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7933

2008年與格魯吉亞大動幹戈,如今又與烏克蘭水火不容,俄羅斯是希望在政治、經濟和金融上重新建立一個蘇聯以尋求制衡西方的東擴麽?

摩根大通私人銀行部的首席投資官Michael Cembalest認為,打造一個蘇聯2.0對俄羅斯來說是個“藝術活”,但它的確有這樣做的動機。

上世紀80年代,由華沙條約/經互會/蘇聯構成的勢力範圍囊括了相當大的一塊區域,目前該地區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與俄羅斯相當,而貿易額是俄羅斯的2.5倍。

然而如今,盡管仍有前蘇聯國家心甘情願、熱情洋溢地重新進入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如早期申請進入俄羅斯倡導的歐亞經濟聯盟的國家(例如,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但是恐怕更多的國家投入了北約/歐盟的懷抱,例如波蘭和波羅的海諸國。

Cembalest認為,不同的選擇反映出了前蘇聯國家面臨的2個不同的風險變量:

這些國家都有著自己的政治和經濟野心,但在受制於俄羅斯的軍事和經濟影響上存在風險是不同的。

摩根大通對經濟、人力資本和地緣性指標進行了研究,計算出了前蘇聯國家集團在多大程度上已重新進入了俄羅斯的“軌道”。例如,下圖所示的第一個柱子代表了它們的GDP與俄羅斯的關系。也即,按GDP來算,70%已經倒向北約/歐盟,另外有約8%受俄羅斯風險的影響也較低。

20140905_ussr2_0

(俄羅斯影響力:自願融入俄羅斯俄羅斯在軍事、經濟構成高風險/低風險受北約/歐盟影響
Cembalest認為,今天的俄羅斯“軌道國家”在經濟上比前蘇聯的“附庸國”擁有更多的獨立性,俄羅斯充當的也是協調整個聯盟的角色。如圖所示,“軌道國家”繼承了前蘇聯地區大部分的石化燃料和煤礦,包括絕大部分的石油,而且還有許多耕地。然而,如果從更廣泛層面(GDP、貿易額、資本形成、證券投資、專利申請/創新等)來衡量經濟狀況的話,它們大多與西方或者中國的關系更緊密,被迫融入俄羅斯的可能性很小

他指出,盡管俄羅斯與西方的分歧可能在日益加大,但是大部分前蘇聯國家於20世紀90年代初在經濟和政治上取得的獨立並不存在實際性地扭轉或者演變為蘇聯2.0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