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4/08/4013265.html

“下海者”願意選擇金融界而非實業界,跟不同領域的處境密切相關。人往高處走,少有人會放棄大路,而選擇相對窘迫的事業領域。

員“下海”這個現象,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被輿論提起。近一段時間里,金融領域一些官員轉身“下海”的現象,顯得比較突出。從去向看,他們多擔任民資銀行主要管理崗位。

官員該不該“下海”,又該如何有規範地“下海”,以前曾有很多討論。大體的共識是,官員“下海”不是什麽壞事,體制內精英願意接受市場的磨礪,不妨鼓掌。當然,官員“下海”不能夾帶權力,否則定會亂象叢生。權力資本化的危害不言而喻。

圍繞官員“下海”這一議題,還可以有一個觀察角度,即所謂的“下海口”。官員的“下海口”不同,背後有不同的意味。從當下的情況看,金融領域,包括證券監管部門、銀監系統,甚至央行體系中的官員,陸續有“下海”的官員名字出現。央行上海總部前副主任淩濤加盟民企均瑤集團,便是一例。相比而言,官員拋開體制投身實業界的,確實寥寥。

這樣的現象不是偶然的。從事業領域來看,金融界更有“高大上”之感,且這種感覺並不虛幻,而是有實實在在的物質收入作支撐。金融領域官員大都專業出身,受過良好教育,在政府監管部門工作多年,也有較強的資源整合能力。當他們轉身進入金融企業之後,多半收入和待遇皆很不錯,前景可期。也正因此,一些官員權衡之後,敢於進入市場一試身手。

比較起來,官員進入實業界的風險會相對增加。這里所說“下海”實業界,主要是指進入了私人部門,而非國有企業。黨政官員進入國企擔任領導,一般情況下仍然擁有行政級別,仍然身在體制內,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下海”。很明顯,在職官員放棄官職,投身民營企業的,確是愈加稀少了。

官員們的選擇當然是理性之舉。“下海者”願意選擇金融界而非實業界,跟不同領域的處境密切相關。人往高處走,少有人會放棄大路,而選擇相對窘迫的事業領域。這一點,經受官場磨練的官員們豈會不一清二楚?但從經濟社會整體發展的角度來看,人們又忍不住發問:實業界怎麽啦?為什麽會缺少吸引力?

現實恐怕還在於,民企經營環境仍然不佳,諸如融資艱難等問題深刻困擾著創業者,國企壟斷等問題也阻礙著民營企業家的創富之路。相比而言,公務員系統卻有較強的穩定性。官場內部多年來早已形成了勞動力市場的“鎖住”效應,至今仍然在產生著很強的作用。盡管“反腐”風高浪急,盡管黨政體系中各種紀律越來越嚴,但只要外邊缺少特別的吸引力,多數人恐怕不會願意進入市場“沖浪”——畢竟,在這個社會中,“官本位”文化依然擁有不小的市場,當官仍然頗為體面且有實際利益。慣性的力量是強大的。

就方向而言,高層推崇市場的作用,也希望實業界未來能有較強的推動中國經濟成長的動力。但這種動力的產生,需要有諸多條件,比如,政府需要讓其“休養生息”、“放水養魚”、減輕其稅負壓力;比如,國企反壟斷還要加快速度、加大力度,而不只是讓外界有過多針對外資反壟斷的觀感,如此等等。不如此,中國實業界豈會有真正的活力?

顯然,一個能夠吸引官員“下海”的社會,一定是(且必須是)管理學者德魯克所憧憬的“企業家社會”。“企業家社會”正視公務崗位的價值,但絕不會敬畏權力。一個健康的“企業家社會”,也一定是金融、實業平衡發展,實業界充滿活力與生機。當實業界缺乏吸引力時,社會必須反思。從行政系統的改革到經濟政策再到司法體系,都需要為實業界提供更好的發展空間。


(編輯:李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