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20/148485.html

Airbnb 是一個起源於美國加州的創新短租平臺。通過它,家中有空房的屋主可以把房間短租給來自全球各地的陌生旅客居住。這種盤活閑置資源的商業模式啟發了Powertofly的兩位創始人,只不過後者出租和交易的不是房子,而是女性人才遠程工作的時間。
 

\這家女性技術人才市場網站,致力於幫助全球各地的企業尋找合適的高科技女性人才。求職者可以在網站上填寫個人簡歷,由網站派出專員進行視頻面試,隨後和有相關需求的企業進行對接,並協助公司和求職者處理跨國工資支付等財務問題。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時間中,Powertofly的客戶名單中已經囊括了一系列知名的國際品牌,比如華盛頓郵報,Buzzfeed以及赫斯特國際集團等等。

“當智能設備的全球普及以及互聯網溝通成本越來越低的時候,職業女性可以在實現職業理想的同時兼顧家庭。我們的目標是改變職業女性的生態,讓她們充分利用現有的科技,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遠程工作。”Powertofly的另一位創始人凱瑟琳·紮列斯基(Katharine Zaleski)毫不諱言,自己的網站有清晰社會責任,但這依舊是一門生意,有著清晰的商業模式和市場願景。

而被這兩位人士的商業模式和社會理想所說服的天使投資人並非少數。在現有的投資者名單里,已經包括了一批知名投資機構和個人,比如社會化資訊網站Buzzfeed 創始人約拿·帕瑞蒂(Jonah Peretti), 前華盛頓郵報公司董事長唐納德·E·格雷厄姆(Don Graham),以及紐約本土創投公司Lerer Hippeau等等。目前,第一輪融資金額達到100萬美元。

遠程溝通代替茶水間談話 準媽媽吃準女性人才市場

而創業的起源來自於創始人之一凱瑟琳的一場孕事。

在美國CNN和赫芬頓郵報等美國媒體屆有近10年工作經驗,時任美國在線媒體NowThis News主編的凱瑟琳去年突然懷孕了。她向好友米萊娜訴苦,不知道如何兼顧家庭和每天15個小時以上的工作節奏。隨後,已經當了母親並且正在擔任一家公司首席技術官的米萊娜向凱瑟琳闡述了科技變革賦予的遠程工作的可能性。兩人都覺得這是許多職業女性都需要面對的問題,為這批職業女性服務有巨大的商機。於是,兩個媽媽決定創業,並選擇了兩人都相對熟悉的女性技術人才這個角度切入。

米萊娜解釋了兩人之所以選擇這一市場的三大主要原因。

首先,全球企業對多元化雇員的需求越來越大,但人才庫儲備同質化嚴重。當Facebook,亞馬遜,谷歌(微博)等科技巨頭意識到他們的消費群體並不只是白人男性,而是來自全球各地各種族人群,甚至女性占大多數之際,他們會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在職員工中,女性員工占有比例不超過30%。更好了解消費者心理以及增強多元互動的要求,讓一批科技企業有意識地增加女性員工比例。但是女性技術人才的本地招聘人才庫同質化嚴重,讓科技企業往往難以找到合適符合多元化要求的女性員工。這為女性技術人才在線市場提供了空間。

其二,互聯網時代技術革命帶來產業巨變,加快人才流動。更多企業歡迎跨時區工作模式,而一批國際化企業的跨時區協作需求越來越高。特別是新聞媒體公司,可以通過招收不同時區的雇員,來完成真正24小時的全方面報道和運營。而當下,傳媒行業也是受互聯網革命沖擊最大的重災區,人才流動和更替更為頻繁,因而成為現階段Powertofly最主要的客戶之一。“所有媒體都知道,現在受主流受眾群歡迎的寫手,也許很快就被淘汰,或者需要增加新的技能,也迫使傳媒行業在不斷地尋找新鮮血液(new cool kids),我們可以幫他們在全球範圍內尋找合適的人才”,出身媒體屆的凱瑟琳對記者坦言。

其三,溝通工具成本大幅降低帶來辦公文化革新。一方面是類似智能手機以及互聯網等溝通工具成本的降低,另一方面是金融危機之後,小而美的公司節省辦公開支的需要。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接受讓部分或全部員工選擇在家辦公的形式,而推動了遠程辦公的接受度。

而當被問到,如果團隊不每天見面是否會疏遠之際, 凱瑟琳表示,其實並沒有。因為通過互聯網,團隊成員依舊可以進行網上“茶水間”談話,講些小八卦。而以前在辦公室的時候,反而所有人都會盯著自己的屏幕,“如果你不小心眼神飄到周圍的人,他會給你很明確地信號,他不想跟你說話。”

女性融資性騷擾頻發 全美女性創投人員僅占11%

那麽,在創業過程中,女性又會遭遇哪些不同於男性的困難呢?

“我們是幸運的,並沒有遇到過性騷擾的事情,但是時不時會聽到朋友說起。曾經有女性創業者去試圖接觸一些創投人士,結果對方就開始動手動腳”,凱瑟琳說到女性創業難的時候難掩憤慨。

不僅在科技企業中女性職業占比相對較少,而且根據Pitchbook的數據顯示,女性創業者人數在過去十年中雖然有所攀升,但絕對占比仍處於弱勢。2013年上半年由女性擔任創始人的初創企業占到所有初創企業的13%,而十年前的比例為4%。

“當性騷擾以及融資難的問題時有發生之後,也讓我們覺得除了應該有更多的女性創業者之外,還應該鼓勵更多的女性創投人士。如果錢總是握在少數男性手中,不平等總是會發生。”而根據全美創投資本協會統計數據顯示,當前創投界的女性職員占比僅為11%,遠低於男性89%的占比。

“也許通過介紹更多的女性技術人才進入科技巨頭會是個好的開始”。數據顯示,在美選擇創業的女性有一批來自於科技巨頭,包括亞馬遜,Facebook,谷歌等等。

米萊娜很自豪地表示,現在在Powertofly的平臺上投遞簡歷的求職女性已經橫跨6大洲,56個國家,236個城市,其中也包括來自中國的就職者。兩位創始人在采訪過程中向我展示著一位遼寧的候選人遞交的簡歷材料,“我們願意幫助發展中國家的女性獲得更多展示自己才華的機會。”

采訪結束之後,凱瑟琳匆匆離開,她說她要陪孩子去遊泳。而遊泳結束之後,她還需要繼續處理一些公司業務,但是不用再回到辦公室來。這是她以前從未想過的生活狀態,“謝謝科技,謝謝這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