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xueqiu.com/7730004385/35425998

如何正確看待當前的兩融?
管理層高高舉手,是不是重重落下,還有兩個鐘頭即見分曉,這里就簡單叨叨幾句。從去年10月份起來的這波大行情,最具爭議的就是,純粹依靠杠桿資金推動。這被很多基本面派認為,沒有基本面支撐的行情,最終都會打回原形。這次兩融的排查,被很多人看成黑天鵝。
我的基本看法是,自10月份以來的這一波融資盤的大規模急速擴容,實際上就是當前中國整個宏觀經濟基本面的一個縮影。我們如果有心,去翻查一下人民銀行的貨幣供應量表,就會發現自6月份M2達到14%的高點以後,下半年整個M2始終平穩在120萬億左右,直到最後2個月才沖回122萬億。
6月1209587.20
7月1194249.24
8月1197499.08
9月1202051.41
10月1199236.31
11月1208605.95 
12月1228400.00
從央行年末發布的報告的措辭來看,管理層其實對12.2%的增速是不滿意的。那也就是說自6月份以後,實際上並不是央行在降速貨幣供應,恰恰相反而是在盡一切可能加油門抵抗通縮。
為什麽會進入通縮?很簡單,內外交困,土地是過往中國最大的信用創造的源泉,而現在房地產增長停滯;地方政府是過往中國最大的投資實體,而現在由於地方債務和高壓反腐,整個地方經濟陷於怠工停滯的局面。另外一方面,國外美元,美國經濟數據,在三季度急速走強,強美元周期基本確立,這意味著世界範圍內的美元流動性已經開始枯竭。央行年末報告來看,外占只有6000億,比去年少進1萬億的水平。

面臨這樣內外交困的局面,當前央行唯一的彈藥庫只有那鎖了4年的20%的準備金,這是中國央行唯一一幅家當,在美國沒有正式加息之前,動用最後的子彈是相當不明智的。因此管理層就需要盡一切辦法,在不降準的情況下,尋找杠桿窪地來創造貨幣信用。

一個杠桿窪地,就是中央政府的資產負債表,這一塊其實在4萬億中受到的沖擊相當有限。所以我們可以看到6月份以後,李博士和fuckway,批條子像竄稀,希望依靠中央主導的基建項目來對沖地方政府的投資下滑。

而另外一個杠桿窪地,其實就是當前的股市。我們可以看到本輪行情起來之前,國有大藍籌,平均股息率都在6-7個點,而兩融利息也不過就是8個點,凈風險溢價不過1個點,甚至像上汽這樣的奇葩分紅完全可以覆蓋利息。而且這些大盤藍籌,幾乎都是國家信用,沒有誰會相信工商銀行會倒閉。因此他們就成為了管理層創造信用,對沖民間投資下滑的最好工具。利用工商銀行的股票融資,和在上海批出一塊土地進行貸款所創造的貨幣沒有本質的區別。

我們可以看到,10月份的時候,兩融余額不過是3000億超過,4000億不到,而到了12月末急速擴張到了1萬億規模,整個增幅將近7千億。而整個M2從10月到12月僅僅增長了1.9萬億,也就是說這3個月里,有超過1/3的貨幣供應是股市創造的。12月低,央行和銀監會發文,將非銀金融同業存款並入內存口徑,且不收準備金,這實際上就是將資本市場作為一個新的信用創造機器引入中國經濟。在當前這個局面之下,對於正在喪失貨幣創造能力的中國央行來說,任何一元的貨幣信用都是致命的。如果沒有歲末這3個月的行情,創造的7000億元貨幣,整個M2增速將不足12%。這就是為何,兩融和股市高位運行數個月,監管層都漠視不管的最大原因。


那麽對於這次的兩融排查,我們又應該怎麽看呢?我們需要非常關註這一事件的時間節點,正好是瑞士央行宣布取消下限遭致全球動蕩的隔天。我認為,這應該是政策當局,對瑞士央行這種黑天鵝造成全球沖擊有所憂慮,在為動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做準備工作,對水位已高的部門就要騰出一些庫容,以防額外的風險沖擊。

換而言之,這次的排查,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如果外圍風險不高,對內影響有限,那麽證監會高高舉起,輕輕落下,應付一下了事;第二,如果系統性風險蔓延,那麽也是證監會左臉給個耳刮子,央行右臉揉一下,嘴巴里再塞一個甜棗。

對於陷於通縮憂慮的中國央行,當前是,萬里長城一塊塊磚都不能少,少一塊磚,就要找兩塊來補。貨幣余額里少7000億,那麽新的一年創造貨幣的任務就要翻一倍,創造1萬4千億。對於當下整體缺少貨幣創造能力的中國經濟來說,這無疑是不可接受的。


萬里長城永不倒,千里黃河水滔滔。@學經濟家 曾經說過,拉動股市,不是發鈔勝似發鈔。在這里,我覺得非常有必要反複再回顧一下,去年1月份黃奇帆的一篇講話。這篇文章對於我們如果正確地認識股市和兩融市場在通縮周期內的重要作用是非常益處的。

“信不信今年過年消費量會比去年少?股市里錢少了,中國1億多股民就代表了1億多主要的白領消費群體,我們會因此有很多意外的困難。”黃奇帆判斷。

他分析說,過去幾年中,美國股市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的13000多點暴跌到6000多點,但是兩年時間內就恢複到了24000多點,這表明美國經濟在金融領域內已經渡過了難關;日本股市在過去20年中一蹶不振,持續在15000點附近徘徊,但在去年一年中由15000點變成了25000點,上漲了60%。

“如果中國股市從2000點上漲到了2500點,這個500點相當於股市市值上漲了25%,現在中國股市市值是3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漲20%就是6萬億,這里面可能有4萬億元是企業的增值部分,企業就會增加融資,散戶及普通股民只占1/3,相當於6萬億增值部分中有2萬億是股民的,股民會拿其中10%來吃掉、用掉,相當於有2000億元用於消費。


“所以不要以為股市跟我們無關,如果股市沒有景氣起來的話,消費也會有影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