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文]惡搞搞爛蔡:「越搞越快樂」

原文參考此。搞笑運動近年風靡全球先進城市,不同組織舉辦林林總總的惡搞、無聊快尖黨、小魔術等,任君選擇。這麼多人參與惡搞,很容易得出一個假設,是成績越來越好。我最近看到一個數字,嚇了一驚,以為看錯,惡搞文平均完成時間,比3個月前慢了4分鐘。細想惡搞越來越普及化,越搞越慢其實是理所當然。越跑越慢是因為參加者數目多了許多,3年前,惡搞是小撮發燒友的愛好,參加惡搞文章的人都是非常認真的寫手,這些人跑真是為了搞人,成績當然好。3年前惡搞文寫不到十分鐘,可能稱不上跑步者。過去3年,惡搞最大變化是,變成一項老幼咸宜的動作,而「參與」取代「質素」,成為惡搞的精神所在。近年參加過惡搞作文的人都會留意到,惡搞者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8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 「我沒有錯!」

原文參考這兒,文章參考這兒。「我沒有錯!」樊邦弘樊邦弘在真明麗(1868)台灣發行TDR前一段時刻,記者問他當年討論馬克思主義、批評國民黨有沒有記者,她告訴記者,當年的他沒有錯。當年他加入社會主義青年會的讀書會後,調查局以叛亂罪鋃鐺入獄,當年罪名指:「打倒階級意識、改造國家」。對於台灣人,樊邦弘是一度壞男孩,他當時的壞是沒時刻把國家放在第一位。經過多年被監視生涯後,樊邦弘在1970年底靠著接裝飾燈、舞台燈的代理生正式創立真明麗,成為正式商人,財政上自負盈虧,只須把賺得的繳納稅項予政府,在六四後把業務遷至中國,利用成本優勢,把其他對手打垮,成為全球最大的裝飾燈泡廠商,並在香港上市集資。馬克思理想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8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朗廷酒店(1270)的起源


今日原本想多寫一篇財技,但是最後決定都是寫擱置已久的朗廷酒店(1270)。這個酒店信託其實筆者打算分為3篇寫,第1篇是先介紹酒店,第2篇是介紹開支架構,第3篇是模擬計算方式。今日先談談酒店,分別是逸東酒店、朗廷酒店及朗豪酒店。1.  逸東酒店逸東酒店高23層,地庫4層。前身是1925年已有的普慶戲院,1955年拆卸重建,1957建成第二代的戲院,兼營粵劇及電影,但在1987年鷹君剛恢復元氣即購得此處,不久即拆卸重建成第三代普慶戲院、商場及逸東酒店,但是後來戲院經過1990年代初的繁盛期後逐步萎縮,再受金融風暴打擊,終在2000年把戲院關閉,改為商場。近期則把之注入朗廷酒店上市,201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7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

再論梁杰文「殼股現實」及「殼股誘惑」之問題


前兩星期,筆者已論及其文章「可換股債券財技」一文之問題所在,但寫了一篇接近沒有養份的文章,之後兩篇文章均是論述內房殼殼的資料,但是筆者仍是不滿意部分資料仍是無法良好地改正,但是那些東西是錯得甚有問題,甚至影響了結論。上星期我沒有時間去再寫這些文章提及的東西,這個星期我有一些時間,我們連這星期的一篇文章再來談一談。1. 殼股誘惑 (2013年06月28日文章) 朗詩買入深圳科技約63%股權,總代價13.61億元,較公司最新經審核資產淨值5.29億元溢價158%,反映殼價逾8億元。是次收購,朗詩僅買入約63%股權,殼價卻較以往平均值高逾一倍,外人當真猜不透原因。其實不用外人都猜不透,你細心就可以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7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大傻仔: 跟錯大佬

原文參考這兒。【詳:本文是大傻仔為大頭蔡《呃爆中環—殘酷抗爭懶正義》撰寫的序言的感言】呃爆中環由一個從明刀明槍呃過,現在不敢企於最前中央位置又懶正義的人寫文,問你暈未?十多年來,大頭蔡一直有參與財技運動,但他過往永遠站在後排,甚至不站出來。 短短幾個月時間,大頭蔡一堆佔領中環文章,引發出大傻仔一連串行動,踢爆他呃小股東的真面目,忽然間,他發現自己成為香港一場重要財技呃錢的攻擊者。最神奇之處是,事前大頭蔡也未想過,他竟然未準備好去擔當唔不正義的角色。或者我們可把呃中形容為一個平台,解釋理念比個人重要,但現實是,一場財技運動一定有一個象徵。虛無信念不及真實面孔,行動和人不能分割,參與者把自己的理想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4日 | 評論 (3)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寧可學搞財技做老千。」

