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danielkyip.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539155

雖然心裡有幾個Topic想寫,但當一筆在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無論如何,今天,我們先來清理讀者的留言,並為一些想法作補充。

首先,我想在這裡談一談「佔中(鐘)」,作為對歷史的記錄。我不打算談論這個運動的意義或對錯,只是說運動是「高開低走」;一個高的理想,與現實差距太大,最重要是運動領袖沒有談判部署,以把握機會爭取最大成果,甚至可能一開始就沒有談判的打算,令事件發展逐漸失控。

在投資上,對「佔鐘」的發展,我一直是傾向樂觀的,大家可以翻閱模擬投資組合文章。我的樂觀,主要是基於觀察到最差的情況已經在第一天(928日)出現。事實上,928日當晚的連續催淚彈,讓我非常心痛,擔心警方會在929日黎明動用更大武力;幸好,一覺醒來,看見警方轉用懷柔政策,心裡稍微放鬆一些。往後發展,警方刻意以最低警力維持示威區平靜,一方面休養生息,一方面以不刺激示威者作主導。因此,我一直以此作標準,判斷事態發展。

說回「佔鐘」運動,在929日至103日這整整一週,以學生作先鋒的示威者氣勢最盛,警方被視為無能為力,這情況刺激另一羣「反示威」人士以武力宣示不滿。在這一週,政府本願意跟學生代表會面,但會面前,學生領袖忽然聯同「垃圾會民主派」高調宣示立場,表明「垃圾會民主派」會裡應外合,更試圖動員更多人以增加談判籌碼,叫陣意義明顯;最終,政府宣布押後會面。我認為,這是運動領袖最糟糕的一步棋,引入「垃圾會民主派」議員,把透過會面爭取最大成果的機會斷送;自此轉折點後,政府轉用其他途徑的態度明顯。

老實說,香港有幾多人真的懂得政治,大家應該很清楚,靠政治撈油水的人就一街都是;示威區內人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爭取的東西,示威區外準備抽水的人更多,這是今次運動定必漸漸散場的主因。但話得說來,儘管今次運動完結,香港元氣已傷,任總的憂慮應將實現,因為中央說了,香港要自己埋單。為此,從宏觀面看,本地企業的經營環境將受長遠影響,競爭優勢勢將被削,投資市場或會在估值上要求折讓。因此,我們的選股方向亦會相應調整。

回應留言,小飛飛兄就文章我的持股系列 () 的留言:『關於TVB,個人以為其過去最大的優勢在於正處於封閉且近乎沒有競爭的市場。……雖然是行業龍頭,但大餅正被其他媒體分薄。同樣的第一市佔率,含金量將持續下滑。……走勢上,好像也在形成頭肩頂』很多謝你的留言,文章發表後不足24小時就以長文留言,非常有心,我會另文回應。再一次多謝你!

文昌兄就文章慢慢收集的留言:『89月份不足1個月跌了20%?不像啊。』不明白甚麼東東跌了20%?!有時間的話,請作補充。

Hihi兄就文章變陣迎戰的留言:『組合回報2012年冇任何變動? 』模擬投資組合於2012年離場一整年,請參考舊文全線清倉2012129日文章),及回歸市場2013526日文章)。然而,我要補充的是,2012年其實是非常容易獲利的一年,幸好真實組合仍然運作,否則,本人真的無顏面再自稱「全職Trader」。

Alex兄就文章見證歷史的留言:『當10月形成第三支陰燭....是否指日線圖嗎?』文章所指是月線圖,因為大戶好難改變月線圖的走勢;當然,要有耐性等月線圖出信號,對很多投資者來說,是一大難題。概念與詳情可參考2013年的舊文讓圖表給我們答案,再有疑問,歡迎提出。

Can兄留言問:『請問林少陽是用那種估值法對香港中華煤氣估值?』記憶中,林少陽沒有直接評論香港中華煤氣,但他曾經說過,『衡量公用事業之估值,可用EV(即市值加淨負債,或市值減淨現金)/EBITDA比計算。』希望對Can兄有幫助。

相關舊文:回應提問與補充(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