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1142

本帖最後由 jiaweny 於 2015-1-18 19:32 編輯

亂侃中國股市:炒股票,跟黨走!
格隆匯:chris(作者微信anqi-anqi-anqi-anqi)

我的理解,中國股市是個政策市。但需要密密切切地揣摩和追蹤執政者的心思去炒股嗎?那你看我這篇文章就當這是個神經過敏的家夥的囈語吧。

這些年炒股,我一直都喜歡消費股。總覺得一切經濟的發展成果最終會流向於中產階級的荷包,消費是最後的歸宿。美國不是建立在消費主義上的國家嗎?巴菲特不是靠可口可樂和卡夫這些消費公司發家的嗎?那都是大道理。真正的道理是我看見身邊的富豪,賣飲料的、開餐廳的、賣衛生紙的、一直做到匯源和恒安那麽大,於是被打動了,這是我看得見摸得著的行業。這不是什麽銀行地產高端裝備軍工和高鐵,消費是我真實懂得的接地氣的股票。而我,也靠這個積累了我的人生第一桶金。

再趕上一波中國人赴港購物大潮,和奢侈品狂潮,前幾年的一些消費金股可以讓人賺上幾倍,比如莎莎、味千、六福、利福、張裕、青島啤酒、恒安等,國內大佬們熱愛的茅臺自然也不在話下。沒人看上的女人胸罩股安莉芳,我也覺得好愛。

怎麽說呢,那是一個時代,一個浮華世界。但已經過去。

現在有誰可以想起那位叫楊達才的西北小官,兩年多前,那天他微笑救災,出名的除了他的不合時宜的smile,還有他手腕上戴的那塊名表。那可是一塊小官應該買不起的豪華表。那一天我心里打了一個趔趄,因為我手里拿著亨得利的股票,心想,不至於吧。然後,亨得利後面的命運和其他許多股票一樣,被腰斬。

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在一片聲討和人肉楊達才的網絡風雲中,迎來了新一屆政府,並從此開啟一場反腐反奢侈的浪潮。楊成了第一個撞上槍口的。從此,某官抽了一種名煙、中電主席李小琳穿了一套過萬的名牌出席兩會,甚至私企大佬許家印系了根愛馬仕皮帶開會……,都成為一個時間段一個小時代的標誌。其結果是再開一屆大會時,許家印先生的皮帶換成了七匹狼。一周前,我看見哈爾濱消防員遇難的事故,視察的官員穿了一件羽絨服,被網上眼利的人說成是幾萬一件的奢侈品;我啞然一笑,心里嘀咕一句:“這是新政府當政哦,你這bendan竟敢穿得出來”!

上屆政府時代,回想起來,的確,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國泰民安鼓勵消費甚至比拼高端消費的氛圍。那會兒,除了上述穿在身上的那些行頭,A貨都賣得極好極好的LV包包,還有中石化藏了幾千萬的茅臺酒裝了幾萬元的水晶燈。那其實也不算什麽,要看數量級那麽必須要算上媒體報道的某些官員們去澳門賭場一場豪輸幾百萬一月輸個幾千萬上億。時空一切換,就到了一個月前。我們在電視機前卻看見了傅成玉老總接受中紀委問話的場面。傅叔叔沒事,有事的是蔣潔敏等等。傅叔叔在中海油的成就是漂亮的業績和讓人欣慰的股價。我早年在中海油也賺了一點錢。鑒於我對於傅先生的好感,我琢磨為什麽我會看到電視節目將一個指標企業和指標人物作為一個秀,放在新聞聯播:那是為了讓你感受反腐的氣場,它還在,它還要繼續。

兩三年來,加入腰斬股行列(這里腰斬就是寓意大跌的意思吧,不嚴格跌一半的意思)的股票有幾多呢?普拉達、LV、帝亞吉歐、亨得利、莎莎、金莎、白酒品牌N個、廣州友誼燕莎百盛高端百貨N個、張裕、等等。這一張消費品的清單看下去太長太苦逼。
比較具有指標性的一個上市公司叫做湘鄂情,這個牛逼的餐廳開在軍區和政府的大院,接受著官場奢華吃喝的滋養,突然間盛宴就完場了。它的完場沒有夜總會“天上人間“那麽壯烈和轟動,但肯定虧死了不少股東。還有太多沒有登上這個榜單的行業,比如某EMBA很難開下去了,某高爾夫球場關門了,以及中國富豪去法國收購酒莊嘎然而止,甚至有人掛牌出來賣了。等等。

一只平民百姓化妝品股在本周宣布業績低於預期,理由是反腐導致高端套餐禮品裝難賣。留意莎莎是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桶金,一只數倍股,並非奢侈品,但它的業績仍然是這麽難看。剛過去的2013年中秋節,沃爾瑪宣布中秋月餅銷售大幅下跌,理由是反腐導致禮品需求大降。

這一切,說明反腐的影響力還未消退。這會兒,你回頭一想,才夢醒吧,大消費鼎盛的時代已經終結。

習總跨進慶豐包子的那天,我沒有特別感覺,老實說我挺喜歡吃包子的。然而從那時開始,一個平民化,厭惡腐敗,有政治潔癖的政治家明顯開始影響和不斷改變中國。是的,我的母親,是一個有一粒剩飯你把它扔掉她也要嘮叨的人,因為她經歷過極度貧困的年代。於是,不難理解,習總,出生陜北,文革期間下放的這樣一個人生,你可以想象他那一代人的典型特征—節儉。習總發起的反腐在官場,壓制高端消費,這是一種收斂效應。對於平民百姓自然成為一種榜樣。當一個高管不再穿著阿瑪尼的西裝出來開會,國企領導也不會笨到拿著愛馬仕的包包去出席,那麽你來談生意的民企人物也不會戴著一塊百達翠麗表用一只萬寶龍筆在那兒擺譜式的簽約。

