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9/147572.html

i黑馬:保險江湖近二十年來大放異彩,群雄並起,百家爭鳴。本著歡樂的精神,有意將中國保險市場虛擬為燕梳江湖,以武林門派喻各大公司,描風流人物。優美與悲壯、希望和廝殺、刀光劍影中譜出保險江湖誌。當然,這也盡非玩票、八卦之作,盡力為各位讀者帶去一場普及國內保險市場、公司、人物、事件的新聞與舊識。

九大門派作為當今武林之基,地位舉足輕重,不可不知,其為少林派——中國人保、武當派——中國人壽、日月神教——中國平安、全真教——中國太保、天山劍派——中國太平、丐幫——中國再保險、華山派——華泰保險、嵩山派——陽光保險、昆侖派——安邦保險。
 
巍巍中華,泱泱燕梳。千古江山,英雄談笑,金戈鐵馬,難擋雨打風吹去。
 
話說我朝燕梳流轉已達百年之久,歷經多次大起大落而不絕。近二十年來大放異彩,群雄並起,百家爭鳴。風雨數十載,各派林立,精英輩出,爭奪江湖,宛如一部武林大史,演繹幕幕傳奇。
 
<img alt="\" src=">
 
九大門派(九大保險集團公司,保險控股公司不在其列)作為當今武林之基,地位舉足輕重,不可不知,其為少林派——中國人保、武當派——中國人壽、日月神教——中國平安、全真教——中國太保、天山劍派——中國太平、丐幫——中國再保險、華山派——華泰保險、嵩山派——陽光保險、昆侖派——安邦保險。
 
少林派——中國人保
 
因昔日十三棍僧護駕唐王,千年以降,少林與朝廷的淵源日深,多有皇帝封誥贈賞,難讓其它門派望其項背。方今武林之中,雖無絕世高手壓陣,若僅以勢力而論,正教各派仍以少林寺最為雄強,江湖俗諺有雲:“古剎紫竹禪鐘鳴,降妖伏魔江湖行。佛音亦有豪情意,天下武功出少林。”
 
中國人保以共和國保險長子自居,得禦賜牌匾PICC(中國人民保險),大有代表中國保險之意。作為曾經中國保險市場唯一的市場經營主體,中國人保實乃新中國保險鼻祖。當今保險業叫得上號的保險大佬,幾乎全部出自中國人保系統,甚至連保監會監管大員也大多出身中國人保。正應了那句“天下武功出少林”,“新中國保險花開老人保”。
 
作為昔日正道之首的武林盟主,因上世紀末,一場分拆“浩劫”迫使天下第一大門派——中國人保大耗元氣、自殘斷臂,走下神壇。二十年間,雖可勉強守住大派聲望,但呈力不從心之象,威名猶在,但香火錢卻失掉了天下第一寶座。
 
所幸千年古剎並非徒有虛名,加之歷代皇家恩蔭,留有七十二絕技,眾寺僧溫故知新,另辟蹊徑,再創絕學彌補昔日所耗,漸有光複之望。尤其是經過孫希嶽、唐運祥、吳焰等三任方丈打磨,中國人保穩住陣腳,得以留下易筋經、禦賜招牌等至寶,拿下資產管理、壽險、健康險等牌照後,成立保險集團公司,實現海內外上市壯舉。
 
2013年初,再得皇家封誥,成為近衛——中管公司後,中國人保江湖地位陡然再升。原達摩院首座王銀成攜人保財險“年保費收入超過2000億元,亞洲排名穩居第一,在全球單一品牌財險公司中位列第二”和“年利潤連年大增”的雙績優表現晉升少林二當家之位,統管中國人保寺物。
 
然而,財險業務的不錯表現並不能完全化解中國人保內息不調的現狀,壽險業務過弱的現象依然無法解決。羅漢堂首座李良溫浸淫大力金剛掌數十載,威震天下。然威猛有余、細膩不足,致使人保壽險雖然實現業務規模的極大發展,但盈利表現不盡如人意,難以和其規模匹敵。
 
