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文]大傻仔: 跟錯大佬

原文參考這兒。【詳:本文是大傻仔為大頭蔡《呃爆中環—殘酷抗爭懶正義》撰寫的序言的感言】呃爆中環由一個從明刀明槍呃過,現在不敢企於最前中央位置又懶正義的人寫文,問你暈未?十多年來,大頭蔡一直有參與財技運動,但他過往永遠站在後排,甚至不站出來。 短短幾個月時間,大頭蔡一堆佔領中環文章,引發出大傻仔一連串行動,踢爆他呃小股東的真面目,忽然間,他發現自己成為香港一場重要財技呃錢的攻擊者。最神奇之處是,事前大頭蔡也未想過,他竟然未準備好去擔當唔不正義的角色。或者我們可把呃中形容為一個平台,解釋理念比個人重要,但現實是,一場財技運動一定有一個象徵。虛無信念不及真實面孔,行動和人不能分割,參與者把自己的理想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4日 | 評論 (3)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寧可學搞財技做老千。」

原文如此,正文如此。「寧可學搞財技做老千。」腍紅柿香港競爭力排名倒退,若干論者指原因是社會矛盾,腍紅柿不以為然,指矛盾情況全世界都有,香港不算嚴重。腍紅柿認為香港競爭力遜從前,原因是「銀行家」不從事帶有冒險性的商業活動。從字面看,這句話似有問題,世上哪有不用冒險的商業活動?香港有,叫老千霸權。銀行家向老闆取得10萬都無的垃圾股,售股時就同人講他有一個夢,就可以賣15億,老千股是香港獨有產品,也是銀行家暴富的其中來源。把任何業務跟財技老千比較,都變得不夠吸引。珠玉在前,銀行家欠缺誘因去踏踏實實做生意,這表面福份可能是一個詛咒。企管人主要職責之一,是分配資金,當財技業務利潤這麼深、風險這麼低,老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3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唔可以賴晒我。」

原文參考這兒,大頭蔡原文在此。「唔可以賴晒我。」大頭蔡大傻仔有一日發夢,幻想前中建電訊(138,前連域集團、 中翹電訊)執行董事大頭蔡接受電台訪問,回顧當年推銷固網及無線上網夢,指自己當年言論「幾好笑」和「不夠成熟」,但她不認為自己要為當年激發市值暴跌,之後怪招瘋狂抽水,須負上最大責任。當年2002年辭任,蝕足77億市值,但大頭蔡為此卸責,指股市議題眾多,例如科網爆破、經濟差等,不是全關於他亂呃股東錢。大頭蔡透露自己在離開中建電訊後,為當年慘痛經驗曾流淚,大傻仔心想,你流兩滴淚,股民的錢又唔見你賠,真是無撚用。對於大頭蔡推銷無線固網及上網夢的表現,以及之後幾年投資者對他改觀,大頭蔡認為是一個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孔就生神經隨筆: 發神經

大傻仔突然變成產量暴增至每周十篇的博客,指控大頭蔡其實是一個大老千,曾經呃過唔小小股民的錢。大傻仔算是一個年輊人,當年他寫這文章可能大傻仔仲讀緊中學。大傻仔聲稱這次增產只是一個開始。這宗事件牽連的層面甚廣,有不少地方值得討論,例如大頭蔡是咪搞咁多財技,呃過幾多股民錢咁。大傻仔利用大頭蔡呢一句「我對其中一個問題感興趣」,大傻仔擺出道德武士的姿態,強調若不及教訓屢次騙錢的大頭蔡,將來他們非法盜取的不單是金錢,所以這是不容輕視的道德問題。大傻仔能否在這場道德戰役上勝出?大傻仔非正式的調查顯示,大部分時間大頭蔡是明知故犯的,而且大部分認為從股民手中騙取金錢不應定為不道德的問題。對於大頭蔡而言,數以百計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惡搞銑爛蔡: 惡搞銑白痴

原文如此文。一群惡搞者聚在一起,談甚麼?不是互相吹噓惡搞得多痴多瘋,他們最清楚,一惡還有一惡高,多數在談痴線。難得遇到知音人,惡搞者不會放過這機會,最想交換的資料,是這處瘋那處傻應該怎辦,只有過來人才能明白這些傻。我未遇過從未痴線的惡搞者,不痴線通常是指這一刻沒入青山。痴線這件事,對惡搞者是一個光譜,兩端是完全沒痴和痴到入青山有問題,惡搞者痴線狀況在光譜上遊走,分別是在光譜上哪一個位置而已。惡搞者須接受,惡搞是劇烈頭腦運動,痴線只能減少,不能避免。惡搞有一種懾人的魔力,或者是安多酚作崇,或者是惡搞可影響性格,惡搞者很多時非常投入,投入至偶而喪失理性分析能力。惡搞痴線性質通常是勞損,不像足球,兩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建星環保(8011)出售: 詹培忠的說話是否對呢?


