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4  NM
 
 

 

香港劏房當道,細小如豆腐膶,亦呎價過萬,無殼便輸了。得道的除了業主,還有他──時昌迷你倉創辦人時景恆。「而家啲人屋企太細,好多人嚟租倉放換季衫。都係五百蚊一個月!」他懂得把握每個宣傳機會。這間時昌迷你倉,晚晚有老外在《宣傳易》轟炸機式大叫:8177 XXXX(為免再俾機會他宣傳,下刪四個冧巴)。老外Matt其實是時昌的董事,幕後炮製「慳皮宣傳大法」的是老闆時景恆。四十歲的時景恆,最拿手是用最少的資金,買入升值潛力最大的物業。試過戶口只有一萬,卻去買一個值八十萬的工廈單位。現時時昌有逾一百個迷你倉據點,屬全港最大,年營業額達一億多。年初曾打算上市,但最終擱置;這個昂貴的舉動令他很肉痛:「大大話話使咗二千萬呀!」慳皮多年,卻辛苦來,「瘟疫」去,認真唔抵!

時景恆帶記者參觀第一代迷你倉,專登換上T-Shirt短褲配陳年LV袋:「我似唔似小販?當年創業巡倉就係咁,客人以為我係伙記。」這個位於油塘工廈的迷你倉,當年只用幾塊殘舊木板搭建,就成了幾十個迷你倉。這裡是他父親物業,以為他是富二代,他自爆:「我以前都以為自己係!」由細住半山松柏新邨,在加拿大讀經濟。畢業回港,才發現父親的膠袋廠生意出問題,豪宅和廠房都負上巨債。兩老只有他一粒仔,唯有受命承擔,「同學返來入高盛、雷曼,我寄咗好多封求職信,終於花旗請我。」見工,才知是做信用卡推銷員,月薪不足二萬,印證富二代也分「檔次」。「但每個月要還七、八萬,點夠?」豪宅一度斷供三個月,「不過單位係低層,銀行拍賣咗幾次都無人吼。」望天打卦的日子,他跟自己說:「供唔到樓唔剪髮。」結果長髮及肩。有天他聽廠房鄰舍說,把單位分租了給樓下食檔:「父親間廠未賣出,我有樣學樣,喺地下髹幾條白線,像停車場,分租俾樓下啲大牌檔擺嘢。」為了間多個位,他連廁所都撲爛:「裝修工人無廁所去,隨地屙,我屎都要執。」執屎執著金。「四十幾個『單位』租曬,每月有六萬蚊。」其後遇上九一一,息口曾下調,「每個月還完松柏層樓仲有四千蚊使。」

Cheap招宣傳

人窮便計多,他再租廠房發展迷你倉,並在業主提供的免租期間,極速把「單位」分租,但要求客人一次過繳付一年租金,拿錢經營,做到「倉如輪轉」。為了用最低成本,做最多宣傳,他亦奇謀盡出。他不想提舊事(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