如今李良溫歸隱,不再癡心世俗,轉由藏經閣首座——傅安平接手人保壽險。作為南開大學首屆精算師,傅安平或許會在利潤上下更多的功夫,促進人保壽險陰陽調和。
 
至於含著金湯勺——總理批條誕生的人保健康至今仍是人保短板,無法走出虧損泥淖,叫好不叫座。由原羅漢堂二當家宋福興奉命掌舵人保健康,方值國家以新“國十條”選募天下英雄,振興人保健康在此一舉。
 
渡己渡人,造化萬物。少林僧學武不只為了強身,為了忠君報國,一身本領,更為心中所念。中國人保忝居新中國保險業長子,報國為先,六十年來未曾有一日退縮。新“國十條”引動江湖,天下不定、龍爭虎鬥,少林以何絕技再拔頭籌,既事關人保如何渡人,更事關主持吳焰大方丈如何渡己。
 
武當派——中國人壽
 
武當山,層峰疊嶂,標奇孕秀,杉松蓊郁,翳日清幽,歷來被譽為乾坤秀萃之地。元末明初,少林僧人張君寶於此以自悟拳理,道家沖虛圓通之道和《九陽真經》中所載的內功為根基創造出不同於少林的以柔克剛的武當拳法、劍法、陣法,創造出了輝映後世、照耀千古的武當一派武功,自此成為中國兩大武術發源門派之一。武當派緣於少林,又與之不同,最輝煌時名氣蓋過少林。
 
中國人壽的誕生、成長像極了武當和少林的淵源,如今的中國人壽前身源自老人保的壽險業務板塊。起因是九十年代末的產、壽分拆,受制於政策壓力,老人保一腳將壽險業務踢出,自此PICC招牌再與中國人壽無關。
 
產、壽分開之初,很多老人保不願前往壽險公司。因為改革開放以來的保險複業史更多的是由產險業務組成,產險才是根正苗紅的大國企,各方面的軟硬件條件都非當時的壽險公司可比。
 
時代造就王者,壽險的後發優勢成就了今日的中國人壽第一大壽險公司的江湖地位,和之老東家——中國人保在財險板塊遙相呼應,各領風騷,甚至青出於藍達到了老人保都無法企及的體量規模。
 
公開數據顯示,2014年上半年中國人壽集團總資產達到2.58萬億元;而中國人保集團同期總資產為8103.6億元,相差甚遠。
 
改制、上市、集團化,既延續老東家——中國人保曾經走過的路徑,又深諳“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的道家真諦,取得資產管理、養老險、財險等牌照,中國人壽成立了保險集團公司,並一度憧憬做一家“主業特強、多元發展”的綜合金融集團。
 
如同張君寶領會以柔克剛的至理,中國人壽的武功套路完全不同於老東家剛猛的少林拳法,資本運用領域玩的風生水起,大手筆頻頻,涉足銀行、證券、信托、基金等多個金融領域。2009年一度成立國壽地產公司,進軍甚是紅火的房地產領域。
 
經過王憲章、楊超、袁力、楊明生等歷代掌教真人的奮發圖強,中國人壽不斷閃爍著國內資本市場最大的機構投資者的雅號,引得高層關註。成為中管公司後,主管投資的繆建民晉升為中國人壽二當家。
 
或許是資本領域玩得太high,沈醉於“效益最好、回報最大”的投資層面,競技層面有所下滑。一眾江湖小字輩“亂拳打死老師傅”,倒也逼得講求拳腳章法的中國人壽節節敗退,不斷丟失市場份額。
 
