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6510

本文由“黃金頭條”網站供稿。黃金頭條是專業貴金屬網站,為廣大黃金、白銀投資者提供最優秀的市場資訊。

距離中國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大幕揭開已經過去三周了。Andy Home認為,盡管此事引發了新一輪銅市憂慮,市場擔心這將令中國銅進口放緩,中國銅庫存有可能回流LME倉庫。但迄今為止,國際銅市並未遭受嚴重沖擊,中國也並未出現普遍的銅庫存拋售。

Andy Home認為,迄今為止,按照LME可見庫存水平判斷,此事對倫敦銅庫存的影響相對較小。三個禮拜過去了,LME銅庫存並未出現明顯增長跡象。6月初至今,LME註冊倉庫僅新增1050噸銅,來自亞洲地區的銅僅有區區150噸,還是發自韓國釜山港的。

其他分析人士擔憂此事將導致中國銅庫存發生轉移。《南方周末》援引一名金瑞期貨的有色金屬分析師觀點稱;全國的保稅區目前保守估計有80萬噸銅,這些銅之所以存放在保稅區倉庫,是用於倉單質押融資。這些融資信用證基本都是外資行開的,如果到期不能延期,這些銅就肯定要出貨。一個方向是一般貿易報關進口,另外就是轉送LME倉庫。無論是哪個方向,都會突然增加幾十萬噸銅供給。

麥格理銀行預計,6月至9月期間,將有29萬噸銅流出中國保稅區,剩余的保稅區銅庫存將為60萬噸。但該行並不認為中國保稅區銅庫存未來將出現進一步下滑跡象:

除了那些轉口進入中國消費市場的銅之外,金屬融資過境貿易的模式早就建立起來了,這也是在國內外都非常受歡迎的套利方式。

對於流出中國保稅區的那部分銅,Andy Home認為,它們最有可能的去處就是中國市場。考慮到近期滬銅價格下滑和上海銅市場的升水結構,以及中國現貨銅市場的供應緊張,轉口進入大陸的可能性還是比較高的。

此外,為抑制金屬融資等構成的影子銀行擴張,控制總體負債水平,中國監管機構長期以來就和金屬融資企業展開貓捉老鼠的遊戲。麥格理認為:“信譽良好的大型進口商曾艱難挺過信用緊縮時期,我們預計,這種狀況將重現。”

然而,隨著銀行對質押融資和庫存方面的要求提高,有一些銅似乎的確受到了影響,中國國內部分金屬似乎被搬動轉移了。如此一來,知名倉庫運營商就是最大受益人。盡管未被證實,但一部分銅庫存看起來已經離開中國,前往LME設立在韓國釜山的註冊倉庫。

但很明顯的是,若真的如此,這部分銅就應當被出具倉單。事實卻並非如此。否則,它們將出現在LME庫存報告中。實際上,雖然LME註冊倉庫具有優質的管理水平,但持有人並不一定非要將銅運往LME銅庫存以獲得信用溢價。

而倫敦銅市場仍對中國銅流向LME倉庫保持明顯謹慎態度。隨著註冊倉庫庫存穩步減少以及結構性壓力,倫敦現貨升水未來有望走高。LME三個月期銅現貨升水當前僅為30美元左右,相比5月末101美元的溢價水平仍明顯處於低位。LME庫存和升水是數月以來貫穿LME市場最重要的兩個主題。

考慮到過去三周LME庫存幾無明顯變動,那麽,在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事件後期,LME補庫存也不會很明顯。不過,如果倫敦升水攀升到足以吸引中國銅回流,這種局面也有可能改變。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曾援引高盛觀點稱,LME升水需要達到100-150美元/噸才能令中國保稅區銅庫存進入LME倉庫。

長期來看,由於中國結構性缺銅,因此,總有國外精銅流向中國。無論是金屬融資貸款,或是LME銅價,一切都將照舊,銅倉庫的中心爭奪點仍是中國保稅區銅庫存。

6月2日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事件曝光至今,銅價小幅下挫,但很快收複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