前幾日,詹培忠在楊家誠案作為證人,提及他把建星環保(8011,現百田石油)的2.8億股權出售予楊家誠,是利用場外交易以10仙出售,較當時市價43仙,折讓76.75%,之後他在透過澳門賭場,將2,800萬元款項存入詹的澳門賭場戶口。詹先生稱,稱巨額折讓售股予楊家誠為商業決定,「留到現在肯定不到10分1仙」。現在,筆者想解答3個問題:1. 詹先生所為是否商業決定? 2. 楊先生是否有獲利?3. 詹先生「肯定不到10分1仙」論是否正確?1. 詹先生所為是否商業決定?根據港交所的披露,詹先生兒子在2007年6月28日減持公司5億股,作價不詳,到現在才知道是每股10仙,即是合共套現了5,000萬。當日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

頭都大:「惡搞作者行得通?」

參考文章如此,原文如此。《傻仔日報》報道,香港區博客五年瀏覽組別、連續三年奪冠是大傻仔的博客,該博客五年瀏量增長逾30倍,同期接近所有博客已經被淘汰,或已轉型。看這成績,大傻仔博客的掌舵人的功力,應無花無假,大傻仔無意識地讚自己,真是好核突。大傻仔指,傻仔信奉踢爆老千,不是任何時候都行得通,例如過去一、兩年,市場「喜炒」,炒作網表現特佳,但從實際看,該等博文一點也沒有養份,大傻仔未必會沾手。他坦言,2012年大傻仔網站接連受到重擊,而大傻仔堅信踢爆老千理念,未能捕捉炒概念股的升浪。面對這些情况,堅定的大傻仔也會質疑自己。看長線 經得起考驗我覺得踢爆老千本身包含風險成份,跌市時,大傻仔網站跌幅比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6月27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長江實業(0001)上市價再談


有位讀者jack回覆道,說「湯兄,其實,他這個「時」,不一定是指上市定價,有可能是當天上市「時」,首天買賣的價格;也有可能是上市後一小段「時」間,股票買賣的價格。湯兄,不用糾結這個啦。」他說我糾結,但我覺得雖然這個東西是文章的一小部分,不影響全文意思,但是他說的東西,是肯定錯,他說的話,有兩個意思:1. 有可能是當天上市「時」的價格可能是1.5元2. 上市後的一小段時間曾經是1.5元但今日筆者決定再寫一篇回覆這一件事:1. 有可能是當天上市「時」的價格可能是1.5元根據1972年11月2日工商日報的報導,是這樣寫的: 「新股長江實業走勢不俗,交投甚為活躍,價位穩定上升至4.75收市元。」翻查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6月27日 | 評論 (9)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不收人工」

原文是呢篇,參考寫出來的文是呢篇。「不收人工」大傻仔大傻仔無問人拿過一分錢,強調無收人工,專欄作者大頭蔡引述無煎分析,大傻仔有深層次盤算。無煎分析,大傻仔投入網站超過6年,每星期投入時間40小時以上,假設以最低工資30元計,投入的人工大約37.44萬,還未計協助大傻仔的人的投入,這筆錢明顯是一個人情。引用大頭蔡的理論,網友欠下大傻仔,有需要時,是要還的。大頭蔡認為這類人情,不是中國人專利。他引述,Tom Wolfe在他第一本小說《Bonfire of the Vanities》,便以「人情銀行」(Favor Bank)作為其中一章標題。金融才俊牽涉交通意外,找了「好有辦法」的辯護律師,律師向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6月25日 | 評論 (4) | 評論 | 全文

[一圖勝千語]石鏡泉先生本日文章提及的「長實上市價」不確


《晴報》、《經濟日報》石鏡泉先生今日有個專欄說「李嘉誠的長實(0001)上市時好像是1.5元/股,今時值幾何?」,這個肯定是錯,我不作爭辯。根據筆者早期文章,翻回當時上市的廣告給大家看看吧。根據1972年10月19日摘自華僑日報頭版廣告,其中一句:「本公司註冊股本為港幣二元,實收股本為8,400萬元,分為4,200萬股,每股面值2元,升水1元,即以每股港幣三元之價格公開發售。」再有1972年10月25日的工商日報的報導,我怕石先生看不到,特地把字放大一些,已經寫得非常清楚,「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公開發隻股票一千零五十萬股(每股售三元)....」:日日寫唔代表要亂寫,小心找資料也是不困難的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6月25日 | 評論 (11) | 評論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