江湖紛紛議論武當還能撐多久時,新任掌教真人——楊明生決定吐故納新,打通任督二脈,2014年,中國人壽來了一次猛烈的人事動蕩,幾乎將所有保險業務領導全部換掉,國壽股份、國壽財險、國壽養老、國壽電商等子公司無一幸免。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面對保費困境的中國人壽或許無比思念曾經的輝煌和年少的張揚,如今只能等待中興之主,期待一招乾坤大挪移扭轉乾坤。也難怪,自成派之後,中國人壽再也耐受不住道家的清規戒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已是常態,童子功蕩然無存,而直接競爭對手——日月神教的馬教主已經發出黑木令,“超人計劃”。
 
日月神教——中國平安
 
日月神教,原名為“朝陽神教”,教眾數十萬遍布天下、高手如雲、實力雄厚,自認天下第一大教。因教中之人行事怪異,一心只想問鼎武林,故被江湖中人稱之為魔教,與名門大派格格不入。總舵位於偏僻水地,猩猩灘黑木崖,教主乃一代梟雄——任我行。
 
國平安作為非國有性質的大型金融集團誕生於金融管制極其嚴格的中國實屬異數,2013年,以保險起家的平安集團躋身全球“大到不能倒”保險公司行列,G20設立的FSB(全球金融規則制定者)將之列為全球9家系統重要性保險公司。不但是中國唯一一家入選全球9家系統重要性的保險公司,也是亞洲唯一。
 
1988年,成立於海邊之地——蛇口的平安集團縱橫中國金融市場近三十年,以不走尋常路的行事風格和狂傲不馴的性格獨樹一幟。“文成武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囂張口號下,成為中國保險業總資產第一的保險集團公司(截至2014年上半年,中國平安集團總資產達3.8萬億元)。
 
起於草莽的馬教主作為中國平安一號人物,亦是中國平安標誌性人物,武功深不可測,有著難以讓人讀懂的始終深藏其中的偏執、堅忍和野心。中國平安近三十年的發展歷程中,隨處可見其揮斥方遒、不斷整合政商資源駕馭前行的足跡,但在綜合金融之外難以窺得真貌。
 
成名武學為脫胎於北冥神功的吸星大法,不斷吸納各種政商資源為其所用。典型之處為教名的變更,從平安保險到平安保險集團,再到中國平安保險集團,據傳還在醞釀更名為中國平安集團。期間,他抗壓頂住了朝廷分拆圍剿黑木崖總舵的壓力,陸續拿下了壽險、產險、健康險、養老險、保險資管、保險集團、銀行、證券、基金、信托等金融全牌照。
 
據江湖百曉生介紹,擁有類似政治家的精明眼光與手腕的馬教主有著一群死忠之士,麾下教眾超60萬人,高手如雲。坐下第一高手為副教主孫建一,他追隨馬教主數十年,忠心耿耿,深得馬教主信賴被委以重任,監管神教最重要業務——銀行板塊。後起之秀,第一護法——任匯川大有青出於藍之勢,他出身產險內勤,連續破解三大難題、七大功勞的考驗後,獲馬教主青睞成為神教接班第一人選,被譽為新生代第一高手。
 
另外,張子欣、顧敏、梁家駒、李源祥、姚波、陳心穎、計葵生等新舊十大長老無一不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好手。
 
如日月神教的名聲一般,江湖人士對於中國平安以及馬教主也是褒貶不一,贊揚者認為這是位卓有遠見的企業家打造了一家非凡的企業;貶謫者表示,不過是時代的寵兒罷了,奇遇較多可遇不可求,很多時刻早就該走火入魔,至今仍無法完全調和吸星大法的反噬之力。
 
全真教--中國太保
 
全真教,名門大派,全球道教主流宗派,乃天下玄門正宗。開宗者王重陽,武舉狀元出身,本有入世問鼎天下之心,然造化弄人,空負不世絕學,入道門頓悟自成一派。
 
坐下全真七子,皆為道教典範,各有所成,尤其是長春真人丘處機,古稀高齡西行三萬五千里,勸解“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成就“一言止殺”創舉,被尊為國師,掌管天下道教乃至所有出家人。
 
