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期,家長花多少錢給孩子報了多少“超前教育”補習班的消息頻頻出現,引發社會對“超前教育”現象的討論。“超前教育”在當前是否普遍?家長為何如此選擇?《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HKUE 酒店

  如今,“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已經成為許多家長的座右銘,“超前教育”成為不少家長的選擇。

  所謂“超前教育”,是指不符合年齡段的教育。“超前教育”要求孩子學習較大齡孩子的知識,達到看上去“比其他孩子更聰明”的狀態。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今年暑假,暑期“超前教育”愈演愈烈,已蔓延至多個年齡段。

  兩歲孩子識字近五百個

  家住北京市西城區裕中東裏的李先生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他的兒子雖然剛剛兩歲三個月,但已經將《小學生必背古詩詞80首》背得差不多,識字有近五百個。盡管孩子的“成績”已經很不錯了,但李先生依然每天會教兒子背《弟子規》《千字文》《三字經》,學認字、拼地圖、聽兒歌。

  兩歲三個月的孩子能學這麽多東西,李先生總結的經驗是,從胎教、早教到現在的“超前教育”,孩子一步都沒有落下。

  李先生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他現在比較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把兒子的英語教育耽誤了,準備讓孩子上最好的雙語幼兒園。

  “幼兒園已經選好了,雖然離家有些遠,但語言學習的最佳時段就是12歲之前,早點開始才能養成良好的習慣,和別的孩子比才不至於輸在起跑線上。”李先生說。

  被問及對於“超前教育”盛行這一現象的看法時,李先生說,“這是由社會現狀決定的。周圍的孩子都在拼命學習,尤其是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競爭更加激烈,如果我從小不培養孩子,而是去給他一個所謂的快樂童年,我怕他長大會怪我,怪我為什麽沒有逼著他學習,沒有早點教育他,結果讓他競爭不過別人”。

  李先生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這種現狀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很難有所改變的。今後也許會逐漸改變考試的內容,例如增加對孩子各方面更為綜合的能力的考察,從而改變如今的‘唯分數論’”。

  “小升初”惡補互聯網知識

  家住山西省運城市的楊女士有一兒一女。今年秋季開學,楊女士的兒子就要上小學六年級,即將面臨“小升初”的壓力;女兒剛剛參加完中考,考上了市裏的重點高中。

  當被問及對於暑期“超前教育”的看法,楊女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家長很多時候都是跟風報班,孩子的同學都在上課補習,自己的孩子不去就怕落下什麽”。

  “這個暑假,我給兒子報了‘機器人學習’補習班,是由老師專門開設的,教授的都是超出小學知識範圍的初高中物理知識和一些互聯網信息技術知識,據說和以後的升學考試有關。”楊女士說。

  據楊女士介紹,當地“小升初”實行搖號制度,孩子能否上重點初中是不確定的。只有通過學校內部的升學考試,才能不參加搖號直接上重點初中。

  “現在‘小升初’的競爭一點不比初中升高中的競爭小,考題基本都超出小學階段所學,知識難度比平時考試難度大很多。孩子不拼命超前就上不了重點初中,上不了重點初中就很可能上不了重點高中,上不了重點高中就很難考上重點大學,這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影響的都是孩子的人生。”楊女士說。

  談及女兒,楊女士很高興,“這次升學考試,孩子考得很理想,暑假就稍微放松一下。不過,我已經幫她借了數學、英語、物理和化學四門課的高一課本,讓她先自學,每天規定固定的時間看書學習,可以放松但絕對不可以松懈的”。

  動用攝像頭督促孩子學習

  對於還沒有參加中考的學生來說,這個暑假過得很“緊張”。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北裏的王女士,對兒子的教育格外看重。生下孩子後不久,王女士便辭去工作做起了專門監督孩子學習的“全職太太”。

  “下半年,孩子就要上初二了,是起承轉合的重要階段,學習上一點都不容耽擱。”王女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之前,我只給他報了物理和數學補習班。這個月,我還會給他報一個英語補習班,HKUE 酒店。”

  據王女士介紹,物理補習班是晚上7點半到9點在老師家裏補課,因為距家較遠,她每次都是頂著夜色接送。

  除此之外,孩子在家中學習時,王女士每過半個小時王女士就要進孩子的房間查看,生怕孩子“身在曹營心在漢”。

  “有一個周末,我和孩子爸爸有事必須出門大半天,我擔心孩子在家不能專心學習,就把家裏的攝像機架起來放在他身後錄像。男孩子難免調皮一些,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王女士說。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華嚴北裏的李濤(化名)今年剛參加完中考,這幾天一直在家裏對照著“高中生必讀100本課外書”大量買書。

  “讀課外書就是休息了,而且有的書我也挺喜歡讀的。”李濤告訴記者。

  當被問及對於學生負擔壓力的看法時,李濤對《法制日報》記者說,他周圍的同學都在努力,有好幾個同學報名參加暑期夏令營紛紛遠赴香港、美國學習、體驗生活。

  “相比之下,我已經很清閑啦,馬上也要報班學習,提前將高中的知識學起來。”李濤說。

  多數家長支持“超前教育”

  為了進一步了解暑期“超前教育”的現狀,《法制日報》記者隨機發放了近百份調查問卷,在受訪對象中,家長與學生的比例大致為三比一。

  對於“暑假一般如何度過”這一問題,學生回答最多的是“補習學習中有所欠缺的課程”,其他還有“提前學習下學期或更高年級的知識”“報各類興趣班、才藝課”“閱讀各種課外書”等。

  對於“如何看待利用假期進行補課”這一問題,最常見的理由是“別人都在學,我不能落下”,其他還有“為了考試,理所應當”“家長要求,無法抗拒”“不想補課,希望現狀能有所改變”等。

  在問及家長“是否會幹預孩子的暑假安排”時,有57%的家長給出了肯定答案。

  對於“一般會如何規劃孩子的暑假”,70%以上的受訪家長選擇“監督孩子制定各種學習計劃”,還有不少受訪家長選擇“報各類興趣班、才藝班”“報各類補習班、沖刺班”“買各類教輔書並督促孩子做完”等。

  家長又是如何看待暑期各種“超前教育”?51.39%的受訪家長認為“感到無奈,應試教育下的產物”,26.39%的受訪家長認為“很好,有助於孩子生活的充實和成績的提升”,僅有19.44%的受訪家長“認為不好,完全是揠苗助長”,HKUE 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