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9  NM
 
 

 

佔中遍地開花,示威運動已持續超過十日。其間,反佔中者大打「經濟牌」,科大經濟系教授雷鼎鳴更指佔中會令香港蒸發七千億元財富;打個五折,每一個佔中者造成五百萬元損失,言論被金融界指「露了底」,引為笑柄。事實上,佔中啟動後,一眾大孖沙「龜縮」,不敢表態。長實李嘉誠避席國慶活動,曾罵梁振英無腦敗家的合和主席胡應湘,接受本刊查詢時,自貶為「升斗市民」,三緘其口。不過,觀乎樓、股兩大經濟「命脈」,一如既往「樓照買、股照炒」。上週六,兩大新盤開賣,獲買家熱捧,首批推售單位幾近沽清。至於股市,陣痛兩日後即拗腰反彈,本週一、二已收復大部分失地。不過昇平背後,多位資深樓股投資者,大都指香港政治亂局難平,只好趁音樂椅停前,玩多轉!無視佔中新盤賣清

市區佔領行動進行得如火如荼,另一邊廂,新盤售樓處亦人頭湧湧,氣氛熱烈。兩個佔中爆發後開賣的新盤,包括恒基(12)的馬鞍山迎海第三期星灣御,以及新世界(17)的北角柏傲山,合共推出三百多個單位。恒基及新世界並未因佔中而減價或押後推售,「粉飾太平」撐到行。上週末,迎海新盤售樓處,超過三百名已入飛的準買家,排隊揀樓,恒基營業部總經理林達民信心十足:「佔中不會阻礙恒基推盤。」

自住客:換樓計到數

成功抽中揀樓的買家都喜上眉梢。任職船務文員的葉先生,以約五百三十萬購入星灣御一個兩房單位,「我兩年幾前買咗新港城兩房單位,咁啱而家要換樓。」他指會放售新港城單位,一買一賣,不用交雙倍印花稅。「迎海二手呎價也接近萬一蚊,馬鞍山其他二手樓都差不多,新樓呎價萬二,買二手樓不如買新樓,至少慳裝修。」講到尾新盤開價貼近二手,是最大賣點。葉先生認為,佔中不會無了期,對樓市影響有限,「佔中對我影響不大,因為係自住,唔係投資。我個人支持佔中,但佔中唔會搞太耐,始終會解決嘅!」但政局未明,加息潮隨時殺到,葉生指早有準備,「供樓負擔係重咗好多,以前佔入息約三、四成,供新樓就要去到四至五成。嚟緊有機會加息,都有預到資金應付。」事實上,新港城的兩房單位已由一二年的二百八十萬升值至三百九十萬。假設葉先生新港城單位造了七成按揭,扣除銀行借貸,共套逾二百二十萬元落袋,變付新樓三成首期後,仍剩下六十三萬,作供樓儲備,他還笑指:「我收入都會相應增加o架嘛!」

投資客:加息影響更大

細價樓自住者,少理會樓價升跌,豪宅級買家及投資者,亦一樣無有怕。除了時富金融(510)主席關百豪,以千萬買樓贈愛兒;在柏傲山售樓現場,外表貴氣,穿戴珍珠耳環及頸鏈的投資客張小姐,以二千多萬買入一個約九百呎單位,呎價約兩萬三。從事電子生意的她說:「完全唔擔心佔中會影響樓市,就算有,都可能係短期影響。」對比佔中,她覺得加息的影響更大,但已做好準備:「息口都低咗咁耐,要加息都好正常!又唔會一次過加好多,所以唔擔心。」過去週末,新盤共售出約四百六十伙,共六十億資金「身體力行」撐樓市。

股市陣痛

八九六四爆發翌日,恒指急挫兩成二,以今日恒指二萬三千多點計算,即相當於暴跌五千多點。前週日九月二十八日,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震驚全港。翌日港股開市,一度急跌五百八十多點,最後全日跌近四百五十點。跌得「最甘」的,是首當其衝的零售股和地產股,I.T(999)、堡獅龍(592)跌近6%及8%;三分之一店鋪被迫落閘的周大福(1929),急插4%;新世界和信置(83)都跌超過4.5%。不過跌勢已遠較市場預期的小,中環證券行一片平靜,散戶如常買賣。揸住多隻藍籌股的譚先生淡定道:「預咗會跌三、五百點,如果佔中再擴展,政府自會讓步,市況就會好轉。」旁邊的散戶李太指:「都無想像中咁亂,對比起台灣,學生相當克制。」她不但沒有沽貨,更等待入市機會,「嚟緊佔中再惡化,個市再跌,就要入市!」

