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429
3月離開呆了7年的搜狐加入一家土豪金融集團,到5月底辭職離開,短短兩個月時間堪稱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大敗筆。究其原因,在於對「內部創業」四個字的想像過於美好,谷歌之類的內部創業成功故事壓根不適合中國企業。

而現在,很多傳統企業和傳統互聯網企業都喊出了「內部創業」的口號,從電信、海爾、長虹到360等等,個人對各大企業的內部創業戰略到底是產品戰略還是公關戰略不做評價,只是希望自己能復盤過去兩個月的經歷,給同樣準備從互聯網投身傳統企業改革大潮的同學們提供一個反面教材。

首先要介紹的背景是自己投身的這家金融集團,也屬於戰略上比較激進和開放的,至少在我所在部門的整體構建上,基本上都是從騰訊、噹噹、新浪、搜狐、樂峰等一線互聯網企業挖來的各種骨幹。在部門內部,上到boss,下到普通一員,大家的背景類似訴求一致,都是衝著「內部創業」這樣的承諾進來的,恩,還有不菲的薪水。

一.理念撞擊:大象VS獵豹

如果用動物來做形象代言人,那麼創業公司一定是獵豹,所有的行動都要快,走在所有對手的前面,走在市場的前列,這樣才能吃飽肚子,保證不死。而傳統公司應該是大象,體量大身子沉,每一步都驚天動地地表發顫,但是很難提高速度。

而具體到某一個大公司的內部,並不是無法組建起牛逼的內部創業團隊,而是這樣的團隊生態環境過於惡劣。

當內部創業團隊需要協助時,「哎呀,他們團隊不是牛B麼?怎麼還需要別人的接口?」

當內部創業團隊決定自給自足時,「哼,都不知道他們挖來這麼多人,每天都在忙什麼?」

並且由於之前的背景和環境的不同,內部創業團隊和原有團隊對於同一事件的理解和判斷有著天壤之別。之前,和一個其他部門的人談一個產品細節的修改需求,在會議結束時,我們都達成了「馬上改」的共識。回到座位,我等了5分鐘,發現還沒有改完,當電話追過去,那邊非常詫異的說:「馬上改難道不是明天給你改嘛?」 無語竟凝噎……

所以大企業孵化出的內部創業項目,就像哪怕大象裡選出博爾特,絕對速度還是比不上一頭營養不良的獵豹。特別是有些大象還容易在大老闆走神的時候,左腿絆一下右腿。

二.戰略撞擊:錘子VS錐子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在創業之初就說自己有改變世界的雄心壯志,因為那本來就是一條白骨纍纍九死一生的道路。現在我們經常在各大媒體看到創業成功學,這本來就說明了成功的數量之少。例如你從來不會在媒體上看到《我是怎麼活了30年而沒死》。

而現在的傳統企業,之所以紛紛提出內部創業概念,首先是因為時代的變化讓他們感到凌冬將至,怕跟不上時代。但是讓他們完全拋棄傳統的業務收入而轉型,卻又沒有這種壯志斷腕的決心,所以希望能用最小的代價來引領企業的未來。

面對攔在面前的一堵牆,很多企業是希望用所謂的內部創業團隊形成一柄錘子,一錘擊出,圍牆倒下,露出一個只有武俠小說裡才會存在的暗道,讓企業能出其不意。但是哪怕是內部創業的典範谷歌,他們也不會把自己的企業希望放在眾多不靠譜得內部創業項目上,他們裡面的GOOGLE X實驗室更像是一柄柄不同的錐子,在牆上反覆敲擊試驗,說不定哪把錐子就捅出了一個光明的未來。

例如我所主導的內部創業項目方案,PPT修改了26版,最後我終於在PPT上實現了創業項目的兩年收支平衡,第三年盈利。其實我還準備在PPT上做到第四年去納斯達克敲鐘呢,但是怕嚇壞其他同學才作罷。

三.心態撞擊:獅子VS兔子

之前看過一個描述,說的是為什麼《人與自然》裡,很多時候獅子出擊捕食,兔子能逃脫。因為對於獅子來說,失敗僅僅是少了一頓午餐,而對於兔子來說,失敗就沒命了。

那麼對於內部創業團隊來說,乍一看,條件很好很優越,背靠大樹資金不愁,拿著高薪去搏一把創業項目的高收益,哪怕失敗了,原有的級別和待遇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但是這種心態下的團隊,所形成的理念就是無法擰成一股繩,無法孤注一擲,沒有人願意擔責任。當內部創業團隊也有了這種靠頻繁開會統一思想的大公司病,那麼前景將一片暗淡。

前天晚上,在城鄉結合部的一個小廣場上,旁邊是跳著廣場舞的歡快大媽們,我和兩個兄弟三個人坐在滿是蚊子的台階上討論產品技術細節。這是因為出來創業的我們沒有退路,那麼這時,是在星巴克還是在街邊馬路牙子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時間和效率。

四.文化撞擊:倭黑猩猩VS獨狼

哎呀,不知道用倭黑猩猩擬人化一出,會有多少人暗地裡畫小人詛咒我……

搜了一下維基百科對倭黑猩猩的定義,說這是除人類之外,會正面交歡的動物。其實很多內部創業團隊不也是這樣麼?很多時候想到的不是產品如何讓用戶更滿意,而是如何先讓老闆滿意,讓老闆覺得內部創業這一步棋走得太英明了,讓老闆覺得這個產品放到市場上一定會天翻地覆,讓老闆覺得給這個團隊高薪股權投入都是值得的……

所以在很多時候,傳統企業和創業團隊在企業文化上就是相斥的,盲目的改造只會變得不倫不類。就像我在進入金融圈之前,信誓旦旦要用改造青樓的理念去改造金融企業,讓他們變得更OPEN更放得開。

但是當穿著T恤都在金融公司如同異類,HR小姑娘總是可憐巴巴的跟我說「你參加會的時候能穿襯衫打領帶麼?」再後來,他們都不邀請我參加會了……

後來的某一天,一個MM找到我,說集團大BOSS想找幾個新人開個座談會,談談互聯網思維啊,集團戰略啊之類的。當時我果斷的說「不去」,MM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很詫異的看著我。

記得我當時的原話是「一聽這種座談會的名字就是扯淡,真有互聯網思維的話,BOSS應該裝個陌陌,打開附近的人,找一個看起來頭像最誘人的90後女員工,約個地方好好聊聊。」

我就知道,MM絕對不敢把我的原話複述的,她一定會在郵件裡說「產品主管某某某日以繼夜忙於新產品的研發,所以非常遺憾的無法參加座談會,他本人痛哭流涕痛失如此好的探討機會。」

而真正有戰鬥力的創業團隊應該是獨狼,在自己負責的領域裡一往無前說一不二。

所以,我們回頭望去,真正因為內部創業而完成改造的企業又有幾個呢?當年盛大研究院裡,有明星相和牛逼團隊的項目如此之多,現在活下來的還有幾個?

上面所說的,也僅僅是基於我個人的短暫經歷而產生的一點兒感悟。也正因為上述的原因,讓我毅然決定了獨立創業。

從離職到今天已經23天了,每天清晨起床,我都要對著鏡子裡的中年人說一句話。

「我CAO,小夥,努力吧!這個月沒人給你發工資了!」

作者:快刀青衣
來源:徐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