起於產險,後發壽險;有過產、壽分拆,也遭受過粗放模式之苦,備受償付能力困擾;引進外資,改進架構,求海外“洋貓”,爭得一朝上市。知太保而曉中國保險,誕生於黃浦江畔的中國太保發展歷程如同一部濃縮的中國保險複業史,透過中國太保,我們全然可以看到中國保險市場的昨日種種。
 
遙想重陽當年負劍而立,一手“先天功”力壓群雄,少林不出無人可與之爭鋒;哪怕當今如日中天的日月神教亦無法掠其鋒芒;可以將死之身一指驚退宗師級人物--西毒歐陽鋒。那時的中國太保何其風光,一眾江湖後生尊之曰“老三家”,在武林中享有“天下武學正宗”的美譽。
 
作為江湖根蒂之一,全真太保道門興旺,宮觀遍地,信徒數十萬,影響力不亞於任何門派,立足黃浦江畔,北抗少林,南拒魔教,鼎盛時期甚至可與之一較長短。
 
遺憾的是“先天功”後繼無人,丘處機之流全真七子雖聲名遠播,壯大門派,但與重陽真人相距甚遠,漸失問鼎天下之實力。與魔教左右使、四大護法、十大長老一幹人等門戶興旺相比,全真教重陽真人“人去勢滅”,後輩門人限於天資、際遇始終難現祖師風采,文不載道、技不如人,導致在江湖中籍籍無名。
 
江湖形勢已經明了,作為曾經的宗師級門派--中國太保已然掉隊,無法和少林、武當、魔教三大門派抗衡。中國太保曾經最引以為豪的祖業--太保產險更是被日月神教第一護法任匯川以奇功電銷車險一舉瓦解,置於身後。不但被日月神教死死打壓,甚至還被一群後起之秀競相挑釁,江河日下之感頗重。
 
全真武學講究清靜無為、以柔克剛。內功“博大精深”且“根基紮實”,可謂“天下內功正宗,進境雖慢,卻絕不出岔子”。相對於少林、武當的各領風騷,日月神教馬大教主吞並八荒的綜合金融,或許是入道多年頓悟得道,也或許是對自身力量有了準確的估量,全真太保不再言問鼎俗事,而以出世之心專註轉型之道,“不單純追求市場份額的擴張,而是追求價值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希望若幹年後太保能被投資者認為是最有投資價值的保險公司”。
 
即便如此,天下各大門派仍無人敢小覷中國太保之底蘊,重陽曾經留下一套“天罡北鬥陣”,是全真教中的極上乘功夫,練到爐火純青之時,七名高手合使,實可說無敵於天下。如今,有意扶植太保的勢力將養老險和農險兩大利器拱手相贈,太保自身也在積極尋求健康險等業務突破,更憑借占盡主場自貿區優勢的契機,即將聚齊產險、壽險、健康險、養老險、農險、保險資管、另類投資七大牌照,天罡北鬥陣將再次成型,中國太保是否能保住豪門大派的江湖地位、並繼續維護道門正統之位,五年之內將有分曉。
 
天山派--中國太平
 
天山派,西域第一大門派,稱雄域外上百年,因獨居西域而不為中原武林所重視。
 
其實中國太平創派近百年,論及資格,恐怕它才是當今燕梳江湖第一字號大哥,遠甚少林人保、武當國壽、魔教平安。不過因為它常年棲身域外,與燕梳中國市場頗為疏遠,新政權建立後一度不再過問大陸江湖事,避走海外數十年。以至於談起江湖大哥,武林中人極少知曉中國太平,只有老一輩人勉為其難稱之為“老七家”。
 
