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f2m9.html
 
  染料價格連續大漲,印染廠成本大幅增加,加工費卻難以上漲,不堪重負。做染料的笑哈哈,做印染的苦哈哈。據說,紹興地區所有的印染廠(有近200家了吧)的總利潤還不及本地一家染料生產廠的利潤呢。
   小X是我昔日徒弟,現任生產總經理,只見他每天愁眉不展,唉聲嘆氣。有天,看他精神格外爽朗,開心不已。原來是,這前一天他與4、5家頗具規模的同行廠家的廠長們聚會,他們達成一項協議,就某個主力產品,加工費統一提高0.50元/米。
   「這不就是『價格聯盟』嗎?」我說,「能管用嗎?」
   沒過幾天,只見小X更加鬱悶不樂。他訴苦道:「媽的!什麼統一提價!我們老老實實恪守諾言,死頂著!想不到,價格沒怎麼漲成,客戶倒跑掉好幾個了。一打聽,原來有幾個廠價格沒漲,客戶跑到他們那去了。他媽的豈有此理!」
   價格聯盟是以成本和產品為導向的營銷方法,完全是不適應市場經濟的。成本只決定利潤,而決定不了價格的。同樣的產品,同樣的成本,由於市場不同,客戶不同,用途不同,要求不同,等等,價格就會不同。
   記得18年前,遼寧鞍山有一家生產滌粘化纖仿毛產品胚布的大型國有企業,為了應對價格下滑,於是聯合全國18家同類生產廠家,成立「價格聯盟組織」,制定出最低出廠價。結果,當時許多廠家為了活命,紛紛降價出逃,聯盟組織沒過多久便徹底瓦解了。
   市場經濟一貫是要反壟斷的,紡織服裝是過度競爭行業,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想著反其道而行之呢?
   我在一個星期前寫的小文《「利潤=售價-成本」的含義》中也講到過,價格其實是市場決定的,不是用「成本+利潤」這個算式得到的。
   「進一步加強管理,努力提高質量,提高正品率,改進工藝,降低各種消耗,不斷創新,這才是根本出路啊!」我說。
    「對!」小X猛擊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