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iheima.com/html/2014/1009/146510.html

“巨頭是很強勢的,某個大公司在和我們聊時,給的條件是對我們控股,讓我們做代工廠,他們負責做其他的事情。我們就談崩了,因為我覺得我放棄一個優渥的工作出來創業,就是為了做點事情,並不想繼續幫大公司打工。而且,很多公司來和我們談時,只是因為360也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他們只是希望借我們打個幌子,這是巨頭間的遊戲。”創業公司快按鈕創始人李剛這樣描述創業公司跟巨頭之間的博弈。

9月4日,創業公司快按鈕和360智鍵部門正式宣布合並,智鍵業務從360剝離,交給快按鈕獨立運營,快按鈕創始人李剛統一管理。而此前,快按鈕團隊其實就搬到360大廈辦公,整合360智鍵業務,按照大公司的邏輯,360智鍵應該並購快按鈕才能符合我們的邏輯。然而,快按鈕團隊卻合並了360智鍵的業務後,重新搬到望京SOHO獨立運營,但統一用“360智鍵”的品牌。這一進一出的背後,其實是一個小創業公司活在巨頭時代的創業故事的縮影,原“快按鈕”創始人,現“360智鍵CEO”李剛向我們說起了快按鈕這個產品的成長故事,以及巨頭間的博弈故事。

以下為李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的口述:
 

\快按鈕的初心與源起

我原來在紐約做金融行業咨詢師,咨詢行業很奇怪,你用半個月時間去了解一個行業,然後給在行業里待了半輩子的人講戰略。而且永遠是在談問題,沒有自己去嘗試解決這些問題。有一次和當時的老板喝咖啡聊天,老板問我,二十年後想成為什麽樣的人?我當時的心里忽然想,絕不是你這樣的人。由於我一直懷揣著創業的夢想,不久後我就放棄了在紐約的券商工作,回國創業。

回國後,想要做快按鈕這樣一款產品其實也非常的偶然。我和我的合夥人在使用一款叫做“Headset Button Control”的線控耳機功能修改軟件後,突發奇想:“能不能索性把耳機線控上的按鍵剝離出來,通過耳機孔給手機添加一個真正的”快捷按鍵“。因為我們並不經常用耳機。快按鈕的創意就這樣誕生了,為了解決快捷的問題。

產品就是始於一個很簡單的想法:“為什麽手機就沒有一個快捷功能鍵?“。我們覺得用戶使用手機APP的步驟需要經過:喚醒手機、解鎖、找到應用、找到相應功能、使用功能這樣的流程,為什麽我們不讓用戶直接達到想要的功能,定制自己喜歡的快捷鍵呢?

其實,我們要做的不僅僅是快捷鍵這麽簡單,我們希望能不斷地解決“快捷“的問題,打通各個應用核心功能的快捷借口,建立起圍繞產品的快捷功能集群,並以此實現快捷功能標準化的統一。

這就是我創業的初心與快按鈕的源起。

組建團隊,上線眾籌與巨頭相遇

去年8月,我找了兩個朋友就一起組建了公司。他們一個負責硬件,一個負責軟件,我則負責市場合作。負責硬件的合夥人做了20~30年的硬件,他對整個供應鏈的生產有著非常深的了解。而我們負責軟件的合夥人,原來阿里巴巴的數據分析師。所以我們的團隊構成還算合理。

我們沒有拿天使投資,就拿自己的錢來做這件事。我們做出首版之後,就上線了點名時間眾籌,上線不久後就 引起了較大的反響。沒想到在這個市場上和小米,360相遇也發生在這個時候。

從我們最開始上線點名時間,360就發現了我們,他們幾乎也是在同時就決定要做這樣一款幾乎相同的產品了,然後,我們嘗試開始去聊,聊連接一些接口的問題,我們做什麽,他做什麽,當時甚至都沒有談到合作。因為我們那時候還是個太小的創業公司,360也不清楚我們這個公司到底怎麽樣。