各位看官有所不知,天山派武學為劍掌雙絕,尤以劍法馳名天下,七十二手追風劍、六十四路寒濤劍、十三路須彌劍、回旋連環劍、大須彌劍式等無一不飲譽武林,著實是厲害角色。
 
落葉歸根,但凡人事總講究故土情懷。漂流異域長達半個世紀後,王憲章、楊超、馮曉增等天山派掌門得知燕梳中國空前繁榮,引得五湖四海英雄紛繁前往切磋武藝,遂決意重返中原,於是乎盡遣高手再啟“太平”招牌,開疆拓土,莫問劍、由龍劍、青幹劍、舍神劍、天瀑劍、日月劍、競星劍七把天山名劍“七劍下天山”,一場廝殺,名動江湖,天山派在中原大多數江湖幫會站穩了腳跟。
 
一晃十余年苦心經營,中國太平複業的故事已經耳熟能詳,李勁夫、宋曙光、何誌光、鄭榮祿、嚴峰、張可、陳錦魁等太平新老劍客的名字也被武林中人耳熟能詳,太平人壽、太平財險、太平養老、太平資產管理等太平分舵也已經遍布燕梳中國各區域,門徒數萬。
 
據江湖百曉生所言,除太平分號之外,中國太平早些年尚有中保國際、民安控股等涉及企業年金、資產管理、實業投資、基金管理等多個領域的20多家標識各異的分號,這好比那“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島島主”,攤大底薄,龐駁複雜、極難管理。公元2009年,一代名劍林帆一套“反天山劍法”將天山派太平推上新的高峰--統一天山派所有分號名稱、標識,這也就是“中國太平”的由來。
 
時來天地皆同力,伴隨著燕梳江湖的繁盛,中國太平被上層慧眼相識,賦予皇家使命--護航保障中資企業“走出去”重任,終於在內地複業十幾年後迎來了命運的轉換,成為欽點四家副部級保險央企之一。
 
江南富庶人家出身的王濱成為中國太平新一代掌門後,力促天山太平武技再上臺階就成為首選項。王濱掌門苦練的功夫是天山派少有的剛猛掌法----天山六陽掌,陽春白雪、陽關三疊、陽歌天鈞……招招都是霸氣淩厲、大開大合,頗有少林武功之風。外練筋骨皮,天山六陽掌的法門,就是運氣導行、移宮使勁,激發出人體內潛藏的巨大能量,要轟轟烈烈“三年再造太平”;內練一口氣,將前掌門掛單少林、將大長老發配到新掌門老東家,“一個太平、一個權威、一種聲音”,如臂使指。
 
三年之約馬上就到,中國太平這個立業百年的老大哥門派,也煥發了火熱和新生,江湖地位極大提升。只是,習慣了輕靈俊秀的天山劍法,缺乏神功護體,猛然間大開大合、強練絕學,會不會內力相沖、逆轉經脈、走火入魔呢?
 
丐幫--中國再保險
 
丐幫,天下第一大武林幫派,由遍布天下的乞丐組成。外人看來,散亂、沒落的乞丐所成之幫透著股窮苦勁兒,實則組織嚴密,紀律管轄極嚴。除一幫之尊幫主外,另設長老數人,分舵多處,弟子地位以背負口袋多少而論,九袋最高,一袋最低。
 
武林史記載,丐幫少有高手壓陣,但歷代幫主中多出豪傑之輩。相較其他門派,丐幫最大本領是弟子散布四方,方便跟蹤放哨、監視敵情。江湖中人舉凡欲要完成某件功澤武林的大事時,一般都找丐幫協助。因此無論是名門大派還是異徒旁教大多和丐幫交好,少有交惡傳聞。
 
作為保險的保險,再保險公司在保險市場中有著其他門派不可替代的輔助作用,並不直接參與江湖廝殺,而是通過販賣消息、提供智力支持、資源支持等手段幫助直接保險公司對其承保的巨大或特殊風險進行風險的有效分散,擴大承保能力。
 
脫胎於老人保再保部的中國再保險集團的出現填補了燕梳中國史上再保險公司的空白,成為國內市場唯一的一家民族再保險公司,一度承擔著國家再保險的角色,備受皇家恩寵。十年法定分保,以獨一家身份獲得千億保費,打下了中國最大再保險公司的名號,即便如今還占據著燕梳中國再保險半壁江山。
 
