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xueqiu.com/9264015334/35400805

2015.1.19日 祭奠行將死去的市場精神
    2015.1.19必然成為證券史上一個沈痛的日子,並不是因為即將到來的指數暴跌,而是因為在這天,兩個條例實施了。
     也許更多的人會關心對中信證券的處罰,或者銀監會重申禁止貸款資金進入股市這樣的規定。但是這些規定和1月19日即將實施的兩個規定比起來,好比九牛一毛。
     一個是《公司債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另一個是,另一個連條例名稱都沒有了,幹脆就是一個通知,禁止向帳戶資產低於50萬的投資者提供融資融券服務。
      先說第一個,第一條例絕對是語文是體育老師教出來的典範,市場經過多番解毒,仍然留下了幾大懸疑,一,可轉債和可交換債是不是受到此條例約束;二,200人人數限制是限於發行時期還是轉讓時期。從征求意見稿到正式搞,連一個解釋聲明都不發,可見條例制定的嚴肅性,邏輯性,合理性都很成問題,倉促實施中也並沒有聽取過市場意見,甚至在執行過程本身都如此草率倉促,以至於對個別券入庫出庫的解釋出現嚴重分歧已經給投資者造
成了巨大的損失。
     不過不管怎麽樣,有幾個事情是可以確認的,第一,低於三百萬資產的散戶就只能買買信用3A的債券了,比如兩年前的華銳債;第二,就是以後的信用債基本也沒得質押可以做了。打個比方,如果明天你眼睛睜開來證監會突然決定買股票的投資者必須是有100萬資產的投資者,每個股票單比成交額度必須在10萬以上。你是什麽感覺?你會不會有要打他的沖動?難道就因為我們債市的投資者都是理性的投資者好欺負就挑軟柿子捏?其造成的結果無非就是信用到不了3A的企業的一條融資渠道又被堵死;散戶想買買債券吃點利息的投資渠道又被堵死。當然這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對公平精神的踐踏,人為制造門檻,而且在政策制定上的隨意性溢於言表,絲毫不管投資人死活,只是因為我們不是所謂的“大多數”?另外一個副產品是滋生了大量尋租的空間,比如一個企業債如果不想降級,那麽評估公司的作用
就顯得無比重要,那麽其中產生的故事,你懂的!還有如果散戶想投資債市那麽只能假手基金等資產管理產品,雁過拔毛自不必說,其中的道德風險增加幾許呢?散戶面對機構已經有巨大的不公平了,現在還要繼續認為制造這種不公平,市場三公原則你擺在哪里?
       另一個就是證監會突然提出對資產不滿50萬的投資者不能提供融資融券服務,這個限制實際上比最初訂立規定的時候更嚴格,也就是意味著沒有50萬的用戶徹底剝奪了他們避險的權力,只能看著所謂大戶們在市場上噴雲吐霧。曾記得在2014年上半年證監會言之鑿鑿將融資融券門檻的權力下放到券商層面自決。現在卻突然一聲不吭就搞突然襲擊,是不是覺得市場好了就卸磨殺驢。而且從公布的券商違規行為來看,券商的違規行為均不涉及兩融門檻問題。那麽個別券商的違規行為要全體投資者一起挨板子。這到底是保護投資者還是在傷害投資者。
      說了半天,其實這些都是表象。作出這些決定的背後,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證券市場中的靈魂之光,契約精神的熄滅。去年兩個違約債的剛兌,表面上皆大歡喜,實際上正是這種喪失的標誌,少數人通過不理性的手段維權,最終取得了債券兌付的勝利,這是他們個人的勝利,卻是我們群體的失敗,意味著這個市場契約精神的失靈,也意味著市場花了多少年建立起來的信用體系的崩潰。
     事實上這種事情並不是第一次而是慢慢發酵的。
     下錯單了,求安慰,求追索,哭爹喊娘要上吊,結果對手盤只好吐出來。
     買了理財產品,虧損了,鬧營業部,鬧上訪,結果證券公司乖乖賠錢。
     看上去好像都是皆大歡喜的結局,但是實際上呢。以破壞整個市場契約精神為代價了。而這個代價,會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報應在每個參與者身上。所以證監會大筆一揮,從源頭杜絕這類事情的發生,幹脆把你們統統拒之門外。然後美其名曰,保護中小投資者。
     對此,作為市場參與者的我來說,無能為力,也只能逆來順受。因為我不索賠 ,不堵門,不維權,不去營業部討說法,也不會站出來說,這個錯單不能賠,賠了就是對全市場的不公平。
   只能寫一篇文章祭奠我曾經為之付出了無限韶華的市場。
   少數不理性的人,剝奪了大多數人理性的權力--祭奠行將死去的市場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