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9  NM
 
 

 

周星馳話:做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香港不少手作仔設計師,都有一個夢,就是有地方擺賣自家出品。不過香港租金昂貴,不是人人負擔得起。今次生意的主角張智冬(阿冬),逢週末都把自己在觀塘工廈的時裝店,分租給其他設計師擺賣,化身大笪地Instax Focus,讓他們實現夢想,而阿冬自己的夢想,亦因此走前了一大步!

阿冬的如意算盤,是向每個設計師收費每兩天五百元。由於每個週末都有三十人願租,時裝店加上大笪地收入,阿冬每月賺多了數萬元。他道出做設計亦不能「離地」太遠:「以前做生意唔掂,周轉唔到賣咗樓。而家最想賺番多啲錢,買番層樓,俾老婆同仔女一個安樂窩!」

有檔口是信心保證

Fibe指每一條手鏈她也要花至少三十分鐘去做,做文職的她,每日放工回家,都花三小時去整手鏈,她說:「雖然累,但見到有人買,都是值得的。」

阿冬這裡開了一個多月,我便擺了三次檔,平均每次都有千多元營業額,生意算是不俗,至少比自己在網店賣好得多。我自己有正職,四月開始賣自己擅長的串珠手鏈,會有不同圖案、花邊。以往只會把自家產品的照片,放上Instagram,但客人未能摸上手,都會留言懷疑我的手藝。我未有能力自己租鋪開檔,阿冬主動找我,說五百元可擺兩天檔,我即管試試。開檔第一天人流不多,我把自己在這裡擺檔的照片放上網,翌日即有兩個客人,各在網上跟我買了七條手鏈,其中一個客更是來自新加坡!似乎有個檔口,對客人來說,是信心保證。而隨着阿冬加強宣傳,客人亦愈來愈多,對我這個剛起步的手作人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大鼓勵。今個星期,我已主動叫阿冬預我一份啦!

入場門檻低

學生Elle,自言平時比較寡言,只愛密密做手作,但來到這裡遇到不少同路人,一提起自己的作品便滔滔不絕。

我是一個業餘的手作人,夢想是希望擁有一間工作室,建立自己的品牌。製作項鏈是我自學的,我會把自己買回來的真花風乾,再裁成每朵二至三厘米,放入玻璃樽內。每做一條項鏈,需時半小時,每日要處理訂單,都要兩至五個小時,都幾辛苦。為了讓更多人認識我的創作,我曾到元創方(PMQ)擺檔,但那邊租兩天要大約一千五百元,雖然人流較多,生意比這裡好一點,但對我來說,投資額實在太大了,而且PMQ每個月只可以申請一次,想進駐擺檔的競爭者又太多,要排隊等待機會。現時在這裡,收入可補回租金等成本;我相信欣賞我作品的人,即使要由港島區走到觀塘區,都一定會來﹗

同路人互相鼓勵

有客人將飾物搞亂,美欣都會急忙地整理自己的飾物,盡力讓自己每一件的手作品都以「最佳狀態」示人。

我是第一次在這兒擺檔,我本已打算放棄做手作,男朋友還跟我說:「何必每晚下班後,還要繼續埋頭苦幹做到凌晨一兩點?」但是這次在阿冬的市集中,認識了身旁的另一個手作者,她對我說:「辛苦一定是會的,但是我怕如果我放棄了做手作,熟客找不到我,會很失望。」這句說話,令我再次覺得自己不是孤單一個。之前在網上賣自己的作品時,很難認識志同道合的人做朋友,畢竟大家是競爭者。但透過這個市集令我有同行者,而且短短兩日內多了五十個人關注我的網店,實在是很難得!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實現年輕人夢想