經戴鳳舉、劉京生等兩任幫主的苦心經營,數年中再有了再保險、直接保險、資產管理、保險經紀、保險傳媒等完整保險產業鏈,觸角甚至超越了江湖約定,幹脆從事起了直接保險的業務,先後改制三次,有意沖擊資本市場。
 
牛氣大了,丐幫卻在江湖中逐步不受人待見。中再被燕梳江湖中的直保公司屢屢抱怨,雙方一時甚至劍拔弩張,惡語相向。
 
直保公司:“你中再占據著法定分保的好處,你們每年坐著不動,我們就得給你們那麽多的分保費,而且你們居然還分不出去,需要我們加費,讓我們如何安心呢?要你何用?”
 
中再公司:“分保能不能分出去不是由我決定的,而是由你們決定的,如果你們英明神武,在承保的時候不那麽壓低費率爭搶業務,外國人也不至於拒絕我們。不加費,難道讓我們中再補貼你們的過失和錯誤?”
 
最終,燕梳中國的興盛發達終引得海外豪傑前來,不得已破去金身,取消了法定分保,丐幫獨一家業務招牌也被來自西歐和北歐的兩名大力士摘下。日子一度拮據,財務風險、經營困難、再保和直保業務不協調、垃圾業務一籮筐等問題接踵而至。2008年甚至市場傳出中再巨虧百億,上海分舵--大地保險居然因註冊資本金不夠被停止五省市業務,一副落魄窘相,衣不遮體。
 
“改制、引資、上市”頗有大誌的幫主劉京生掌舵之初制定了複興丐幫三部曲,遺憾的是壯誌未酬身先死,還因引入匯金一事為他自己的命運以及那場影響中再未來命運的杏子林事件埋下了暗雷,一代江湖豪強被逼退出江湖,賦閑休養,不勝唏噓。
 
如今人保、國壽、太平、中信保等中字頭的江湖門派都因獨特的組織關系得到皇家嘉許,成為皇室近衛。再看曾經的獨一份、甚至關系更近的大幫中再充其量只能算得上禦林軍,遠不若禦前帶刀護衛來得風光。
 
落寞之下,中再不斷試圖重塑金身,再回巔峰,只是,眼下丐幫既缺少黃幫主那般的聰慧,也缺少喬幫主那般的神勇,不知何日江湖才能再睹“降龍十八掌”、“打狗棍法”等昔日絕學的風采?
 
華山派--華泰保險
 
西嶽華山,名列天下五嶽,位在秦嶺中段,自古以雄奇險峻著稱於世,素有天下第一奇峰之稱。峰頂奇石怪巖,常青松柏應和靄靄殘雪,宛若人間仙境,建有玉清觀華山派。
 
九大門派中,華山派的存在是個孤例。立派千年始終門丁不旺,遠遜少林人保、國壽武當、魔教平安等豪門大派,甚至抵不上嵩山陽光、昆侖安邦等後起之秀,但並未妨礙他成為江湖九大門派之一。
 
天下無人敢小覷華山底蘊。君不見,玉清觀前“長勝八百戰,武藝天下尊”的斑駁錦旗依然透著天下第一的氣息;君又是否知曉,英雄輩出的燕梳江湖中,奇拔峻秀、高遠絕倫的華山劍法依舊象征著劍道的極致,無人可見真身的傳說中至高劍式“勇劍斬天罡”仍如一桿重錘壓在武林人心中。
 
作為國內保險市場首次大擴軍的五個幸運兒之一,華泰保險在中國保險市場,尤其是中資保險企業中是個另類的存在。富貴險中求,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江湖硝煙中,似乎始終不見他的身影。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幾個小菜,一餉青春,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即便是鬼哭狼嚎的2008年,華泰仍白衣素鞋,悠然品茗,並將自身發展為一家集財險、壽險、資產管理於一體的綜合性保險集團,躋身燕梳江湖九大門派。
 
