,壹份情真,

別人總認為高山流水,自己總認為情在心田願景村

黎明總是抒情在黑夜的前夕,柔弱的思念吹斷長生的淚緣,繁星總是沒有流星走的遠,落下的婉轉成為憂傷壹片。


發表時間:2016年9月6日 | 評論 (0) | 全文

壹個能遮風避雨的港灣

 
縱觀我們的壹生歐亞美創國際容貌創造協會,選擇拒絕的機會,實在比選擇贊成的機會,要多得多。因為生命屬於我們只有壹次,要用惟壹的生命成就壹種事業,就需在千百條道路中尋覓僅有的花徑。我們確定了“壹”,就拒絕了九百九十九。拒絕如影隨形,是我們壹生不可拒絕的密友。

我們無時無刻不是生活在拒絕之中,它出現的頻率,遠較我們想象得頻繁。妳穿起紅色的衣服,就是拒絕了紅色以外所有的衣服。

妳今天上午選擇了讀書,就是拒絕了唱歌跳舞,拒絕了參觀旅遊,拒絕了與朋友的聊天,拒絕了和對手的談判……拒絕了支配這段時間的其他種種可能。
 
妳的午餐是饅頭和炒菜,妳的胃就等於莊嚴宣布同米飯、餃子、餡餅和各式各樣的煲湯絕緣迪士尼美語 價格。無論妳怎樣逼迫它也是枉然,因為它容積有限。
 
妳選擇了律師這個職業,毫無疑問就等於拒絕了建築師的頭銜。也許壹個世紀以前,同壹塊土地還可套種,精力過人的智慧者還可多方向出擊,遊刃有余。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任何壹行都需從業者的全力以赴,除非妳天分極高,否則兼做的最大可能性,是在兩條戰線功敗垂成。
 
妳認定了壹個男人或是壹個女人為終身伴侶,就斬釘截鐵地拒絕了這世界上數以億計的男人或女人,也許他們更堅毅更美麗,但拒絕就是取消,拒絕就是否決,拒絕使妳壹勞永逸,拒絕讓妳義無反顧,拒絕在給予妳自由的同時,取締了妳更多的自由。拒絕是壹條單航道,妳開啟了閘門,江河就奔湧而去,無法回頭。
 

拒絕不像選擇那樣令人心情舒暢,它森嚴的外衣裏裹著我們始料不及的風刀霜劍。像壹種後勁很大的烈酒,在漫長的夜晚,使我們頭痛目眩。
 
於是我們本能地懼怕拒絕。我們在無數應該說“不”的場合沈默,我們在理應拒絕的時刻延宕不決。我們推遲拒絕的那壹刻,夢想拒絕的冰冷體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逐漸縮小以至消失。
 
可惜這只是我們善良的願望,真實的情境往往適得其反。我們之所以拒絕,是因為我們不得不拒絕dermes 脫毛
 
不拒絕,那本該被拒絕的事物,就像菜花狀的癌腫,蓬蓬勃勃地生長著,浸潤著,侵襲我們的生命,壹天比壹天更加難以救治。

發表時間:2016年8月30日 | 評論 (0) | 全文

珍重如今的每壹時每壹事

“人生到處知何似瘦面針,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這首《和子由澠池懷舊》是蘇軾(字子瞻)回復

兄弟蘇轍(字子由)《懷澠池寄子瞻兄》的詩。
 
這首詩譯成散文就是:“人生在世,來到這裏,又走到那裏,偶然留下壹些痕跡,妳覺得像是什麽?我看,真像隨處亂飛的鳥兒,偶然在某處的雪地上落壹落腳壹樣。它在這塊或者那塊雪地上留下壹

些爪印,屬於極偶然的事兒,因為鳥兒飛東飛西,根本就沒有固定的路徑可循探索四十課程。我和妳壹起去過澠池,曾壹起在縣中僧舍的墻壁上題詩。現在,老和尚奉閑已經去世,他留下的只有壹座藏骨灰的新塔

。而我們也沒有機會再到那兒去看看當年題過字的破壁了。老和尚的骨灰塔和我們的題壁,是不是同飛鴻在雪地上偶然留下的爪印差不多呢?妳還記得當時前往澠池的崎嶇旅程嗎?路又遠,人又疲勞

,驢子也累得直叫。”
 
北宋嘉右六年(公元1061年)冬,蘇轍送蘇軾至鄭州,分手回京,作詩寄蘇軾,這是蘇軾的和作。蘇轍十九歲時,曾被任命為澠池縣主簿,未到任即中進士。他與蘇軾赴京應試路經澠池,同住縣中僧

舍,同於壁上題詩。如今蘇軾赴陜西鳳翔做官,又要經過澠池,因而作《懷澠池寄子瞻兄》。詩雲:“相攜話別鄭原上,共道長途怕雪泥。歸騎還尋大梁陌,行人已度古崤西。曾為縣吏民知否?舊宿

僧房壁共題。遙想獨遊佳味少,無言騅馬但鳴嘶。”蘇軾的和詩,四個腳韻與原作全同,卻縱筆揮灑,絲毫未受束縛。
 
蘇軾的詩詞,行文自然,自由舒展,意境咨逸,感情真摯。《和子由澠池懷舊》這首詩的前四句,壹氣貫串,自由舒卷,超逸絕倫,散中有整,行文自然。首聯兩句,以“雪泥鴻爪”比喻人生。壹開

始就發出感喟,有發人深思、引人入勝的作用,並挑起下聯的議論。次聯兩句又以“泥”“鴻”領起,用頂針格就“飛鴻踏雪泥”發揮。鴻爪留印屬偶然,鴻飛東西乃自然。偶然故無常,人生如此,

