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又剩我一個。一個人在客廳的沙發上,仍然面對著電腦,只有風扇旋轉的聲音。

他去了廣州。最近很忙,經常出差,好在都不遠,三兩天就能回來。但就這三兩天,我也會非常想念,盼著他能早點回來。這種想念真奇妙,也很美好,從沒有過的感覺。

在一起只一年多,但感覺有很多年了,期間,連磨合期都可以忽略不計,很快就相互適應,熟練的扮起了各自該有的角色。我們常常會猜想,如果我們從高中就在一起,現在會是什麼結果呢?高一至今也有10年了,這樣的猜想每次都沒什麼結果,卻給我們帶來不小的快樂。

我常開玩笑說他一點也不紳士,從來沒給我開過車門,做事也很少想到女士優先。他只會笑笑,然後用一堆不連貫的話表達這樣一個意思:我不做行為上的紳士,只做心靈上的紳士!他也的確是這麼做的,不論對誰,從來都是大度,大氣,真誠。我想這比表面上一些很“紳士”殷勤的動作和恭維的話,重要得多,也更讓人受用。他是個粗枝大葉的人,卻在很多關於我的細節上,可以想的很周全。我的一個動作、一句話,就會引來他一句體貼的詢問。他從不會說甜言蜜語,卻在很多細節上讓我感覺到浪漫,溫馨而幸福。

我喜歡養花,最喜歡的就是把一株花苗從小養大,享受這其中的過程。現在陽臺上擺滿了我們養的花,都是他從外面公園裏的花壇裏移植回來的小花苗(雖然不太光彩,但也確實不會對花壇有任何影響)。

有一天,他晚了一個多小時才回來,回來後交給我一瓶翠綠的富貴竹,什麼也沒說。週末閨蜜來我這裏玩的時候,看到富貴竹,狡猾的問我:這是男朋友送的七夕禮物吧?我這才意識到,送我花的那天是七夕。

那天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講可致癌的幾種不良生活習慣,其中講到不合格的紙巾,想到前段時間我們買的紙巾,回來後打開才發現品質並不好,但也湊合著用了。和他的聊天中,我隨口說了這件事,他習慣性的過來摟住我認真的說:那改天去買點好的,這些留著我用。這就是他,任何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和語言,都透露著關懷和無私,正是這種下意識,才是最真實和坦誠的。

他常會不經意的走到我身邊,無限依戀的抱著我,一句話也不說,然而此刻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這樣一個動作,就讓我能夠領會他全部的心意。都說相由心生、言為心聲,我想動作也是一個人內心的體現。

雖然天天在一起,但在外面的時候,他還會乘沒人的地方或別人沒在意的時候,偷偷的抱我一下,或者親一下。每次我們單獨乘電梯,在門關上後,他都會慢慢靠近我,同時又警惕電梯門的響動,有人進來的時候立刻閃開,然後面無表情,在別人注意不到的間隙,再張牙舞爪的對我比劃幾下。這個小遊戲我們一直樂此不疲。

閨蜜來找我玩,很豔羨我這樣的生活狀態,我開玩笑說:我也感覺現在這樣很好,有種被包養的滿足感!說這話時,心中的小幸福漾起層層漣漪。

我就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他撐起的一片藍天下,心有所屬,有了依靠,沒有了漂泊感和對未來的焦慮。有時候會懷念在上海的日子,有份自己還比較喜歡的工作,身邊的同事都是年輕人,一起工作和生活也有不少歡聲笑語。但現在有了現在這樣一片天空,曾經的工作算得了什麼。現在這種熟悉,真誠,真實的感情,雖然一點兒也不像曾經對未來生活,愛情的幻想,但它就這樣慢慢浸入我的生活,讓我離不開,放不下。生活就是由這樣平凡的一點一滴的小感動組成,讓我願意做好每頓飯,等他回來。願意就這樣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