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897&page=1&extra=#pid7702

本帖最後由 股語者 於 2014-11-7 10:18 編輯

“中國版馬歇爾”低估了“一路一帶”的戰略雄心

作者:管清友、張瑗、朱振鑫、牟雲磊、李奇霖


11月6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時指出,發起並同一些國家合作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要為“一帶一路”有關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促進經濟合作。設立絲路基金是要利用我國資金實力直接支持“一帶一路”建設。
民生證券研究院執行院長管清友認為,頂層設計“一路一帶”,這是繼第六次能源安全戰略,第七次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會議之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專題討論我國全面開放國家戰略。

我們認為,近日傳言“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則是低估了“一路一帶”對於中國改變世界經濟版圖的影響和作用。
加快設立多個開放性金融機構。10月24日,21個國家簽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備忘錄,為亞洲各國之間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提供資金支持。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提出成立絲路基金,專門用於“一路一帶”建設。這是加快落實三中全會的決定,“建立開發性金融機構,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形成全方位開放新格局。”區別於西部大開發等區域規劃,“一路一帶”戰略獲得國際多邊組織以及我國專項基金的資金支持,解決戰略發展最重要的瓶頸,保障戰略落地。

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指明我國中長期發展方向

(一)“一帶一路”是我國中長期最為重要的國家戰略


1.大國外交,形成全方位開放格局

習近平出訪路線本涵蓋“一帶一路”沿線主要國家。自2013年9月,習近平首次提出“一帶一路”以來,出訪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印度尼西亞、德國、蒙古、塔吉克斯坦、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和印度等國家,訪問期間,習近平多次強調雙方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如中哈共建油氣管道建設,加強油氣開發和加工合作;中蒙促進亞歐跨境運輸;中國與東盟國家加強海上合作,發展好海洋合作夥伴。

一帶一路在亞洲各國逐步形成共識。“一帶一路”在亞信峰會、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等國際會議上成為最受關註的主題,各國領導人認同感不斷加強。

2.區域協同,加快產業轉型升級

“一帶一路”打破原有點狀、塊狀的區域發展模式。無論是早期的經濟特區、還是去年成立的自貿區,都是以單一區域為發展突破口。“一帶一路”徹底改變之前點狀、塊狀的發展格局,橫向看,貫穿中國東部、中部和西部,縱向看,連接主要沿海港口城市,並且不斷向中亞、東盟延伸。這將改變中國區域發展版圖,更多強調省區之間的互聯互通,產業承接與轉移,有利於我國加快我國經濟轉型升級。

領導人重點調研新疆、福建、寧夏、陜西。“一帶一路”幾乎覆蓋中國大多數省區,地方也在積極主動融入該戰略,其中,國家領導人重點調研新疆等地區,確定新疆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的戰略地位,推動福建建設通向中西部和東南亞的運輸大通道,發展陜西臨空經濟產業構築空中絲路。地方戰略目標明確,功能定位清晰,重點開發特色資源和優勢產業,改變各地同質化發展問題。

3.成立多邊金融機構,解決資金瓶頸

三中全會決議中提到,建立開發性金融機構,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10月24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的國家簽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進入籌備,中國出資500億美元,持股50%,主要用於“一帶一路”上的鐵路公路、通信管網、港口物流等基礎設施建設。我們預計,未來仍會有專業的金融機構成立,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保障。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上合組織開發銀行的建設等俱是“一帶一路”的資金保障。“一帶一路”的推進也有利於擴大在周邊區域人民幣跨境使用,推廣人民幣支付系統。對鼓勵中資企業在境外設立機構,鼓勵沿線國家金融企業來華設立機構也有幫助。

(二)國際合作走廊構架陸上絲綢之路

中巴、孟中印緬、新亞歐大陸橋以及中蒙俄等經濟走廊基本構成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陸地骨架。其中,中巴經濟走廊註重石油運輸,孟中印緬強調與東盟貿易往來,新亞歐大陸橋是中國直通歐洲的物流主通道,中蒙俄經濟走廊偏重國家安全與能源開發。



“一帶”直擊戰略問題,通路是“一帶”的抓手

“一帶一路”直擊三個戰略問題,其中通路、通航和通商是“一帶一路”解決戰略問題的發力點,10月24日簽約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非常明確的信號,指明了“一帶一路”的突破口將是“三通”,“三通”範疇下的相關行業和個股將率先直接受益於“一帶一路”建設的落地,其中通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首要解決的問題,通路的暢通對於解決中國的三個戰略問題意義重大。

(一)“一帶一路”直擊三個戰略問題

“一帶一路”作為中長期最為重要的發展戰略,其要解決中國過剩產能的市場、資源的獲取、戰略縱深的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這三個重要的戰略問題。

1.中國的過剩產能的市場問題

過剩產能對經濟的運行造成了很大的問題,通常健康且創利的產業產能利用率應當在85%以上,而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測算,中國全部產業產能利用率不超過65%。中國傳統的出口國較為單一和狹窄,美國、歐洲和日本占據出口的核心國位置,占比很高,但這些傳統的出口市場已經開拓得較為充分,增量空間已經不大,國內的過剩產能很難通過他們進行消化,在國內消費加速啟動難以推進的情況下,通過“一帶一路”來開辟新的出口市場是很好的抓手。



2.中國的資源獲取問題

中國的油氣資源、礦產資源對國外的依存度較高,現在這些資源主要通過沿海海路進入中國,鐵礦石依賴於澳大利亞和巴西,石油依賴於中東,渠道較為單一。中國與其他重要資源國的合作還不深入,經貿合作也未廣泛有效的展開,使得資源方面的合作不穩定和牢固。“一帶一路”新增了大量有效的陸路資源進入通道,對於資源獲取的多樣化十分重要。



3.中國的戰略縱深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問題

我國的資源進入主要現還主要是通過沿海海路,而沿海直接暴露於外部威脅,在戰時極為脆弱。我國的工業和基礎設施也集中於沿海,如果遇到外部的打擊,整個中國會瞬時失去核心設施。在戰略縱深更高的中部和西部地區,特別是西部地區,地廣人稀工業少,還有很大的工業和基礎設施發展潛力,在戰時受到的威脅也少,通過“一帶一路”加大對西部的開發,將有利於戰略縱深的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

(二)通路是“一帶”的抓手

“一帶一路”直擊了中國的三個重要的戰略問題,而通路、通航和通商則是“一帶一路”解決戰略問題的發力點。
要解決中國的產能過剩,需要通盤考慮,如前所述,“一帶一路”是系統性解決此問題的最好抓手,從現實來說,考慮到西部基礎設施薄弱,為了更好的外聯內呼,打通順暢的交通動脈是第一位的,也符合“一帶一路”的題義,即首先著手的必將是通路、通航。
“一帶”主要是從通路著手,通路所推進的地區基礎設施薄弱,提升空間更大,其對接的是西部廣闊的腹地,將在交通設施建設和油氣管道建設上發力。



交通設施建設:包括鐵路、公路、口岸、民航。重點方向是中亞、南亞、東南亞。中老、中泰、中緬、中巴、中吉烏等鐵路項目可能會優先考慮。中塔公路、中哈公路可能會成為重點改造的路段。

油氣管道建設:西北、西南、東北、海上都是油氣運輸的戰略通道。包括中俄、中亞天然氣管道,中緬油氣管道都會作為重點項目建設。西南電力通道、中俄電力通道都會進行部署,建設或升級改造。(民生宏觀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