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4/05/blog-post_29.html
外號「方如玉帥」的財經名筆方卓如先生鴻文『死做爛做死梗』以狼和綿羊分別比喻強國人和港燦。文中曰:「…內地人眼中,他們是一群狼,而你是一隻綿羊,一隻諗住在制度之下乖乖做好本份的綿羊。而狼,是要在制度並不禁止之下,千方百計咬死這批羊,然後踩住上。…」現實中職場行的是森林法則,筆者在職業中遇過有洋鬼子狼、強國狼、南亞狼、目不識丁的麻甩狼甚至綠林好狼,可見現實中狼是沒有國籍和背景的區分。
筆者舊舖有個老板曾經講過:「每一個人都有其生存的辦法。」在森林中自命醒目的灰太狼和胸無大志的喜羊羊依然可以有生存的空間。筆者雖然出身奸商管理系,但亦曾經認真考慮過執教鞭做人之患。當年筆者亦套用投資角度去剖析一生人事業的策略,其中一個想法便是把患長期大腦便秘症的政府工和教書當作無風險政府債券(Risk Free Bonds)。若果閣下自命係Wolf of Wyndham Street或宇宙最強的Donny Yen,便應該好似玉帥叔出去做金融老千,否則應該乖乖地揾份政府工做喜羊羊,因為本質上大家都係呃飯食。如果出嚟做Wolf of Wyndham Street揾得少過一個小學老師,這條灰太狼應該做深刻反醒而不是患上長期大腦便秘症的喜羊羊。
在學究金融工程學領域中有個叫夏普比率(Sharpe Ratio),是以一個資產的回報(Return)相對風險(Risk,一般以波幅(Volatility)來量度)的比率去量度一個資產或基金回報是否理想。夏普比率是由於1990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e)以資本資產定價模式(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簡稱CAPM)為基礎開發出來。其重點是回報和風險必須相稱,倘若兩項資產回報是均等,則選擇較低風險。在選擇包括高風險高回報和低風險低回報資產組合,則視乎投資者對回報和風險胃口。選擇高風險和低回報資產的灰太狼,基本上係自殺。
以近十年香港股票市場為例,電能實業(00006:HK)和會德豐(00020:HK)可謂分別代表喜羊羊和灰太狼最佳例子。截至2014年5月27日止,恒生指數、電能實業(00006:HK)和會德豐(00020:HK)年均複合回報分別是7.23%、9.55%和11.67%,期內30天歷史波幅分別是22.39%、17.62%和34.37%,而他們的夏普比率分別是32.29%、54.19%和33.95%。這十年來會德豐(00020:HK) 年均複合回報僅跑贏電能實業(00006:HK)2.12%,而其夏普比率則更高,可見由投資角度看電能實業(00006:HK)這一隻喜羊羊更勝灰太狼會德豐(00020:HK)。以風險或波幅進行資產配置(Assets Allocation)其實有一定可靠性,君不見歷史會德豐(00020:HK)走勢大上大落但實際上回報並非跑贏電能實業(00006:HK)很多,在高低位驚濤駭浪中持有較高風險或波幅資產者未見家鄉前可能已經葬身股海!
在干諾道中天橋上,金融老千、Wolf of Wyndham Street和其他自信心爆棚的港燦熙來攘往。難得玉帥叔犠牲自己在金融領域捍衛公義力挑強國狼和洋老千,身居香港的小綿羊小飛俠有幸得其保護是一種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