基金低位買內房

恒指累積跌超過七百點後,上週五開始掉頭上升。有基金經理指「曲線支持香港」,愈跌愈買,「依家個市超賣,尤其係內房,PB(市賬率)得零點幾倍,好多香港上市公司嘅業務都喺大陸,根本唔使驚!」另一名基金經理,則做了兩手準備,「如果北京態度強硬,政局持續惡化,就會考慮賣走香港股票。但若中央肯軟化,就係好事,俾國際投資睇到,香港嘅獨特地位,反而係商機。」政局動盪,但兩大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及標普,均大派「定心丸」,指示威影響短期,加上香港信貸健康,政府資產龐大,有能力維持金融穩定,故維持評級。不過佔中一日未解決,經濟風險仍存在,經濟學家林本利指最壞的局面可以是六四翻版,觸發股災,「無人知今次機會大唔大,當年亦無人諗到會用軍隊去清場,你問梁振英,佢自己都唔知啦!」過去數天,各區佔中者與商戶接連爆發衝突,事件愈趨複雜。前海洋公園主席、蘭桂坊之父盛智文承認,佔領行動的確對他的生意造成影響,亦令部分計劃來港公幹的外國人卻步,「警方對示威人士發放催淚彈,外國媒體報導後,令外國人接收錯誤的訊息。不熟悉香港的朋友,誤以為香港很危險,不斷發訊息問我是否安全。」盛智文指,部分商鋪的人流下跌了二至八成,尤其因過去一週是國慶長假期,佔領行動令他失去最佳的賺錢時機,「你問我開不開心?一定不開心,但我理解、亦同情示威者,只希望學生可以為香港的商戶着想。」

樓市投資者點睇?

施永青:風險上升陸續出貨佔中令投資者觀望,公司預備咗六個月的儲備,捱得住,其他實力強的零售商都捱到兩個月,不過班經紀就慘啲,佣金大減。好在呢個星期有新樓賣,撐住先。我自己就比較擔憂,一、兩年前已賣走手頭上好多物業。政治一向都係投資樓市的重要考慮,雖然佔中會好快過去,但想爭取的訴求就「有排搞」。而且佔中運動的支持者都是年輕人,所以樓市嘅風險大過之前好多,長遠來講唔睇好,就算短線有上升,都不會隨便入市。不過我身邊有好多投資者反而唔太擔心,他們的理據是,大陸不會讓香港變成社會主義城市,香港的業權,較其他內地城市有保障。各位投資者,我由年初開始睇淡,到現在樓市仍然升緊,所謂唔靈唔好害人,大家唔好跟我呀!

湯君明:賭一鋪走多轉

我手頭三十億資產,投資香港鋪市、樓市三十年,今次係嚴峻的。零售減少,周大福生意少咗。內地減少利益輸送,觸發骨牌效應,鋪市可能跌三成。最近美金上升,香港好多錢走咗,去新加坡、去美國,跟住好多投資者會「坐唔住」離場。不過我夠「肉地」,坐得住,如果有人拋售,會趁低吸納,玩多一轉。依家少人買樓,個個租住先,明年供應陸續推出,供過於求,樓價會積弱。不過,我信今次香港未死得住,人民幣國際化、台灣形勢變化等,大陸仲要靠我哋,所以我賭一鋪,再玩多轉。長遠來講,大陸會慢慢揸乾香港的價值,喺呢日來到之前,我就會「較腳」。幾時?唔知o架!依家好似玩緊音樂椅,玩多轉,但唔好等到音樂停先走。大家唔好再怪CY,叫佢落台都無用,因為香港有佢無佢都一樣。早前佢話,有得出來投票,總比坐喺屋企睇電視好。但你依家俾三件垃圾我揀,我真係寧願留番啖氣,喺屋企睇電視!

