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有為青年,他擔任學徒。完成4年課程後,他獲得公司獎學金往英國深造,完成學業回港後,獲重點栽培,不斷提拔,短短十年已經提拔至主管,青年慢慢變成中年。在同時,中年已經看見地下鐵路工程機會,於是擔任主管不久立刻辭職,並決定以積蓄創辦自己的工程公司,業務不久已成功發展,除於地下鐵路負責閘機及售票機部分外,並開拓至其他公共機構及其他亞洲國家。

在業務成立初期,中年發現公司快速發展,需要吸納業務骨幹維持業務運轉。雖曾經多次引入員工作為股東,可能業務發展太穩定,老闆亦喜歡主導發展方向,能力高強的骨幹也因為處處受制肘,希望離職創業,故寧願交回股份退出公司,找尋自己新的路向,只剩下少數開國功臣。

在對外尋求人才不濟之時,兒子也陸續回來公司工作,大兒子雖不是本科出身,但勉強也可以接班,小兒子在外邊工作似乎不太順利,視老爸公司為避風港,妻子和兒媳也是一樣,把公司視作自己未來的依託,慢慢佔據重要位置,變成家天下。後來,公司的氣氛變得更壞,員工覺得公司高層被家族人士佔據,覺得沒未來,自然更快流失。

隨著時間推移,地下鐵路也慢慢由公營機構變成上市公司,其實保養這些東西也可以由鐵路公司處理,機器也可以鐵路公司買,為何還要由一家分判公司處理呢? 可能因為地下鐵路員工福利優厚,如果自己處理,成本極高,但如果由分判公司處理,因聘請員工較為廉宜,加上良好的監察制度,成效會較好。但這導致中年的公司盈利轉差,加上外邊公司競爭,結果失去了部分地下鐵路生意。

中年也漸漸變成老年,為了延續公司營運,前幾年就籌備上市。除邀得一批財技高手作為董事外,在他們建議下不斷接取外國訂單提升利潤,由於缺乏規劃,問題不斷且成本大增,估計未未亦難以留下客戶,甚至可能有部分工程錄得虧損,但在會計技巧下卻製造出盈利,並獲准招股上市,更以地下鐵路概念獲巨大超額認購。

老年處心積慮,把在行業尚有一點名氣的公司以好價錢賣出去,留下巨大財產給家人。不過小股民可能只享受這幾日的燦爛後,就開始受漫長的煎熬,最後變成一個沒業績的賭具。這是否香港中小企的宿命? 究竟交易所是否有考慮過讓其上市,會否令下一代因殼價而售出上市公司,而不顧公司死活的風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