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5   NM

 

警訊都有話:「騙徒嘅犯案手法,係層出不窮嘅!」但你我身邊,都仍然有不少人落疊。今次的個案,被欺騙的不單是金錢,還有感情。

任貨倉出納員的阿蓮,於四個月前,收到實德環球(487)旗下實德環球金業的經紀Cold Call。對方隨後每天致電,在聽筒的另一邊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未見過面已主動叫她「契媽」。兩人第一次見,經紀即露出真面目,要求「契媽」開戶投資「黃金價格」。當正對方契仔、迷得瘟瘟沌沌的阿蓮,聽話拿出二十多萬血汗積蓄買金。兩個月間,蝕晒!

這類「倫敦金」騙局,由八十年代叫人填問卷、送禮;到如今進化以WhatsApp、WeChat賣personal touch。舊酒新瓶,結局一如以往:血本無歸。

外表如普通牛頭角師奶的阿蓮,今年五十多歲,在葵涌一間貨倉做出納員,一做竟然二十年。歌仔都有得唱:生活靜靜似是湖水;兒子早已長大成人,有自己的生活,雖同住但甚少交談,與丈夫的生活亦乏善足陳,簡直無話可說。她平日的工作,就是聽吓電話點吓貨。她說自己悶到要晚上走到茶餐廳做幾小時兼職。她說:「唉,返到屋企,咪又係對住部電視機!」

四個月前有一日,一個不知名的電話,打來她公司枱頭,為她平凡的生活,泛起了陣陣漣漪。對方是一名叫黃棟的實德環球金業經紀,「喂,你係咪陳小姐呀?」剛巧阿蓮姓陳,話匣子就這樣打開。阿蓮隱約記起兩年前,已接過這名經紀的電話,當時因工作而無暇詳談,今次再聽到這聲音,覺得雙方有點緣分,便聊起來,「佢每日打嚟,落雨問我有無帶傘,有無飲水,問我鍾意食乜,話買嚟俾我食。佢話自己二十五歲,同我個仔差唔多,我聽聽吓覺得佢把聲都似我個仔!」打蛇隨棍上,知道阿蓮愛錫兒子,但關係疏離,黃棟開始稱呼阿蓮為「契媽」。阿蓮說:「我話咁核突,但佢唔理又繼續叫。」記者翻睇兩人的微信對話,大部分都契媽前、契仔後,如「快的覆契仔啦」、「我瞓喇契媽」等。

夢中俾錢「契媽」旅行

一聲「契媽」之後,黃棟在這時候,開始露出接近阿蓮的目的,「佢同我講,之前買金賺咗好多錢,如果契媽俾錢佢投資,中秋節契媽就有錢去旅行啦!」阿蓮聽過不少有關倫敦金的騙案,但黃棟跟他強調,她投資的是「黃金價格」而不是倫敦金,而且能「輸粒糖、贏間廠」,「佢話金價跌兩蚊就同我止蝕,賺就唔會同我止賺。佢仲會每日清倉,可以隨時拎錢走。」加上黃棟指實德是上市公司,信譽有保證,阿蓮不虞有詐,便應黃棟邀請,去公司附近茶餐廳見面,這次是這對契媽契仔首次見面。「阿仔知道咗,仲叫未來親家打俾我,叫我唔好去,我打俾黃棟話唔去喇。」怎料黃棟向阿蓮撒嬌說:「我已經換晒靚衫喇契媽,你唔係叫我換番衫呀。我阿媽今日生日,我都寧願約你呀。」阿蓮唯有應約,過程中把與黃棟的對話錄音及拍照,當做買個安心,而黃棟並不反對。這次第一次見面,阿蓮就決定開設戶口,並投資七萬元,過了兩日黃棟一早就打電話給她,「契媽,我同你賺咗幾千蚊喇。」幾天後,一如所有的騙案,由於投資可升可跌,劇情逆轉。這天蝕掉萬多元,那天又蝕四萬多,契仔致電契媽安慰說:「我哋唔係蝕緊錢,我哋依家係捱緊價!」但由於戶口按金不足,故要求「契媽」補倉,「最初我唔肯,但佢好惡鬧我話:『你都唔明!都話唔係蝕錢,我自己都用咗六十萬去買,點會呃你,用多少少錢就可以贏番晒。』」「仔迷心竅」的阿蓮,覺得像被兒子點化,故再拿多三萬元出來,但最終一樣「輸晒」。