據江湖百曉生透露,近年華泰保險再攀劍術高峰,憑借極高劍術天賦研究出一門從未出現於燕梳江湖中的新式武學--主要依靠自身盈利積累投資建立了華泰財險、華泰壽險、華泰資產管理等子公司,2011年後的燕梳江湖出現了一個新詞--“華泰現象”。借助淘寶天羅地網陣而獨創的“退貨運費險”驚鴻一瞥,恣意汪洋,令武林中人婦孺皆知。
 
是乎,我們看到了遺世獨立的華泰保險和喧囂的保險江湖相映成趣的妙景。但天在變,道亦在變。華泰近年來也面臨成長煩惱,華泰人壽初創也曾想大開大合,但卻潦草收場,改換跑道出師未捷。江湖傳言,天下間無人可以發動至高劍式“勇劍斬天罡”,即便是華泰也僅僅限於武理層面--知道如何發動,但已無力發動。
 
窮極必反,“正合奇勝,險中求勝”的孤高劍法為華泰保險帶來了尊崇的武林地位,也令華泰走上了一心追求卓絕劍術的不歸路,為江湖名聲所累,對於劍道的追求已達癲狂境界。
 
如今,為了再次最大化分享財險市場利潤,華泰集上下全力豪賭從海外舶來的“EA門店獨立代理人”模式,在福建等地遍地開花,試圖再次獨辟蹊徑發動“勇劍斬天罡”,到底是繞過或逃避監管紅線,還是一場創新名義下的華麗逆襲?人保少林,魔教平安如何跟進,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嵩山派--陽光保險
 
嵩山派,五嶽劍派之一,原本無甚名氣,得遇一代武學宗師左冷禪,登頂五嶽劍派,擺脫二流門派角色,成為名門正派代表之一。鼎盛時期,統一五嶽劍派,有意比肩日月神教,掌門左冷禪曾以一招寒冰真氣力克任大教主,被譽為正教三大高手之一。混亂的江湖鬥爭中,因辟邪劍譜亂了陣腳,逐漸式微。
 
陽光保險作為2005批次的十八路諸侯代表性險企之一,成立之初確實展現了黑馬風采,接連打破了各種行業紀錄:產險開業第一個完整經營年度即刷新了中國新設財產險公司首個完整經營年度保費收入紀錄,此後連續多年刷新該項紀錄;開業23個月實現盈利,延續至今;以最快速度進入年度保費百億元俱樂部。
 
壽險業績更為耀眼:首個完整年度成為國內排名第十七的壽險企業;第三個完整年度保費突破百億關口,保費排名躋身前十;開業三年,全國布局幾乎完畢。
 
期間,勵精圖治、深諳政治的張大掌門又陸續以十七路嵩山劍法、大嵩陽神掌以及寒冰真氣拿下產險、壽險、資產管理等牌照,搭起保險集團框架,新生代險企中獨領風騷。
 
如果只在同批次保險公司中稱王稱霸,以張大掌門和嵩山十三太保的實力綽綽有余,然而抱負遠大的張大掌門誌不止此。陽光保險創立伊始,他便以魔教平安為目標,甚至不惜打造另一個日月神教。
 
張大掌門性格剛強,說一不二,執掌生殺大權,無人敢挑戰其權威。魔教平安的成長奇遇太多無法複制,張大掌門眼見追趕不成,退而求其次,不如賺個盆滿缽溢,也好將來頤養天年。於是乎,張大掌門發動內力,開始了眼花繚亂的公司股權置換和重組,不經意間,始創的五大股東已被紛紛削權,新進入了大量小字輩控制嵩山。期間,還鬧出一出員工持股,集資,退股的鬧劇,“陽光保險,股權都去哪兒了?”的呼喊在江湖一直不絕於耳,一地雞毛,如鯁在喉。
 
