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921

在仰光的大金塔門口,掛著印有昂山素季肖像的衣服。 (南方周末記者 翁洹/圖)

緬甸當局在經濟建設上實施多元化戰略:在東盟、中國以及非東盟投資者之間實現相互平衡。而這種平衡,無孔不入地滲透在緬甸的地緣政治當中。

對於一個初來乍到者來說,沒有人能夠相信土瓦是緬甸的三個“經濟特區”之一。這里最高的樓房不過三層,紅綠燈只有一處,遍地是棕櫚樹和芭蕉樹。不過,在當地非政府組織里工作的英國人鄧肯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這的確是緬甸在2012年批準建立的經濟特區。“在成為特區之前,它只是安達曼海海濱的一個小漁村。”鄧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現在,來自意大利的投資讓它很快就要擁有一座大型港口。來自泰國的投資則將會修建一條從土瓦通往曼谷的高速公路,直通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這些都是東盟的主要經濟體,和緬甸保持友好的貿易關系。土瓦很快會變得“興旺發達”起來。

同樣可能“興旺發達”的另外兩個經濟特區分別是:與孟加拉相鄰的若開邦皎漂經濟特區和仰光南部的迪拉瓦經濟特區。其中交通最為便利的迪拉瓦經濟特區的主要投資者來自日本,而最為動蕩不安的若開邦皎漂經濟特區的主要投資者則來自中國。

仰光《緬甸時報》副編輯頌烏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種布局實際上反映了緬甸當局在經濟建設上實施多元化戰略:在東盟、中國以及非東盟投資者之間實現相互平衡。而這種平衡,無孔不入地滲透在緬甸的地緣政治當中。

內政平衡:反對黨已成氣候

“平衡”,是目前緬甸內外政策的關鍵詞。2014到2015年的緬甸,正在面臨內政外交的兩大平衡局面。

緬甸總統吳登盛在2010-2011年的改革對於緬甸的改變深遠而且迅速。世界糧食計劃署緬甸辦公室主任季羅梅·弗里奧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實施改革之後,緬甸大量人口脫貧,而且“這個國家已經建立了相對成熟的公民社會體系”。在2008年,緬甸還是一個封閉的國家,互聯網使用僅僅限於涉外酒店。在遭受到嚴重自然災害的時候,駐緬甸的外國記者甚至很難通過網絡發出報道。到了2012年,仰光的居民已經可以隨時上網。由於價格稍貴的臺式電腦和筆記本尚未成為中產階級的必備品,“一半以上的人都在使用手機上網。”仰光一個人道主義組織負責人欽敦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緬甸的經濟因此獲得了迅速發展,最直接的一個特征就是仰光街頭已經出現了堵車,大量進口的廉價日韓二手車甚至成為中國向緬甸出口汽車的競爭對手。在政治上,長期被軍政府軟禁的昂山素季獲得了參政的自由,並當選為國會議員。政治民主化和經濟自由化雙管齊下,緬甸的政治和外交開始了重組。

重組,意味著打破原有格局。經過幾年的改革,在政治上緬甸的政局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性的節點。政治民主化,讓反對黨的基本盤不斷擴大。2015年將是緬甸大選年,緬甸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領袖昂山素季是否參加總統選舉,一度成為緬甸政壇的熱門話題。

“昂山素季是緬甸的政治符號。”頌烏說。奧巴馬三年里兩度到緬甸訪問,都與她進行了會面。不過,奧巴馬在本月來緬甸參加東盟峰會時雖和她見了面,但又公開表示對於昂山素季是否參加總統競選持不幹涉立場。

“她跟美國人的關系很近,所以中國人有了疑慮。”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所長林錫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2012年,中國在緬甸的萊比塘銅礦項目一度遭到當地人的反對而停建。緬甸國會為此成立了以昂山素季為負責人的調查委員會。數月之後,調查委員會宣布項目可以進行,但是“需要必要的改進措施”。看起來昂山素季似乎在向中國釋放善意,中國對她的回應則是透露出將要邀請她訪華的信息。但是在林錫星看來,中國對於昂山本人仍舊“有懷疑”,並在相關問題上與緬甸當局“區別對待”。

本月18日,緬甸議會宣布無法修改現行憲法,原因是時間倉促。法新社說,“該決定阻擋了昂山素季的總統競選之路。”根據緬甸憲法第59條的規定:緬甸聯邦總統必須深諳政治學、管理學、經濟學和軍事學等;還規定總統本人、父母、配偶、子女等不得有外國血統或外籍。而昂山素季從未有過軍事經歷,其已故丈夫和兩個兒子均為英國公民。

“她明年不見得當選總統。但是在國會,她的政黨應該可以獲得不少席位。”林錫星說。《緬甸時報》的副總編輯頌烏認為,雖然很早就把目光投到2015年甚至2020年的選舉,昂山素季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也未必能夠在國會獲得絕對多數的席位。按照軍政府時期制定的2008年憲法,緬甸國會當中25%的席位由軍方指定人選。鑒於現任總統吳登盛準備脫下軍裝參加競選,如果他順利當選的話,林錫星認為,這樣就會出現行政與立法上權力的互相制衡。

外交: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里

在外交上,恰如林錫星所言,緬甸在東盟中的地位和作用正在增加。2011年,東盟峰會決定緬甸擔任2014年輪值主席國,這是1997年緬甸加入東盟以來首次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2006年,因為受到外界的壓力,緬甸曾經放棄成為輪值主席國的機會。因此,按照日本《外交》雜誌的說法,2014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是對緬甸民主改革的“鼓勵”。剛剛在首都內比都結束的東盟國家首腦會議宣布將要在明年建成“東盟經濟共同體”,這成為緬甸外交上最耀眼的一筆。

內比都東盟峰會的另外一個看點,是美國之音這樣的媒體宣稱峰會可能在南海行為準則上有新的動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東盟峰會上出現類似情況:2010年的越南東盟峰會上東道國曾經借機發難。2012年柬埔寨峰會上東道國則將這個話題消滅在萌芽階段。按照林錫星的看法,本屆東盟峰會上“淡化”了各成員國對於南海問題的熱衷。很顯然緬甸不願看到類似問題影響中緬關系,因為中國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投資國,兩國在南海問題上也並無交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緬甸當局希望看見中國一家獨大。

頌烏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緬甸的貿易夥伴包括中國,也包括別的國家。”“不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這個道理誰都明白。緬甸的三個經濟特區是這種平衡政策最好的註腳:這個國家需要投資,它不排斥中國,但是同時也歡迎來自日本、東南亞和西方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