陳清白:樓市值博率好低

我投資咗樓市幾十年,依家個市,真係唔識睇。雖然佔中唔似六七暴動影響咁嚴重,但不多不少都有。不過,最近新盤仲係咁賣得,買家是否都被人洗腦?以為自住就唔使擔心樓價,只是自己呃自己。到時樓市下跌,你仲能夠安樂?政治亂、息口高、樓價已升無可升,值博率好低,到呢一刻都唔跌,樓市已經失去理性。幸好,我手頭上的貨,細細件,通通好平買回來,但如果有好價,我都賣喇!

股市投資者點睇?

David Webb:以港為家繼續增持我定居香港二十三年了,香港是我的家,一直以自己是港人為榮,這次佔中我也有參與。看見這麼多人走上街頭,爭取自由,實在令人感動。坦白說,佔中沒對股市造成衝擊。佔中發生後的首個交易日,恒指最多跌約1.9%,不算暴跌。過去多年來,每年都會出現幾次這樣的跌幅。有指佔中會損害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令外地的投資者多了一層政治的憂慮。但其實,投資者從來都要考慮政治因素,尤其是港股有不少公司來自內地。就算香港公司,都要考慮政治問題,如徵收雙倍印花稅和買家印花稅。我投資了不少港股,股市下跌,固然令我承受損失,但亦造就買入的機會。由上星期到今天,我都有增持。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得到真民主,香港將會是更和諧、穩定的社會,因為港人可依據候選人的政綱去投票,而這最終對經濟有利。

謝國忠:股市泡沫難抵加息

佔中對股市有情緒上的影響,像零售、濠賭的股票影響較大,但恒指大部分股票和所佔比重較大的股票,都是大陸企業,如中移動(941)、騰訊(700),所以直接影響其實不大。我睇十月份港股會下跌,不是因為佔中,而是環球股市都有泡沫,美國股市有三分之一的泡沫,而且美國加息、美金上升,對香港股市打壓將會很大。很多人覺得明年首季不會加息,但我覺得一定會,而且只會早不會晚。散戶現在不應該買貨,中移動現在九十元,現價不算貴,派息率約3.7%至3.8%,但觀乎歷史來說不算便宜,便宜時應有5%的派息率,所以沒必要現在入市。等美國加息,樓市有明顯調整後,可買中移動或者石油板塊。我長線看好石油板塊,油價現時每桶九十美元,跌至六十美元可入貨,但現在若持有就要沽貨了。

黃國英:吼鐵路環保股

佔中對本地企業影響最大,但佢哋喺恒指佔比好細。恒指跌並非純粹因為佔中,而係整個新興市場都大跌,台灣跌得仲多過香港,唔通你話台灣因為佔中跌?股市應該喺22,600點至23,600點徘徊,我啱啱掟走部分藍籌,包括恒生銀行(11)、長實(1),準備遲啲買番啲中國南車(1766)、中國北車(6199)、四環醫藥(460)等。大陸呢個年代仲有咩搞呀,來來去去咪鐵路建設、環保新能源。這些股對佔中影響不大,等現價跌番2%至3%就入貨,搏之後爆升。最近個市反彈,有部分是反映滬港通,但我覺得滬港通對港股幫助有限。大陸佬唔熟香港,同埋香港大型企業好少爆升,對他們有咩吸引?反而好多香港人想買大陸股票,平吖嘛!

似曾相識六四大冧市

89年6月4日,中央派軍隊鎮壓在天安門集會的群眾,震驚中外。翌日剛好亦是星期一,原本勢頭甚好的港股,開市即暴跌,由2,674點最多跌645點至2,029點,跌幅超過兩成四,僅次於87年股災首日,最後收市時跌582點,跌幅近兩成二。全日收市無一隻股票升,有股票更單日跌了九成四。當日,時任金融司的林定國,公開呼籲投資者保持冷靜,不要恐慌性拋售。之後兩日雖輕微反彈,但整個六月都在2,200至2,400點左右徘徊。至於樓市,根據89年11月12日的《華僑日報》指,六四事件後,發展商如常推盤,定價亦十分平穩,未見有恐慌性散貨。住宅成交量方面,六月只有116宗成交,但七月即回升至347宗,八月更高見812宗,可見香港人幾時都對「磚頭」最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