老闆阿冬,開時裝店賣女裝及鞋,是大笪地的「包租公」。你好,我就是大笪地Instax Focus的老闆。聽過我幾位「檔客」的分享,你應大概了解我的營運模式了。事情看似簡單,其實當中大有學問。在想到做地攤的當晚,我很興奮地拿着計數機左計右計,發現這盤生意有得做!第二天早上,我立即在Instagram上搜索本港的手作設計師,發現大約有七千多人。鋪頭叫Instax Focus,就是代表全部手作人都從Instagram找回來。那天,我一日打二百多個電話去找他們:「如果有地方給你們賣自家嘢,你們會來嗎?」當時,十個有九個都答會,於是我立即籌備開鋪做地攤的事宜。忘了告訴你,創業前,我做過電話sales,打幾百個電話實在小意思,哈哈!既然地攤生意可能搵得更多,「反客為主」,我決定轉而把自己在九龍灣工廈的時裝店,搬到週末人流較多的觀塘工廈。我後生時做過裝修工人,新店的裝修由我一手包辦。一切準備就緒,我再次致電曾表示有興趣擺檔的設計師。但他們的回應把我嚇壞!有的即時拒絕,有的說再考慮,結果剩下三成人會來。回心一想,我錯在太心急,連確切地址也沒有便接觸他們,後來他們都嫌我的店鋪太遠。事已至此,我唯有再做「孤獨的推銷員」,日日打四十多個電話,聯絡另一批手作人。如此打了兩個星期電話,才有廿多間手作網店表示有興趣。

手作人流失率高

說實話,論規模,我絕對比不上PMQ和K11。我只能從「租金」及入場門檻入手。澄清一點,我收週六、日共五百元,是叫「清潔費」,並非租金。我事前與業主溝通過,他容許我找其他人(手作人)來「擺檔」。幾經艱辛,終於有齊地方及檔主,七月尾的週末,我的跳蚤市場終於開業!剛開始時為了湊夠人數,我未有篩選「檔客」,因此除了賣手作仔外,還有賣「自拍神器」之類的檔攤。這除了令整個市集失去定位,更引起在場的手作人不滿。所以之後幾次市集,我都只接受有特色的網店及手作人參展,甚至找些商場中買不到的,這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來購物嘛。雖然已有手作人會主動聯絡我,表示有興趣擺攤,只是除了週六下午的人流較多外,其餘時段來逛市集的人着實不多。就是因為人流不足,每星期商戶流失率高達一半。我時時刻刻都在擔心,我真的害怕下個星期會無人來擺檔!為了催谷人流,我每天也往街外跑,既要在大學門口派傳單,亦要把宣傳單張放在附近廠廈的信箱中。

為老婆仔女買層樓

每天也東奔西走,令我脊椎舊患復發,幸好老婆每晚會為我按摩患處。雖然辛苦,但我每天回家見到熟睡的孩子,便會充滿力量。其實,我自覺一直欠了他們。在我開時裝店前,我是做成衣批發生意的,收入一直不錯。但○八年金融海嘯,不少客仔走數,導致我周轉不靈,無力向廠商還債,他們不停向我追數;加上二○一○年,個個自行到淘寶掃衫,大品牌又改在旺季時間割價促銷,我的生意亦隨之一落千丈,最後要賣掉太子那層自住單位,要和太太及剛出生的女兒娜娜租屋住。香港成衣生意難做,以往營業額五、六萬元,但現時扣除租金、入貨成本,往往得一萬幾千落袋,真是愧對家人。我要做埋大笪地,都是想盡快儲更多錢,買番層樓俾家人。老婆,對不起,我會繼續努力!

開業資料(12/12)

租金$80,000*裝修$30,000雜費$10,000總共$120,000*兩按一上註:沒有入貨成本,貨源主要來自廠商賣剩的貨尾,阿冬賣出以後,把售價的三成回贈予廠商。

營業資料(08/14)

營業額$110,000^租金$23,000雜費$3,000人工$10,000#回贈廠商$18,000盈利$56,000^$60,000來自時裝店,$50,000來自大笪地#一位兼職

一點意見

Chocolate Rain創辦人及設計總監麥雅端(Prudence)Chocolate Rain由一間小型工作室,發展成著名品牌,Prudence創作的「冬菇頭」女孩Fatina深受OL喜愛,曾和不少大品牌搞Crossover。她認為現時很流行「手作人市場」,但難度正如阿冬所指:人氣難keep。她認為有三個地方要留意:1. 搞清店鋪特色:阿冬本身不是創作人,所以在店鋪定位和手作人定位方面,會出現困難。最好就是全部的貨品都是原創或者獨家代理。2. 費用要再平:現在中環的元創方和K11都有手作店,人流很旺,而且租金相對之下不會太貴。相反觀塘樓上鋪的人流量相對少,減低手作人的租金費用會吸引更多手作人。3. 宣傳要勁啲:除了社交網站的宣傳外,可以幫參展的手作人建立一個網上平台,甚至是apps。而之後長遠發展可以考慮和其他品牌合作,增加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