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4940631663/29547972

小三曾經是股票反腐的利器。

     很多基金經理都倒在小三的石榴裙下,無他,因為基金經理壓力太大,他們總喜歡在心理和生理上尋求新的安慰。在基金圈,默默無聞的基金民工熬到基金經理,需要具備兩方面的素質,一個是職業功能,一個是個人素養。

      職業功能自然很簡單,那就是哪怕你尿血,老闆最後只認淨值排名,如果有一天,你爬到了冠軍的位置,恭喜你,王冠上的光輝會讓你在江湖上擁有一哥的金字招牌。別著急,招牌能不能保住,那就要看你的造化。造化分很多種,一種是苦哈哈地做老黃牛,這種方法基本保不住你的一哥位置。因為你當一哥後,各路牛鬼蛇神都會浮出來,你想走正道,難了,除非你不想在圈子裡混。

     曾經有一位江浙的基金經理,在進入基金圈前是一個有名的黑嘴,整天在電視上推薦股票,然後非常亢奮地告訴觀眾,你只要撥打電視下方的電話,明天你的股票就漲停。黑嘴忽悠人的路數很老套,無非就是五五概率論嘛。證監會嚴管黑嘴後,哥們兒混進了基金圈,黑嘴老闆變成了研究員。嘴上能吹,沒兩年還真就爬到了基金經理的位置。沒過一年,人們發現這哥們重倉的基金總有那麼兩個股神,最後一查是父女兩,操盤者就是這位黑嘴基金經理。

      證監會整飭基金經理之處,黑嘴基金經理嚇尿了,躲到浙江老家開飯店去了。後來,兩個股神父女從此在股市上消失了。狗血的事,父女兩隻是黑嘴基金經理操盤的棋子賬戶而已,資金根本就不是這父女兩的,是一位官員的。一黑嘴基金經理都有人追上來讓做老鼠倉,更何況基金一哥呢?我們經常會發現,股市上經常出現最牛散戶什麼的,別鬧,那根本就不是什麼神話,只是一個狗血的傳說。

      當股市上再次出現最牛散戶,如果你還在迷信,那就會拉低智商的。基金經理這個時候會走向另一層的人生修煉,那就是個人素養問題。基金經理的壓力大,這個時候,很多人的身邊都會有很多紅顏。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會成為經理們的紅顏知己,一旦遇到那種招之即來,揮之不去,基金經理們就麻煩了,可能遇到了禍水。紅顏禍水往往會將基金經理們推向老鼠倉的火坑。一方面是不玩兒老鼠倉,怎麼養紅顏?另一方面這種紅顏是貪婪的,她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可能就借此雞犬升天,不給老鼠倉消息,全家就得雞犬不寧了。

     紅顏知己是男人難以趟過的河,對於一個大佬級的基金經理來說,這個層級的個人素養修煉是低級的。往往這個時候,他們要進入一個更BIG的圈子,這個圈子裡都是大神級的人物,非富即貴。往往這是一個雙向選擇,沒有富貴之人的支持,基金一哥基本不能在江湖上混得太久,有了富貴人的支持,老鼠倉就是一條不歸路。在圈子裡,基金經理們逃不過的是權貴,他們往往都是空手套,至於怎麼賺錢,那是基金經理們自己想辦法。

     基金圈的明星人物的個人素養是家庭倫理和圈子勢力的交錯折磨。圈子勢力表面看無限風光,都是政商界的精英階層,但是這個圈子一旦進入就沒有回頭之路。不難發現,絕大對數明星基金經理都是草根出身,即便他們當年是高考狀元,在非富即貴的圈子裡都是屬於屌絲,要想真正成為圈子裡的人物,除了提升自己的品味,更重要的就是死心塌地為圈子裡的大佬賣命。基金經理能夠賣什麼?老鼠倉啊。在基金圈,當上基金一哥,無論是生活還是做人,基本就不屬於自己了。

      大數據現在成了所謂逮老鼠的利器,那都是抓小老鼠,浮云罷了。

      曾經在一飯局,一基金界明星坐在一角落,對面坐著一上市公司股東,旁邊坐著一位身寬體胖之人,據說此人很有來路。當時我是以股東朋友身份混進去的,一直坐在一旁悶頭吃腐敗的龍蝦啥的。酒過三巡後,只見對面那位肥爺指著基金經理對我的朋友說,「他們公司不錯,馬上有動作,拉一拉,讓大夥兒改善改善伙食。」當時我心理真有問候他的想法,如此膘肥體壯,還要改善伙食,就是讓基金經理給他們解禁股抬轎子唄。

     老鼠倉花樣百出,紅顏小三的時代已經成了過去式,不過永遠不會消失。大數據跟倉現在是風聲鶴唳,如果將貓和老鼠的遊戲的戰略縱深幅度再大一點,基金經理這一隻替罪羊背後,還真有大老鼠。如果有一天將基金抬轎子的清理一下,對那個具有相當BIG的圈子勢力有一定的震懾作用。讓市場的真正回歸市場,監管者的主要任務就是送基金經理身後扭曲市場的大佬們去見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