夢醒一日利息千元

這時阿蓮才細心翻閱手上的日結單,發現不少問題,「佢話同我即日清,但好多日都無清。」由於合約以美元結算,付港紙的阿蓮變相是向實德借美金交易,故每日都要付利息,一日幾百至一千蚊。阿蓮激動說:「如果我知要收息,你用棍打我一個月,我都唔會買!」而黃棟雖然講到明會每日清倉,但現實是部分合約過夜並未平倉,故又要補倉。經契仔又氹又鬧,她再拿出十萬,「佢話有咗呢筆錢,就可以走到好遠。」結果是,一、兩星期後,又輸掉。記者話阿蓮貪心,阿蓮無奈回應,「最初係,但無幾耐我知道蝕咁多,我寧願輸晒個十萬就算,但黃棟話你睇在契仔份上啦,我太信佢。有次我搵佢成朝都搵佢唔到,仲擔心佢出意外。」最終由於無錢再補倉,阿蓮堅決斬纜,取回萬多元,其餘十九萬元石沉大海,她說:「我當時無嬲佢,仲同佢講:『算喇,將來阿仔結婚,你都嚟飲啦。』」阿蓮一向有投資股票,但多數買銀行股、貪股價穩陣,她對投資黃金只一知半解,輸掉近廿萬,她拿着一疊疊日結單研究點解,她才終於發覺:「有幾次佢朝早打嚟,同我講今日睇升,但轉頭升咗少少就同我放,走去沽貨;明明有六張合約喺手,佢就同我講只買咗四張。佢仲話過跌兩蚊止蝕,都無做到,我叫佢每次買賣之前打電話俾我先決定,但佢打得幾次!」記者睇過日結單,每日交易頻繁,例如今年十月十日,即日買出買入的合約,總共已有十多份。阿蓮開始覺得不是投資失利,而是遭人騙財,她想找契仔投訴,但對方已無聽她電話,故她希望轉向實德追討。

實德無賴回應

記者上週五跟隨阿蓮,到實德位於上環永安中心的辦公室,想找黃棟對質。但黃的上司江先生指他已離職,阿蓮質問對方,她買的是倫敦金還是黃金價格,江先生說:「係買緊倫敦金,佢點同你講,唔關我事o架。你覺得有問題,你最初又唔cut咗個戶口?總之黃棟有同你交代乜嘢價買乜嘢貨,你自己都有日結單o架。你哋點溝通我唔知道,你同我講都無用。」江先生拿出一份阿蓮簽署、授權黃棟操作戶口的授權書,說:「你自己簽o架。」合約條款中,說明代理人可全權操作戶口,而實德無須為授理人任何行為或疏忽負責。至於明明睇升轉頭沽,另一位同事鄭先生回應說:「佢不時都要睇實,個市會轉o架。」他還帶點諷刺說:「係喎,佢知道市幾時升幾時跌,唔怪得辭職唔做啦!」他們提議阿蓮,「如果你覺得有問題,你最好去報警。」阿蓮已試過報警,但警方不受理,她為「報復」,影印了一疊寫着騙徒黃棟的照片,既貼在實德寫字樓的正門,又落樓下周街貼。阿蓮的家人已知悉事件,並怪責她易上當,令阿蓮很傷心。牽涉的實德環球金業,是上市公司實德環球旗下,由楊受成弟弟楊海成創辦。記者往上址觀察,出入的都是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士,記者說想聯絡投訴部門,江先生說:「佢哋都係搵番我o架咋。」

由於此類經紀無須牌照亦不受證監監管,過去有關投資倫敦金的投訴,已屢見不鮮。但橋唔怕舊,最緊要受。由最初用問卷、送禮物,引人開戶口,到現在用WhatsApp、玩line漁翁撒網,大賣溫情,騙徒也懂得「與時並進」。有行內人說:「有經紀專登要你短時間內蝕多啲,令你想甩身都難。間中先替個客短炒賺少少,等你信佢。一有機會,又將贏咗嘅輸番落去。」事實上,經紀賺佣金以每張單計,單邊佣金兩點子,一買一賣賺逾三百元,愈開得多單、佣金便愈多。百利好金業(香港)研究部董事黃耀明說:「佢哋睇嘅係好短線嘅波幅,呢類黃金係無任可規管,經紀亦唔需要有牌照,買賣守則都係公司自己定。」既然政府無監管,唯有師奶自己提防,契媽千祈唔好咁易上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