原文如此,正文如此。「寧可學搞財技做老千。」腍紅柿香港競爭力排名倒退,若干論者指原因是社會矛盾,腍紅柿不以為然,指矛盾情況全世界都有,香港不算嚴重。腍紅柿認為香港競爭力遜從前,原因是「銀行家」不從事帶有冒險性的商業活動。從字面看,這句話似有問題,世上哪有不用冒險的商業活動?香港有,叫老千霸權。銀行家向老闆取得10萬都無的垃圾股,售股時就同人講他有一個夢,就可以賣15億,老千股是香港獨有產品,也是銀行家暴富的其中來源。把任何業務跟財技老千比較,都變得不夠吸引。珠玉在前,銀行家欠缺誘因去踏踏實實做生意,這表面福份可能是一個詛咒。企管人主要職責之一,是分配資金,當財技業務利潤這麼深、風險這麼低,老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3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頭都大:「唔可以賴晒我。」

原文參考這兒,大頭蔡原文在此。「唔可以賴晒我。」大頭蔡大傻仔有一日發夢,幻想前中建電訊(138,前連域集團、 中翹電訊)執行董事大頭蔡接受電台訪問,回顧當年推銷固網及無線上網夢,指自己當年言論「幾好笑」和「不夠成熟」,但她不認為自己要為當年激發市值暴跌,之後怪招瘋狂抽水,須負上最大責任。當年2002年辭任,蝕足77億市值,但大頭蔡為此卸責,指股市議題眾多,例如科網爆破、經濟差等,不是全關於他亂呃股東錢。大頭蔡透露自己在離開中建電訊後,為當年慘痛經驗曾流淚,大傻仔心想,你流兩滴淚,股民的錢又唔見你賠,真是無撚用。對於大頭蔡推銷無線固網及上網夢的表現,以及之後幾年投資者對他改觀,大頭蔡認為是一個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孔就生神經隨筆: 發神經

大傻仔突然變成產量暴增至每周十篇的博客,指控大頭蔡其實是一個大老千,曾經呃過唔小小股民的錢。大傻仔算是一個年輊人,當年他寫這文章可能大傻仔仲讀緊中學。大傻仔聲稱這次增產只是一個開始。這宗事件牽連的層面甚廣,有不少地方值得討論,例如大頭蔡是咪搞咁多財技,呃過幾多股民錢咁。大傻仔利用大頭蔡呢一句「我對其中一個問題感興趣」,大傻仔擺出道德武士的姿態,強調若不及教訓屢次騙錢的大頭蔡,將來他們非法盜取的不單是金錢,所以這是不容輕視的道德問題。大傻仔能否在這場道德戰役上勝出?大傻仔非正式的調查顯示,大部分時間大頭蔡是明知故犯的,而且大部分認為從股民手中騙取金錢不應定為不道德的問題。對於大頭蔡而言,數以百計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惡搞文]惡搞銑爛蔡: 惡搞銑白痴

原文如此文。一群惡搞者聚在一起,談甚麼?不是互相吹噓惡搞得多痴多瘋,他們最清楚,一惡還有一惡高,多數在談痴線。難得遇到知音人,惡搞者不會放過這機會,最想交換的資料,是這處瘋那處傻應該怎辦,只有過來人才能明白這些傻。我未遇過從未痴線的惡搞者,不痴線通常是指這一刻沒入青山。痴線這件事,對惡搞者是一個光譜,兩端是完全沒痴和痴到入青山有問題,惡搞者痴線狀況在光譜上遊走,分別是在光譜上哪一個位置而已。惡搞者須接受,惡搞是劇烈頭腦運動,痴線只能減少,不能避免。惡搞有一種懾人的魔力,或者是安多酚作崇,或者是惡搞可影響性格,惡搞者很多時非常投入,投入至偶而喪失理性分析能力。惡搞痴線性質通常是勞損,不像足球,兩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0) | 評論 | 全文

建星環保(8011)出售: 詹培忠的說話是否對呢?


前幾日,詹培忠在楊家誠案作為證人,提及他把建星環保(8011,現百田石油)的2.8億股權出售予楊家誠,是利用場外交易以10仙出售,較當時市價43仙,折讓76.75%,之後他在透過澳門賭場,將2,800萬元款項存入詹的澳門賭場戶口。詹先生稱,稱巨額折讓售股予楊家誠為商業決定,「留到現在肯定不到10分1仙」。現在,筆者想解答3個問題:1. 詹先生所為是否商業決定? 2. 楊先生是否有獲利?3. 詹先生「肯定不到10分1仙」論是否正確?1. 詹先生所為是否商業決定?根據港交所的披露,詹先生兒子在2007年6月28日減持公司5億股,作價不詳,到現在才知道是每股10仙,即是合共套現了5,000萬。當日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3年7月2日 | 評論 (2) | 評論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