如同當年左冷禪流年不利連遇《獨孤九劍》、《辟邪劍法》等異事重現江湖般,張大掌門領銜的陽光保險也遭遇了時代的調戲--互聯網金融禍亂江湖。當年林遠圖和福威鏢局給江湖帶來多大的震撼,如今互聯網金融就為保險行業帶來多少想象空間。
 
出身保險正統的張大掌門要如何參悟“欲練神功、必先自宮”的《辟邪劍法》重現找回昔日的領先優勢?面對燕梳江湖中突然湧出的無視保險規則的持劍蠻人,張大掌門打點給江湖聖地“五道口聖教”的3000萬銀兩,能否換回來一計錦囊?
 
昆侖派--安邦保險
 
昆侖遠處西域,和中原武林少有交集,創派祖師已不可考,但因不世奇人卓淩昭的出現,漸成江湖一大門派,隱隱有和少林、武當、魔教抗衡之意。
 
“昆侖劍出血汪洋,千里之驅黃河黃”,昆侖以劍術聞名天下,然而不同於華山對道的卓越追求,昆侖劍法寄情於力。無論劍寒、劍蠱、劍影、劍浪、劍豹、劍蟒等昆侖十三劍,還是絕學劍芒皆蘊含一股淩厲殺伐之氣。
 
金地集團、萬科集團、招商銀行、民生銀行、世紀證券、香港永亨銀行、美國華爾道夫酒店、比利時FIDEA保險公司……無一不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豪門大派,其中也不乏各自領域的牛耳之尊。然而接連敗於昆侖劍下,甚至無法留下全屍,百年名譽毀於一旦。國之重器《新聞聯播》都為安邦張目,一時之間,江湖中少有人敢與昆侖正面過招。
 
其實,早年的昆侖安邦並不風光。同屬2005批次的險企之一,安邦遠不如嵩山陽光,幾乎不為武林各大門派重視。張大掌門以一匹黑馬揚名之時,安邦還只是一家以車險業務見長的小門派,掙紮於燕梳江湖早年的糟糕車險業務中。唯一引起市場重視的是其開派祖師厚實的家底,其中竟不乏上汽集團和中石化這樣的大型央企,首任董事長也請得原上汽集團掌門胡茂元兼任。
 
昆侖安邦的發跡還要等一個人。公元2011年,失傳百年的劍術絕學--劍芒重現江湖,引發一片血雨腥風。據江湖百曉生透露,使用者為安邦保險一吳姓弟子,後來被證實為安邦新任掌門。武林史記載,此人手眼通天,身賦異稟,以“昆侖劍出血汪洋,千里直驅黃河黃”兩句詩名震天下,即便名門大派也忌憚三分。
 
此人入主不過寥寥數年,安邦就已發生翻天之變。先是遍邀天下英雄結盟共舉大事,苦口婆心勸退發起股東--央企長老們屈從昆侖百年大計退位讓賢;後大舉註資,120億元註冊資本金一度壓過少林人保、魔教平安。
 
隨後兩年,吳掌門率眾挺進中原武林,令昆侖安邦從偏居西域的小門小派成長為擁有財險、壽險、健康險、養老險、資產管理、保險代理、保險經紀和銀行的總資產超過7000億元的綜合性金融集團,實力直逼掌武林牛耳的老三家。
 
今日江湖中人提及昆侖及其吳掌門多不贊同其立身行事,但又頗為殷羨那舉世無雙的剛猛劍法。不過,有大派高手勸言剛強易折,昆侖劍法淩厲異常,但消耗之內力非常人體質所能承受。
 
吳掌門深居簡出,神龍見首不見尾,有人傳說他處江湖之遠,不受江湖俗套制約,與武林中人鮮有交集,沒有太多的恩怨情仇。有人傳說他居廟堂之高,觥籌交錯間資本暗流湧動,能量之大世所罕見。
 
誰的安邦?是一個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