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1143

本帖最後由 晗晨 於 2015-1-18 19:26 編輯

那個愛唱歌的女孩在天堂唱起《生命的河》
作者:格隆

上周證券市場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但周末,格隆並沒太多去琢磨股票,而是花了很長時間聽下面這首名為《生命的河》的歌,一遍又一遍地聽。


生命的河
喜悅的河
緩緩流進我的心窩

我要唱一首歌
一首天上的歌
頭上的烏雲
心中的憂傷
全都灑落


聽它不是為了趕時髦,只是為了祭奠一個名叫姚貝娜,無比喜歡唱歌,平凡如鄰家女孩,但已於前天已經逝去,用至短至暫的33年來詮釋自己生命的武漢女孩:活過,愛過,笑過,做了自己喜歡做的事,並為此綻放過。

祭奠她,是因為她身上的那種普通人的人性的美好:努力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四歲學琴,九歲登臺,天生一副好嗓子,摯愛音樂,“在唱歌方面非常執著,不是一般執著,每天想的就是唱歌(姚父語)”,從生命之初,一直唱到生命終止;在2011年罹患乳腺癌,接受了乳房切除手術後,毅然裸身替公益組織粉紅絲帶乳腺癌防治運動代言,鼓勵所有乳腺癌患者積極面對,鼓勵整個社會關愛乳腺癌患者群體;在身體剛有所恢複時立即登臺獻唱,哪怕因此咳血;在2014年癌癥複發時於1127日寫下最後一篇微博:“躺了將近一個月了,現在憋得,我真想唱歌啊”;在生命最後六七天都沒法說話,而在此前說的最後幾句話是對姚爸說的:爸,我呀,其實不怕死,但我死了爸媽怎麽辦?我最難過的是白發人送黑發人。還有就是,我的歌迷對我那麽好,我舍不得他們。然後她就哭了,哭完又很快擦幹眼淚說,我要把遺體和眼角膜捐了。

醫生說:她的眼睛,漂亮。

16日下午姚貝娜離世後不久,眼科醫生為其做了眼角膜摘除。17日零時,受捐贈的23歲的四川涼山州的小夥子重見光明——從此,他將再也不用在黑暗中摸索。

想起一首歌,歌名叫:你是我的眼!
你是我的眼 帶我領略四季的變換
你是我的眼 帶我穿越擁擠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 帶我閱讀浩瀚的書海
因為你是我的眼 讓我看見這世界就在我眼前

生命中總會有一些很普通很平凡的人和事讓你感動,讓你熱淚盈眶。而我們就是在這樣的眼淚和文字中提醒自己還活著,提醒自己還有夢想和最求,還有一顆悸動跳躍的心。

在中國各種勢力的造星造神運動中,姚貝娜非常普通,甚至算不算“星”都不知道。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姚貝娜都對得起自己短暫生命全力追逐的夢想:音樂。四歲學琴,奮發考入無數人向往的中國音樂學院聲歌系,之後入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政治部歌舞團,2008年獲得第十三屆CCTV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流行流行唱法金獎,更是成為青歌賽歷史上唯一的百分歌手。2012年,姚貝娜被劉歡欽點獻唱電視劇《後宮甄嬛傳》主題曲《紅顏劫》及劇中全部插曲,又被馮小剛欽點獻唱大型戰爭劇情篇電影《1942》主題曲《生命的河》,《畫皮2》宣傳曲《畫情》,《漢武大帝》等多部著名影視劇歌曲。20137月參加《中國好聲音第二季》,一曲《也許明天》驚艷全場。並曾於2007年、2010年和2014年三次登上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並在2014年春節聯歡晚會零點倒計時前獻唱歌曲《天耀中華》。

這一切,在她34歲不到的時候戛然而止。

如夏花一樣絢爛,如驚鴻一般短暫,是否說的就是她這樣的人,和她的生命?

再遠不過生死。生死並不可怕,亦無可惜。可惜的是在最美好的年華離世,在多年奮鬥,才情正要肆意綻放的時候離世。她才33,她太年輕了!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悲劇是將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你看,也就是所謂的上帝也是會嫉妒的?!

格隆在想:如果是我自己,經過艱苦奮鬥,在離夢想無限接近的時候卻需要面對死亡,我能做到如此的坦然,如此的達觀,如此的無憾嗎?

格隆與姚貝娜幾乎沒有交集,之所以在今天坐在這里寫這麽些文字,只是因為格隆對所有美好事物的天生向往。格隆出身鄉野,五音不全,但總能被偶爾聽到的一首歌或者一部音樂打動。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文字在音樂面前是多麽的蒼白無力。古人雲:言之不盡,歌以詠之。表達的應該就是我這種心情?所以,在格隆眼里,音樂如同唐宋時期的詩詞,天然代表著雅致、高貴與美麗,也讓格隆對愛好音樂、從事音樂的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艷羨與景仰:因為他們在追求美好的事物!印象中多年前一個淅淅瀝瀝的雨天,少不經事的格隆貿然闖進了武漢音樂學院(姚貝娜就讀的是武漢音樂學院附中,這可能是和她兩個生命個體中僅有的交集),院內一個女生在屋檐下彈奏著鋼琴,格隆聽得如癡如醉,以致多年以後那首曲子還會重回夢中。

很多年以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才知道那首美麗的曲子有一個同樣美麗的名字“夢中的婚禮”。

而在姚貝娜身上,看到的不單是音樂自身具有的那種天然的美麗,更多是她身上那種如你我般最普通人身上人性的美好,就像她的單曲“心火”的獨白:


因為我曾和惡魔鬥過幾回合
就算它極端恐嚇
不握手言和

因為曾去日無多
才懂我想成為的我

寧可壯烈地閃爍
不要平淡的沈默

我的心就是火
燃燒在每一首我唱的歌
聽到的人為我證明了
這世界我來過


此情可待成追憶。
天堂里應該沒有病魔?那個愛唱歌的女孩會在去了天堂後繼續唱那首《生命的河》?她會唱一首歌,一首天上的歌,唱到頭上的烏雲,心中的憂傷,全都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