整個社會的浮華色彩退卻了。

有人會辯解,大消費時代的下行和宏觀經濟整體下行有關,和反腐無關。這只正確了部分。反腐和自上而下的節儉主義毫無疑問強化了對於消費的壓制。我想起幾年前,一個小官來我公司這兒辦事,配個眼鏡,要求和HU總的眼鏡一樣的大框金絲眼鏡,發型要和HU總一樣三七分一絲不亂。而今在中石油,中午的飯菜不是大撒把隨便吃,而是兩菜一湯讓你勉強飽。我只是碰巧,看見基層員工有這樣的牢騷。

一個社會面貌,消費模式,就這麽被改變了,同時在中國股市也烙上了深深的印痕。從結果理解,政策市在某種程度上被強化了。
什麽叫政策市,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有體會了,更加體會到政策上的強勢改變影響資本市場只要輕輕吹口氣。比如奶粉業,在該行業我也有一只幾倍股合生元。當一聲令下反壟斷時,這個行業一瞬間就被擊毀了。股價跌去80%。雅士利、貝因美等等。多少媽媽拍手稱快。我們在過往繁華時代,有一種放任,所以人們習慣了洋洋得意,和對於政府執行力的漠視。當習總的反腐嚴苛時代來臨,沒有找到感覺的投資者都是可能中槍的。

濠賭股,對這個腰斬集中營還能說什麽呢。一系列反賭的政策一個接一個就不列舉了。換你做了領導人,看著官員在那里輸了幾千萬甚至幾億,腐化到骨髓,你會不會咬牙切齒地想掀翻這個濠賭場的天庭蓋子!所以,發生什麽好像都很尋常自然啰。只是故事沒完沒了。最近某高官直接明言“澳門你別只靠賭,想想別的發展的活路”,原話翻譯過來就大概是這個意思。這算是高層面的意思?你同意不同意?而在過往,別說直接幹預港澳經濟的發展模式,大家所見只是送溫暖送政策送刺激送遊客不斷地送,儼如親生兒子愛到不行,送到港澳一片繁華盛景,讓我都醉了。。。如今,還要炒豪賭股嗎?在未來的不到8年,投資者要問自己這個問題,認真想看清。

回到我那在亂世當中求存的醫藥股吧,來談談這個。這本來是一個20年的黃金行業。這是大消費版塊最後一塊堅實的聖地,是大海嘯大洪水也淹沒不了的最高地。這是一種強制消費,在你生命的最後幾年,你的財富將去購買你的壽命,你沒有選擇。讓我提一個真實動人的故事。一個美國婦人在幾十年前買了幾千美元的醫藥股雅培,然後搞不見了,幾十年尋回,這些股份市值3000萬美元!我還想告訴你,過去數十年美國標準普爾指數跑輸標普醫藥指數整整一半有多!多好啊。

然而我,在中國,其實實在是在普通消費品股市混不下去了,才跑到這個圈子里面來找尋一點安全。突然,有一天開始反腐了,首先中槍那個不幸的公司叫GSK,它的慘狀不用多言了。那一段時間,風急浪高,一個消息襲來,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生物制藥(1177)一天急跌20%。從那時起到現在?不用說,你都想對了,繼續深入地大力地反腐。醫生不能拿紅包。藥企不能送錢。這些都是要法辦的。很遺憾,我不幸地看到,中國每千人擁有的醫生數量只有歐美的一半,醫生每天看幾十個掛號的過勞者比比皆是,英年早逝者有之,就這樣患者還很不滿意:“你怎麽只給我看兩分鐘的病給我開一大堆藥”?目前的制度,不讓醫生獲得額外收入,也不能大幅度加薪(因為醫生的benchmark是公務員的薪酬,不能醫生加薪而公務員不加,這有違公平原則),醫院也不能再依靠賣藥的錢來養活自己,只能依靠國家撥款。而國家撥款是一個巨大的壓力,國家給多少才算夠?藥企的日子當然也就不言而喻,國家沒那麽多錢給,醫療保險沒那麽多錢給,那麽你藥企就兩個字:降價吧。於是我們看到,藥企已經連續被招標壓價兩三年了。作為投資藥企的股東,這會兒不得不緊皺眉頭,自問“這是中邪了嗎?國家之大,有哪個行業賣東西天天要被迫降價還要擔待行賄的風險”?所以,在醫藥股這塊堅實的聖地里,我也開始動搖了。

看到這兒,已經臨近尾聲,讀者開始有人罵了:“反腐就是好事!利國利民!你這是既得利益者,只想著自己的股票賺錢,沒有顧老百姓!沒有大局觀!你這是根本錯誤的”!

於是我將股票放下,放下這沈重,才能輕松立起來,鼓掌!是的,反腐是黨和國家的正義之選!為了一個更加美好的明天!
此時刻,我想起了本文的標題:炒股票,跟黨走,跟總書記走!

人們不再奢靡消費,那就節儉消費。消費品還能投什麽?價廉物美的淘寶天貓?折扣店唯品會?

還有,黨的政策在哪兒?軍工證券化、一帶一路、金融百業之母、大保險、核電、環保新能源……?


(註: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看法,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