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TCW
 
 

 

一個做傳統電腦晶片設計的公司,為何能成為二○一四年台股前十大漲幅個股?甚至成為華碩電腦旗下逾百家轉投資公司中,最受爭議,但表現最亮眼的小金雞?

它是祥碩科技。

它去年股價大漲超過三.五倍,最高市值比老大哥,同樣都主攻PC傳輸介面晶片的聯陽半導體多逾一倍。

但,亮麗表現背後有不少爭議,威盛自二○一二年起接連控告華碩、祥碩侵權,目前仍在纏訟;去年,華碩前投資長李志豪遭檢調認為涉祥碩內線交易。

轉型:挑出好戰場投入過氣產業,業績卻暴衝

它會受爭議,與它這兩年「暴衝」的業績脫不了關係。明明專攻的是,看來已經停止成長、有些「過氣」的傳統電腦晶片市場,但今年,法人預估祥碩營收成長率約三成,超越台灣晶片設計業二○一五年約六%的平均成長率。物聯網商機裡,最夯的高速傳輸介面晶片USB 3.1,它竟又是開發出新產品的領先廠商。

二○○九年以前,祥碩,原只是瀕臨虧損的企業,一個重新選「戰場」的抉擇救了它。

當年,華碩電腦剛因金融海嘯出現史上首次單季虧損,旗下的祥碩,也處境危險。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勒令,集團內所有公司都要重新檢視投資效益。

那時,從威盛系統平台事業處總經理跳槽到祥碩擔任總經理的林哲偉發現,當時祥碩主打的隨身碟、數位相框等產品,客戶都是東芝、索尼(Sony)、LG、創見等知名客戶等級。但二○○九年財報上,祥碩卻是每股稅後虧損近兩元。

明明選擇的是最夯的戰場,客戶又是一流客戶,到底哪裡出了錯?

林哲偉回憶,自己拜訪客戶整整一年後,才驚覺,原來祥碩是在跟整個中國供應鏈競爭。

「這個產品是大陸在玩的,因為從數位相框的panel(面板)、模組……,整個供應鏈都在深圳,它們對價格反應非常快,」林哲偉回想,「真的去跑了以後發現,台灣怎麼可能拚得過深圳?」

隨身碟的價格戰更慘烈。他回想,有一次開完銷售會議,業務要求再做一顆全世界最便宜的隨身碟晶片,林哲偉想了兩天的答覆是,「不要做!」真要拚,祥碩不是沒有能力,但中國一群競爭對手的相對位置遠遠優於自己,贏了這一張訂單又如何?根本難挽大局。

「任何一個產品都要看競爭對手,宏達電以前很強,因為那時三星不夠強,所以他怎麼做都是第一名,」他說。現在的宏達電還是很努力,但當三星,或是後來出來的小米機,已經靠供應鏈建立無可取代的競爭優勢時,宏達電再努力,也很難追得上……。

在他眼裡,當時的祥碩就是面臨如宏達電的處境。

祥碩該選擇的「好戰場」,不該是所謂成長性最高的產業,而該是,最有利於自己的區塊。

林哲偉決心砍掉現有的兩條產品線轉型,「幸運」的是,因為祥碩當時已經陷入虧損,內部反彈的聲浪也小,但困難的是,它要選擇哪條路,而且,如何打贏現有的老大。

林哲偉回頭選擇了電腦介面晶片市場。別人看這是個已經停止成長的產業,兩岸新設的晶片設計公司,都對它都興趣缺缺,猛看就是雞肋。但瑞銀執行董事陳慧明分析,電腦供應鏈仍在台灣,所以電腦晶片就好像打橋牌裡的「地缺」局勢:新公司只要能跑贏老公司,就有機會後來居上。

說穿了,祥碩選擇的是,在現有的老市場裡再拚搏,去取得一杯羹。但,眼前的電腦晶片市場已被英特爾(Intel)與超微(AMD)兩大勢力瓜分,價格根本殺到見骨。他選擇的突圍途徑就是,幫客戶創造需求。

卡位:瞄準全球大咖兩年等待,換來商機75億元

關鍵一役,是祥碩在二○一四年十一月底,取得的全球第二大處理器廠商:超微訂單。

二○○○年開始,電腦處理器就將競爭焦點放在把處理器整合繪圖等多個核心技術上。但,這需要大量、高資本的研發投入,超微的資源遠不及頭號對手英特爾(Intel),導致營運持續虧損,單過去六個月,股價就大跌約四五%。

林哲偉在轉型的同時,一方面布局高傳輸晶片技術,一方面,從兩年前就不斷與現任超微執行長蘇姿豐(Lisa Su)溝通,鼓勵她應該把都自製的南橋晶片委外生產,全心投入主戰場處理器。

隨著蘇姿豐的位階在去年從營運長升上執行長,轉型壓力越來越大,祥碩終於取得外包訂單,概估目前超微委託祥碩設計的南橋晶片,全球商機最高約新台幣七十五億元,是二○一四年祥碩年營收的約五倍。

祥碩定位出自己的主戰場,還幫客戶建議屬於它的主戰場,創造出一塊新的大餅。最後,再加上它是市場上率先推出USB3.1規格的廠商之一,正是超微需要的,而原有USB領域競爭者,早已因不堪殺價而退出超過一半。兩個因素加總,終於讓祥碩殺出生路。

目前,祥碩本益比超過三十倍,顯示超微題材已提前反映。但它的故事也讓我們看到,競爭力的面向太多元,有時看戰場的方式與角度,也是一種能耐,可以幫一個企業找到生路,甚至反敗為勝。

【圖表】大爭議纏身,祥碩營收照樣成長——祥碩近年營收、E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