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由你作為造假大省福建的一隻鐘錶分銷商,在上市當日不負所望,股價急跌39%,以67仙收市,作為一隻高級有嫌疑的股票,究竟他有甚麼現象值得我們去覺得他有一些問題? 我們現在來說說吧。

1. 業務方面

(1)  OEM 業務客戶流失,銷售上升,毛利率非常穩定
根據招股書的說明,「多年來,我們在供應優質OEM手錶方面樹立了卓越聲譽,在中國建立了穩固、多元化的客戶基礎,並將我們的OEM手錶出口至歐洲、美洲及亞洲(包括香港及台灣)等50多個國家。於截至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及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以及截至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止八個月,我們有175、118、144及105名OEM客 戶 」,另外又發現到「,來自中國境外OEM客戶的收益分別約為人民幣133.9百萬元、人民幣120.8百萬元、人民幣70.9百萬元及人民幣44.7百萬元,佔我們銷售OEM手錶收益總額的52.5%、41.2%、23.5%及18.8%。截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出口銷售額下降主要是由於我們不再收到一名主要客戶的採購訂單所致 」從以上的趨勢看來,客戶流失是非常明顯。

但反觀OEM 營業額方面,卻是連年上升,由2012年的2.55億人民幣增加至3.02億人民幣,大部分都由中國內地的客戶填補,分部營業額是由1.21億,增加至2.31億,其中最大、第二和第五大的客戶是在福建從事供應鏈或進出口業務的業務,第三大則在江蘇,其中第三及第五大客戶為新客戶,其中第一、第二大、第三大及第五大的所佔的OEM銷售額,由16%,增至45%,可以見到增量的大部分都是由這些公司貢獻。

一般來說,這些進出口或供應鏈公司都是用銀行的額度來造貿易訂單來取得銀行的內保外貸額度,用來套取息差,可以見到這些福建及江蘇的公司可能都是為了衝這些公司數字而來的。

另外,在客戶大量流失,國內競爭激烈下,他們的毛利率竟然不降反升,實在是反地心吸力的行為,完全難以置信。

(2) 品牌業務過份依賴極少分銷商
根據招股書,公司的分銷商一真維持著大約30位,在2013年曾作大量更換,銷售量由2011年的7,500萬,增加至2013年的2.65億,毛利率更要維持在30%以上,在產品沒有經過重大市場推廣,需要市場高速發展的情況下,要增加分銷商,進行大額讓利和銷售成本,但這間公司卻是沒有這個現象,可謂是非常異常。

(3) 廠房產能之前異常地低
在上市前幾年間,公司的部分錶種的廠房使用率竟低至30%以上,以這種生產的規模來說,可能是沒可能賺錢的,為甚麼報表能夠這麼漂亮,很使人奇怪。

2. 股東方面
除了大股東外,有幾位股東值得留意。
(1)梁錦昌
根據招股書,梁錦昌是上市前股東之一。雖然在招股書沒有提到他的身份,但其實他就可能是另一隻福建造假股寶峰國際(1121)董事局顧問

(2)黃健德
他是持有公司的前附屬公司、後聯營公司觸動時刻有限公司的股東,亦是公司的上市前股東之一。據Webb-site 資料, 他除了是超大現代農業前肥料供應商浩倫農業科技(1073,前編號8011)的非執行董事外,也是另外一家福建企業鉅大國際(1329)的董事,這家公司的董事情況也是有目共睹的。再另外一隻就是西伯利亞礦業(1142,前稱朗迪國際),這隻也是現時停牌的股票,可以見到他的毒度如何。

(3) 陳慧樺
他曾經是上市投資者之一,但因為種種關係沒有投資,也不得悉他的身份。

(4) 中信逸百年
其由中信資本持有46.75%。當初,他們要求64%的回報,但因為聯交所覺得不合法,所以沒有准許,僅容許12%的複合回報,但我個人認為,肯定在其他地方需要補回。如果公司質素不錯,又哪需這麼高利率呢?

3. 董事方面
從好多董事可見,多有造假、老千及福建背景:
(1) 聶星
聶星先生,50歲 , 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獲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負責獨立監督本集團的管理。聶先生於管理方面擁有逾10年經驗。聶先生於二零零一年六月出成為專門從事綠色食品業務的聯交所上市公司中國粗糧王飲品控股有限公司(股份代號:904,前稱中國綠色食品(控股)有限公司)的副營運總監,其後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獲委任為執行董事。聶先生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辭去執行董事職務,但仍留任該公司副營運總監一職。彼於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三年為該公司的執行董事。於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聶先生擔任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的電訊外判服務供應商國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獨立董事。聶先生自二零零八年起為在聯交所上市的男裝公司中國利郎有限公司(股份代號:01234)的獨立非執行董事、審核委員會主席及薪酬委員會成員。聶先生自二零一零年起一直擔任廈門颶鑫投資有限公司(一家中國投資公司)的董事長。

(2)余俊敏
余俊敏先生,36歲,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獲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負責獨立監督本集團的管理。余先生於會計及財務行業擁有逾13年經驗。余先生於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於德勤‧關黃陳方會計師行擔任會計師,並於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於該公司出任經理。彼自二零零八年六月起出任專門從事太陽能產品製造及銷售的聯交所上市公司中國興業太陽能技術控股有限公司(股份代號:750)的財務總監、合資格會計師兼公司秘書,負責該公司的財務申報及一般投資者事務。彼曾於二零一四年六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擔任專門從事供應鏈管理的聯交所上市公司宇恆供應鏈集團有限公司(股份代號:8047)(前稱昇力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以及審核 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成員。

(3) 徐永得
他曾於建發國際(223,後易名神州資源,現業務由Mega Expo(1360)持有)、譽滿國際(8212,前問博控股、香港生命集團)、眾彩科技(8156,前蜂蜂天然生物,蜂林天然生命、中國蜂業)、綠色 能源科技集團(979,前安利士集團、中國盛業、盈盛數碼科技、南峰集團)、中國投融資(1226,前嘉禹國際)、鵬程亞洲(936,前敏達控股)、晶芯科技(8036)及中國國家文化產業(745。前榮興控股、中國鐵聯傳媒)等工作,深具老千經臉。

4. 公司間借款方面
根據資料,公司生產廠房漳州宏源錶業有限公司 ,曾經為青蛙王子(1259,現中國兒童護理)擔保借款,金額達1.3億,後來還清。公司後來也擔保另一家公司2,000萬借款,但後來有1,530萬沒有清還,需進行全額撇帳,可以見到這堆公司的財務問題,不是這樣簡單


5. 財務報表方面
公司用非4大核數師的國衛,另外應收及存貨在上市前營業額增加下下降,存款突然增多,借款減少,美化情況過份,所以公司這爛帳的美化程度,不敢想像。

總的來說,這堆老千利用他們的騙術,由一間爛帳的廠,變成一間所謂的垃圾上市公司,結果造成各股東重大損失,不得不以此為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