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NM
 
 

 

長和系重組成為財經界最熱門話題,大眾都在猜,重組真正目的是政還是經?阿爺點睇?超人有沒有後着?關於超人的舉動,大家咬實一點:我們只看到冰山一角。據傳媒報導,記者會後,長和管理層擔心公眾接收不到正確訊息,晚上急召記者再見面,可見超人如何緊張公眾的看法。不過,講幾多遍都無用,陰謀論依然滿天飛:遷冊、撤資、減持地產、政治保險……

長和系架構垂直,一層又一層,出現不只一層的「控股折讓」(holding company discount),特別是長實,股價與資產值比較,出現比同類綜合企業較大的折讓,重組安排市場一直有傳聞。超人和管理層一再強調,重組主要目的是令架構簡化和清晰,釋放應有價值,對所有股東都是好事。可是,市場對釋放價值的解釋似乎不收貨,因為控股折讓是長久已知的現象,為何不遲不早,在香港政治情況最不穩的時候才進行重組?練乙錚在專欄一語中的:「為什麼長和系領導層可以一直容忍股東的利益受壓,卻在2015年初開始提出進行重組?」宣布後,《蘋果日報》報導和黃大班霍建寧被問到關於時機的問題,霍建寧解釋為何選擇現時進行重組:「係突然間有人咁叻仔諗到計,諗到就說服李生去做。」霍建寧的答案可圈可點,首先可確定這次重組不是由他策動,因為霍建寧不是公開讚自己叻仔那種人。這答案分開兩部分:一、突然有人諗到;二、然後說服李生去做。霍建寧的答案可解答市場疑惑,想到這條橋不難,難於在適當時機說服李生去做。霍建寧之前可能也向李生提出過相同建議,但李生認為時機未到,這次有「叻仔」準確擊中。

分析這些似是很複雜,很多陰謀的事情,我傾向相信內情其實很簡單,陰謀論不存在,借用IT界術語——wysiwyg(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我們知道的就是內情。兩點之間的最短距離,是直線,或者我們不應想得太多。實情是,之前有人向超人提過重組,李生認為時機不合適,沒做,長和管理層對重組的Pros and Cons瞭如指掌。最近有人向超人重提重組,李生覺得時機成熟,很快便做了,世事可能就是這麼簡單。重組宣布後,市場一致叫好,長實和和黃股價皆升逾一成,重組通過機會很大,投行認為重組對長和系長遠發展非常正面,股價將持續看好。從釋放價值角度看,重組相當成功,達到先聲奪人目標。很多評論者不大願意接受重組理由是釋放價值,除了因為這理由太明顯,還有,控股折讓不一定是負面。書本理論是,投資者可自行購入不同行業的公司,不須經過投資長實和和黃等綜合企業,達到分散投資效果。有選擇的話,投資者必定選擇直接和簡單,因此,學者認為綜合企業估值出現折讓,是因為投資者懲罰綜合企業笨拙和隱藏對小股東不公平的架構。然而,學者對綜合企業的看法不停在變,2008年金融海嘯後,銀行收水,不少學者改變看法,認為綜合企業財力較佳,而且不同行業不致同時受壓,反而是渡過金融難關的較佳架構。評論者認為釋放價值不是真正重組理由,另一個論點是,長和系避開綜合企業的陋習。大部分綜合企業如大雜燴,不同行業的企業走在一起,之間根本沒協同效應,實際上各自為戰。更壞的是,管理層欠「吉士」,惜貨如金,不懂得或不願意在適當時機出貨,好壞企業也死攬不放。超人在這方面世界馳名,幾時入幾時出,時機掌握得妙到毫巔,從來沒背負綜合企業的包袱。凡關於超人的事情,陰謀論都有價有市,因為我們自問及不上他。我選擇相信最短的一條直線多數是問題的答案,因為超人級數太高,左想右想可能是浪費時間,與其費時拆破「計中計」、「計中計中計」……不如回歸最基本。宣布後,長實股價大升,所有股東笑呵呵,超人個人財富進賬200億元,這不就是最合理的理由?

蔡東豪Tony Tsoi

上市公司精電國際前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