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TCW
 
 

 

有能耐做到生產一百萬個產品都零失誤,是躋身股價百元俱樂部的安全氣囊零組件廠劍麟的致勝關鍵。

從衣架貿易、生產,最終做到安全氣囊精密零組件重要供應商,劍麟正是台灣唯一有能耐通吃瑞典美安(Autoliv)、美國天合(TRW)及日本高田(Takata)三大安全氣囊廠,這三家大廠全球市占逾九成,等於德國雙B、奧迪、日本豐田等原廠新車的安全,都要靠它來把關。

一月嚴冬,我們來到南投南崗,兩旁高高低低的八卦山上,遠近都長著檳榔樹,沒多久,劍麟在工業區的廠房就在眼前。

走進劍麟生產線,一支支德國進口的高張力鋼管經過切、沖、削、清洗乾燥、表面處理與檢驗等製程,每年產出超過七千三百萬個安全氣囊和預縮式安全帶精密導管。

這兩件產品關係著每一輛車的人身安全。當車輛撞擊時,少了它們,不只安全氣囊啟動前無法把乘客緊縛在座位上,自動感應爆炸時,也會失去產生氣體、吹飽氣囊的功能,以及承受○.三秒內快速引爆的威力。

元大寶來證券投資銀行業務部資深協理林雨田觀察,一般五金加工業毛利率約一○%,劍麟卻超過三○%,可見其含金量。

一九九二年,德國生產武器的諾貝爾火藥公司跨入研發民用品,挑中當時正紅火的安全氣囊,想把零件外包出去,因衣架、展示架和安全氣囊的零件同為金屬加工,諾貝爾先找上劍麟的德國客戶,再間接來到距離上萬公里外的南投八卦山上。

老闆,想做保護人命的事製造拚可靠,做到一百萬個都沒瑕疵

十年前,新一代安全氣囊問世,劍麟要挑戰的是更進階的預縮式安全帶精密導管關鍵零組件五金加工,但這個技術難度很高。

劍麟代理發言人林鼎鈞解釋,一根二十公分長的黑鐵管,彎曲成型時,有地方要縮、有地方要擴,究竟是先彎再擴或相反,就有很大的學問。更難的是,從德國進口的高張力無縫鋼管,加工出的孔洞必須符合「真圓」,且直徑幾乎要和客戶的鋁珠貼合,如果洞太小,火藥無法驅動鋁珠,洞太大,空氣又會洩出;加上還有一個鍍上一層塑膠材質的工序,也不能影響管壁厚度,公司足足花了至少兩、三年,一步步研發專用機台、製程,才突破困境。

「做車子的人有很多瘋狂的想法,不知道將來會是怎樣,但新的東西我們都很有興趣!」因小兒痲痺而拄著枴杖,劍麟創辦人兼董事長黃正怡說,自己做的是可以保護人命的產品,所以很有意義,也敢挑戰。

可靠度,是爭取客戶信賴的最基本要求。黃正怡拿起自家產品解釋,安全氣囊零件製造要說難,不是很難,它追求的不是精密機械業者口中的微米(編按:○.○○○一公分,約為頭髮直徑的百分之一)級公差,而是製造的可靠性,「它難在出貨要求是○PPM(百萬分率),你做一百萬個,一個piece(件)都不能夠有瑕疵。」

產品開發安全至上,隨每款車的空間、結構,及人偶模擬撞車後各器官受損狀況,該如何保護才不會致命,方法都不同。所以從打樣到量產,包括最源頭的材料認證,及各階段樣品和設備製程,都要經反覆驗證。

客戶,像拿一本書來挑剔自建檢驗關卡,讓出貨一○○%過關

「一定是一步步累積。」黃正怡解釋,就算既有產品從原料到出貨一路都沒問題,客人也不會因此就相信,你做別的東西沒有問題,「稽核非常嚴謹,(客戶)有一整本書來稽核你。」

舉例來說,假設加工程序有十道,包括紅外線檢測和影像辨識系統在內,客戶會要求認證每一個設備和製程,有沒有出錯的可能,所以劍麟建立至少十道檢驗關卡,讓出廠產品一○○%都經過全檢測。現在,劍麟的能耐甚至能做到原廠都願意埋單它自行開發、產線中一台要價上百萬元的檢測機台。

「百萬分之一(不出問題)的壓力很大!」在追求零失誤的汽車安全產品領域,一個大意就有可能生破綻,讓黃正怡超過二十年的心血前功盡棄,這是他接下來無止境的挑戰。他甚至讓在台員工工作每滿一年,平均加薪三%到五%,就是為了留才,控管好生產品質。

從研發和監控來看,劍麟是把自己逼上「絕路」,因為攸關人身安全的產品,一旦踏上,已沒回頭路。到了這境界,已不需要客戶稽核,你自己的標準就會先拉高。創造對手無法跨越的門檻,正是它最大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