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來無事,常常流連於浩渺如宇宙的網絡世界去瀏覽賞讀那些文學大家或者是妙手之筆用心傾註的“真跡墨寶”。也許是因為懶,自覺得,如今這樣的瀏覽閱讀方式遠勝於翻看紙質圖書的經濟了。啟動電腦,打開瀏覽器,便如同走進一家無邊無際的世界級的圖書館:文豪名家、古今中外、天文地理、經史子集、人文歷史、奇趣軼聞等等等等,無所不包、無所不有,與此,十萬分地感慨當代科學技術的發達,網絡的奇妙與神速,為廣大為文而用心者,為我這區區一小卒打開並提供了一條如此便利又實惠的輕捷之途。
我之所以將那些流傳至今的,盛行於互聯網的,或者德才兼備的文字稱之為“真跡墨寶”是因為我在搜腸刮肚之餘實在找不出更恰當的詞語去形容他們作品的美好。在我的眼裏,那是從寫作者的心裏手下自然流淌出來的一泓泓山泉清流,是盛開在我們精神世界裏的靈魂之花,那裏的每一筆,每一字,每一句都飽含著他們極其認真仔細執著負責的態度。在那裏,他們為之耗費了多少的精力精神與時間,其中飽蘸著他們多少的智慧和靈魂之光,多少的社會責任與擔當的文化貢獻,使我深感汗流浹背的而變得肅然起敬起來。
我之所以將那些偉大的作品,那些被眾人奉為圭臬的,那些被點贊推薦的優美文字稱之為“真跡墨寶”,還因為是——在這樣的文字裏你絕對看不見或找不到一星點兒的抄襲剽竊的跡像。旁引博證也好,借古喻今也罷,自成一體的文字,似詼諧、似幽默,或平鋪直敘、或侃侃而談,無論是山高或是水長都是那麽真切地跳動著他/她生命的脈搏,凝聚著他/她歲月給與的痕跡和深深的文化修練與文字功力。在這樣認真嚴謹的文字裏,每一個標點每一個符號都是那麽認真地運用到了恰到好處,那都是我遠遠不能企及的,是我自覺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傑作,其中,不乏有名不經傳,默默無聞的作者和寫手們的作品,它仿如“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如星辰之行”,使我由衷地生出深切的敬仰而拜為至高的榜樣。
時至今日,與他們,我從無謀一麵之幸,更不消說什麽言語的深入交流或溝通,無論是已故的先生們,還是仍健在於世前輩,乃至於仍隱沒在莽莽文海,辛勤勞作,鮮為人知的作家,他們的作品,他們的文字之所以讓我欣賞,之所以讓我迷醉,還因為是它展現在我眼前的,閃耀在字裏行間的無形若有影的人格魅力。
人格是什麽,怎麽樣的人格才無愧於這樣的魅力?
且不例舉說遠古或海外的文學大家們,也暫且不提中國當代名家文人,我僅以當下“草根”之著為例——餘秀華,一個“搖搖晃晃”地走在“搖搖晃晃”的人生之路上的殘疾作者。範素雨,一個被“命運裝訂得拙劣不堪”的生命寫手,麵對歲月給與的苦難,憑其悠如處之的幽默,頑強的精神,堅韌的毅力寫就出生命的斷章。她們隻憑著一手對自己負責,一手對他人的真誠,一心為平凡的世界而努力的態度,為我們奉上了一筆充滿真情實意的,實則是難能可貴的範例······
大凡讀過《我是範素雨》,有誰不被她的平凡而樸實的思想所撼動?用心體會一下餘秀華坎坷的心路歷程,去讀出自於她手下的文學作品,有誰不被其耀眼的魅力所深深折服?她們是真誠的,這樣的真誠使她們從來沒有想過會“一鳴驚人”,從來沒想到這樣的認真會有這樣的“有朝一日”。究其根源,全在於她們以一顆平常普通的心一直奉行著無愧我心的人生哲學。
中華文字,自從她誕辰之日起並無粗鄙優劣之分,時至今日,之所以有某些“惡臭之氣”竄於其中,隻因為如此美好的文字落在了某些骯臟不堪之手,被他們肆意侵濫著。
移花接木,去頭截尾,生搬硬套,東拚西湊,似剽竊,或抄襲,更有甚者,幹脆撇去原創作者的筆名或名字,冠以自己之作來一個“照單全收”。是為趨利,或為別有用心?這真如歐陽修先生所雲:“不知恥者,無所不為”!麵對浩若星辰的網絡世界,我無從追根溯源探其目的究竟如何,卻從中可以看到,這種無異於強取豪奪的無良行為損害的不僅僅是為文之道,喪失著做人的最基本的品德,此舉,更是深深地傷害著、羞辱著在文學路上辛勤耕耘著的每一位作者和寫手們的尊嚴,更是對當下網絡文學能否走在健康發展路上之狀態的漠然與褻瀆。
憶當年,受經濟條件的限製,有我的同學為完整地抄錄一部愛不釋手的“名著”廢寢忘食般地埋首於微弱的手電筒下,為求證誰才是那一部手抄本的真正作者,幾乎耗盡他本可以盡情玩耍的大半個暑假時間。如此“幼稚”的行為在網絡文學高度發達的今天看來是否意味著它是多麽的愚蠢而可笑呢?
既不為名亦不為利,隻為真正的文學;隻為尊重原著;隻為尊重其付出的不易,何況還冒著被撿舉揭發的可能挨全校批鬥的危險!
電腦的普及,網絡的自由為我們洞開一個全新的世界,也為那些無良之人提供了一個極為便利的投機取巧的條件。也許,我們誰都無力也無法去扭轉這種令人痛心的狀態,所以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成篇成章的優秀作品被無德之“士”任意的盜挖,肆意地踐踏,也因此,為保全自己的“孩子”不再被任意的侵略,有諸多的寫作者們不得不心如滴血般地吶喊出諸如“尊重原創,遠離抄襲”一類的無奈之聲······
其實,你如果想成為一名作家真的很難,其中的難不是靠掠取他人的辛勞成果就可以克服,何況,奮泳在茫茫文海中的寫作者早已多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想成為一名作家,靠的不僅僅是你必須耐受得了無邊的寂寞,承受得了漫漫的孤獨,除了你必須具備一如既往的堅韌不拔的毅力,煉就一雙博采眾長洞察秋毫的慧眼,站在社會發展的前列及時並準確的把握世間百態的脈搏。也許,你付出了一輩子的心血和努力,到最後換來的依然是一文不名,兩手空空的結果,而憑借東拚西湊式的抄襲終將會顯露出你真正的廬山麵目,為眾人所唾棄,實在是得不償失得很。
誠然,擺在無畏困苦的寫作者麵前的路是極為艱難的,過去如此,往後也是如此。披荊斬棘,那是他們的真誠,捫心無愧,那是他們秉持一份清寧的初心,為對他人、對自己的人生給出一份良好的交代,借這一方無聲的世界去表達他們內心真切的聲音,去記錄人生中走過的每一段路,而不是習自作聰明者之作為在聖潔的文學之路上肆意踐踏,瘋狂作亂。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yeyyy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