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394

img_5473f944425ab

瑞銀集團指出,中國1萬億美元的未進行對沖的外匯債務正面臨風險,因市場預計美元將上漲。

瑞銀集團亞洲銀行研究主管Stephen Andrews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由於不斷擴大的國際貿易以及放松的外匯管制,中國正面臨匯率和利率上前所未有的變化。

Daiwa Capital Markets估計,自2008年以來,約有1萬億美元的套息交易資金進入中國,從中國和海外的息差中獲利。Daiwa Capital Markets認為明年人民幣將下跌5.7%。

Andrews說,

受美國加息,中國降息影響,人民幣或將在2014年兌美元下跌2.8%。資本管制和創記錄的外匯儲備將幫助中國央行應對任何類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情況。亞洲金融危機時期,企業難以償還外匯計價的債務,因為本地貨幣下跌。這很快就會帶來麻煩。簡單來說,你沒有為借款進行對沖,並且使用了杠桿,你就承擔了風險。

Andrews稱,背後的邏輯是這樣的:大陸公司存款20%以獲得本地銀行的信用證。他們用該文件從香港銀行獲得低息美元貸款。香港銀行將信用證看做由保證人完全擔保的無風險支票。

Andrews說,

公司將這些美元拿回中國大陸,將其作為抵押品,獲得更多的信用證,進一步提高杠桿。這些資金隨後被用來投資中國高收益、高風險的信托產品,或者股市。其獲利被用來償付美元借款。

據香港金管局,香港銀行業與內地相關的借款在今年9月底達到3.06萬億港元,為其總資產的14.7%。Andrews稱,他預計這個數字要更高。

Daiwa經濟學家Kevin Lai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市場上有大多的廉價美元讓大家借貸,如果你把錢放在中國大陸,息差加上貨幣升值大約每年為5%,為什麽不呢?

Lai預計自2008年第一輪QE以來,已經有1萬億套息資金進入中國大陸,其中3800億美元資金偽裝成貿易資金流入大陸。

在美聯儲將2008年將利率調至近零水平,並推出QE以來,全球市場充斥著現金。同時,穩步的增長和緊縮的貨幣政策推高了中國債券的收益率,使其與美國國債的息差加大。10年期中國和美國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差距在2011年達到235個基點,此後縮減到154個基點。

Andrews說,

金融危機前的泰國和今天的中國之間的相似之處是有限的。套息交易的金額相對於中國9.2萬億美元的GDP來說相對較小。中國總體貸存比健康,並且中國6月份外匯儲備達到4萬億美元。

研究咨詢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中國經濟學家Chen Long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中國的海外債務與經濟同步增長,銀行業也足夠健康,可以吸引利率或匯率變化帶來的風險。人民幣受到中國央行的管制,沒人有足夠的資源和中國央行的外匯儲備叫板。

目前,人民幣已經跌至6.2260處,為2009年來首次年度下滑。中美兩國的貨幣政策再次分道揚鑣。美國經濟情況的改善讓美聯儲在10月結束了QE,並計劃於明年加息。而中國央行上月意外降息,為2012年來首次。

Bocom International Holdings Co中國研究部主管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美元套息交易的吸引力將在明年下降,改變資金流入中國的趨勢。

盡管中國的貿易順差在11月達到574.7億美元,出口增速卻放緩至4.7%。這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政府打擊虛假貿易的影響。大陸向香港地區出口僅增長1%,而在10月和9月分別飆漲24%和34%。外匯儲備在三季度跌至3.89億美元。

Daiwa的Lai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多年來,中國一直提供高收益,吸引了許多美元流動性。許多的貿易都是虛假的,僅僅是短期投機性資金的流動。當這些錢撤離中國時,影響將是巨大的。

惠譽的分析師Sabine Bauer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盡管向用信用證做抵押的中國公司借款讓香港的銀行業避開了公司風險,但是卻沒能避開中國金融風險。中國的壞賬余額在三季度大幅增長,增幅創下2005年來最大。如果中國的銀行系統存在問題,這將影響到香港的銀行業,其流動性也將收緊。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