當我們眾籌快結束的時候,360正式對外公布了他們的產品,這就加快了我們後面的推進速度。360趕在我們眾籌最後兩天放出這個消息,眾籌預售遭受了重大的打擊。因為我們的產品定價最初設在28、18元,結果360直接把定價設在了9.9元,消息一出,立馬有很多退貨的用戶。當時我們的籌資金額就快要沖到40萬左右了,立馬往下掉,一天大概退了20幾萬,代理商幾乎都把貨退掉了,我們當時非常氣憤。

遊走於巨頭之間

在我們眾籌結束後,360決定加入這個戰場時,小米看到了這個市場,阿里百度也看到了。在這之後的大概一、兩個月時間內我們基本上把國內的巨頭公司都聊了一圈,他們都表示有興趣聊,也主動找到了我們。

巨頭是很強勢的,某個大公司在和我們聊時,給的條件是對我們控股,讓我們做代工廠,他們負責做其他的事情。我們就談崩了,因為我覺得我放棄一個優渥的工作出來創業,就是為了做點事情,並不想繼續幫大公司打工。而且,第二點來說,他們中很多公司來和我們談時,只是因為360也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他們只是希望借我們打個幌子,這是巨頭間的遊戲。

最後,我們選擇了和360合作。其實360出錢是最少的。但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周鴻祎非常重視這個項目,而且雙方的發展理念也基本一致。有錢、有資源對年輕團隊來說不一定是好事,但有個好導師是關鍵的。我現在會經常征求周鴻祎的意見,老周很認真,經常會說一大堆建議。

我們和360的合作,是我自己直接和老周談成的。老周第一點提到了創業精神,第二點說鼓勵創新,老周明白硬件是360的戰略,但是360的優勢在軟件,在於流量,把更專業的事情交給創業公司。

整合巨頭業務,一進一出360大廈

達成合作之後,我們算是360投資的一個子公司,為了省錢,我們搬進了360大廈,借用他們的辦公室,而且也借此與360智鍵團隊進行整合。

兩個團隊的磨合是個非常痛苦的問題。在確定快按鈕和360智鍵業務要整合之後,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確定我們的產品解決方案,包括硬件解決方案和軟件解決方案,最後確定的是都采用快按鈕的方案。

然後,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去解決團隊的問題。我們考核的辦法可能比較極端一點,但我覺得是有效的,就是找每個人談,如果你想做這件事情的話你要從360完全離職,然後來加入我們公司里面來。大公司員工有的時候跟創業公司行事作風和打法差別非常大,我們需要的是真正地熱愛這個事業的人,最後留下了3,4個人,大部分重歸360體系。

之後,我們在市場上2C端的產品就會采用“360智鍵“這個品牌,因為360畢竟有大公司背書,容易被用戶接受。快按鈕的品牌則會做更多2B的事情,為企業做定制。其實在市場端放棄”快按鈕“這個品牌,我也曾為此糾結過,畢竟作為一個自己創立的品牌是擁有感情的,但考慮到產品的發展也就放棄了糾結。

月初,我們正式宣布360智鍵和快按鈕合並,我們也搬出了360大廈,作為一個獨立的創業公司發展。

我希望我們可以更獨立地發展,大公司會給你太多假想的資源,會養成你的依賴感,我們需要從頭開始,依靠自己的狼性發展。

對於未來的商業模式,我們開始聯合運營商在開學季的時候免費發放100萬個設備,借用免費快速鋪量,這樣可以快速地驗證商業模式,要麽活得好,要麽掛得早。未來的360智鍵有兩個方向,一個是組成“快捷按鍵聯盟“,做APP分發生意;另一個是做深度鏈接,做應用內搜索。

在和巨頭合作這件事情是,從我和合夥人角度來說,並不是為了錢,如果為了錢我原來工作也很好,做三年、五年我一樣可以掙一兩百萬。被360收購也一樣。但對我們來說希望做一個我們要做的事情。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東西,所以才聚在一起做的,我們在為自己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