世事亦如此。他用巧妙的比喻,把人生看作漫長的征途,所到之處,諸如曾在澠池住宿、題壁之類,就像萬裏飛鴻偶然在雪泥上留下爪痕,接著就又飛走了;前程遠大,這裏並非終點。人生的遭遇既

為偶然,則當以順適自然的態度去對待人生。果能如此,懷舊便可少些感傷,處世亦可少些煩惱。蘇軾的人生觀如此,其勸勉愛弟的深意亦如此。此種亦莊亦禪的人生哲學,符合古代士大夫的普遍思

想。
 
後四句照應“懷舊”詩題,以敘事之筆,深化雪泥鴻爪的感觸。五、六句言僧死壁壞,故人不可見,舊題無處覓,顯示人事無常,是“雪泥”、“指爪”感慨的具體化。尾聯是針對蘇轍原詩“遙想獨

遊佳味少,無言騅馬但鳴嘶”而引發的往事追溯。追憶當年旅途艱辛,有珍惜現在勉勵未來之意,因為人生的無常,更顯人生的可貴。艱難的往昔,化為溫情的回憶,而如今兄弟倆都中了進士,前途

光明,更要了。在這首早期作品中,詩人內心強大、達觀的人生底蘊已經得到了展示。全詩悲涼中有達觀,低沈中有昂揚,讀完並不覺得人生空幻,反有壹種眷戀之情蕩漾心

中,猶如夏日沁涼。於“懷舊”中展望未來,意境闊遠。詩中既有對人生來去無定的悵惘,又有對前塵往事的深情眷念辦公室裝修工程

發表時間:2016年8月26日 | 評論 (0) | 全文

紅塵寂寂又是壹年春風起

籬笆墻上已是閑花朵朵素素開牙齒美容。風兒輕輕經過,總有陣陣淡香縈繞眉間身畔。琉璃環佩叮咚保濕,壹曲琴音罷了,便在自己的春天裏陪蝶兒輕舞,看朝顏開滿眸間,開滿籬笆墻,看青藤爬滿清風小院的每壹個角落。她是喜歡這樣的時光的,沒有紛爭,沒有喧囂,沒有憂傷,只有壹個屬於自己的春天,在心底安靜的開。

立於陽光下的琉璃,盈盈淺笑,長發及腰。任素袂飄飄,亦是端莊,優雅。對於瀟瀟的不期而至,她絲毫未覺,她壹直沈浸在自己的春暖花開。對於外面的世界,她知道很精彩,可是骨子裏的沈靜,讓她習慣了摒棄壹切熙攘,安於文字。行走於每壹個尋常的日子,她總是以壹顆尋常心守著自己的半畝花桃園,不慕繁華,不羨富貴。她只願在四季的輪回,執壹支素筆,寫盡生命的清歡與淡暖。

【二】

而此刻,寒江塞外,煙波水響。瀟瀟乘壹葉扁舟,渡壹池青花,委迤而來。已經很久了,仿若冥冥中的註定,他每天都會做壹個同樣的夢。壹個素衣女子,淺笑盈盈,如煙,如畫,每次看見她向自己走來的時候,夢便醒了。伸出的手,空空的,夢醒恰好,有些落寞,他還是壹個人,合龕而眠。無數次的夢中相遇,讓瀟瀟記住了這個女子的容顏。那盈盈淺笑,仿若前生相識,輕扣著他本來壹顆平靜的心。漸漸的,夜不能寐,他怕那個女子匆匆來,又匆匆去。壹直以來,瀟瀟喜歡閑心煮墨,與雲水為伴,而壹個夢境,讓他魂牽夢縈,亂了方寸。他知道,那應該是前世錯過的有緣人,只不過壹時記不起來。

日子如昔尋常,淡淡而過,夢裏花開,已過千帆。他相信,在未來的路上,那個夢中念了千遍萬遍的女子,壹定會在某個路口等著他。白衣勝雪,亭亭如蓮,不勝嬌羞。那是怎樣的壹個女子,那樣剔透,玲瓏。是前生未了的緣嗎?夢裏,未從開口,卻已經讓壹個執著的念生出了翅膀,那是他最喜歡的安靜與溫婉,那是壹直蟄伏在他胸口的壹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守壹襲清寧,誰說最愛桃花的艷?閑敲棋子,落壹案花香,惹壹身桃香。看三兩枝妖嬈成景,同坐石道古亭,執筆畫流年,暗香浮動,恰似夢中此刻眷眷的柔情。

春花那麽美,可是再美也美不過妳指尖豆蔻。從陌上花開走到塞外飄雪,從壹弦清音煢立彈到執手相看淚眼。問過多少秋水長天,別過多少晨鐘暮鼓。回眸,千裏風景不如妳盈盈壹笑,傾城暖。想到這裏,瀟瀟笑了,他仿若看見,壹襲翩翩的身影正在水湄蒹霞急切的張望。

走過四季輪回,總有壹些遇見在某壹個合適的日子塵埃落定,總有壹些漂泊的過客需要歸來。瀟瀟隨心而行,終究,還是走到了琉璃的城外。眼前的景與人,恍若隔世,仿似重逢。他狠狠掐了壹下自己才敢確定,他是真真的遇見了夢境裏的人。遲疑著,徘徊著,不敢輕易叩開爬滿青藤的門扉。碾轉萬千山水,他還是怕壹不小心,讓眼前的壹切成了海市蜃樓Pretty Renew 旺角


發表時間:2016年8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