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NM
 
 

 

自759阿信屋成功彈起,百佳「唔抵得」開設「滋味佳」迎戰。近來加入戰團的,還有商鋪炒家林子峰的「優品360°」、生產EDO餅乾的僑豐行「阿美橫丁」,上市公司森信紙業(731)旗下的「FOODWISE」及米蘭站老闆搞的「松坂庫」。零食毛利甚低,賣一百元只賺兩元﹗但仍有不少「死士」不問價搶靚位開鋪,以759為首的零食大佬,猶如零食霸權,輸家就是一眾獨立經營的小商戶。

阿信屋老闆林偉駿透露,今年會再有兩間日式零食店誕生,「我收到風,嚟緊會有兩個同我一樣出身嘅廠佬開零食店。明明冇錢賺,唔知點解要叉隻腳入嚟! 」一眾商家為了搶佔市場份額,不惜用貴租搶鋪,例如商鋪炒家林子峰的「優品360°」,搶佔彌敦道開鋪。據知米蘭站老闆姚君偉於銅鑼灣開的「松坂庫」,二千呎鋪月租高達三十六萬八千元,未計入貨及人工等成本,每日要賣一百二十包蝦條,才夠交租!

小商戶燒錢$30萬

大商家不惜資本搶靚鋪,在慈雲山及馬鞍山屋邨商場、經營超過三年的「金田井」,老闆Chris就大呻生意難做,「舊年百佳帶頭掀起減價戰,到而家都無停過,好似家庭裝百力滋,以前賣二十二到二十六蚊一包,舊年年中個個減到十六蚊。我哋小商戶要贏,只可以減到十四個半。但其實成本已十三蚊,賺埋都唔夠交租,搞到唔少行家執笠!」本刊向商鋪及生意轉讓經紀查詢,他指去年有很多小型零食店求頂手出售,「啲鋪都係開咗一年,估唔到咁快就執笠。」根據出售資料,每間店鋪營業額約二十二萬至三十六萬,但盈利卻只得一萬至二萬五千元,收入與一個文員薪金無異。

Chris指過去不但無錢賺,曾有一個月因鬥減價燒錢三十萬,「大家鬥燒錢,睇吓邊個死先。」他至今雖然「死唔去」,但最多只賺到份人工。「啲上市公司大把錢,賺錢係其次,開零食店只係想個品牌多元化,燒錢都係燒小股東嘅錢啫,唔係自己錢。」他們沒本錢像阿信屋一樣,到日本直接取貨減輕入貨成本,而靠本港供應商入貨,無議價條件。為了「鑽」出生存空間,只能減少賣大路貨品,他說:「而家阿信屋都唔同百佳佢哋鬥啦,將啲大路貨品賣少啲,咁就唔使減咁多價。」開鋪亦要避開競爭對手、盡量揀商場鋪,「商場為咗組合會留位俾零食鋪。如果開喺地鋪,租金貴商場鋪五成,根本做唔住。」他表示剛在馬鞍山屋邨商場開了第四間分店,做街坊生意,希望「密食當三番」。似乎零食都只有一條路,就是靠「量」,故必須狂開分店,追求薄利多銷,直至負荷不來爆煲。不少商家如759般賣零食,但只賺蠅頭小利,但當他們「響朵」、省靚招牌後,日後以同名品牌再做茶餐廳,美容甚至電器,才是真正的「錢途」。小商戶卻只能繼續賣零食,不過由於入場門檻低,仍有不少人冒險。

網購零食鬥埋服務

家人在深水埗經營雜貨鋪多年的彭啟明(John),去年亦加入零食戰團。小本唔夠人鬥,他索性做零食都鬥服務。去年他創辦「零食大王」,主打辦公室OL。買滿一百元即可送上工商地區,三百元送上住宅,他說:「我冇可能同阿信屋嗰啲鋪頭鬥,因為本身零食個利潤已經好小,仲要鬥平咁不如唔好做。」零食大王目前生意八成來自公司客,兩成為散客,「我主要對象係上班族,平時返工冇時間、又或懶得落街買零食嘅,都係我嘅客!」除了賣零食,更以禮品方式銷售,「例如開party要用五百蚊嚟買零食,咁我會幫個客揀好值五百元嘅嘢食,仲有會賣埋禮盒,等客人當小禮物送俾人。」他指坊間零食鋪走日韓路線,他賣小部分日本零食外,更主打賣懷舊零食,「好似沙爹串燒、汽水糖等等,小時候鍾意食嘅嘢。另外,仲會同好多本地廠商合作,例如京都念慈菴,好多本地品牌其實都想搞網購,但佢哋產品唔多,成本會好大,但放產品喺我度賣,就慳好多。」零食大王開業一年,目前營業額接近二十萬。但七除八扣後,毛利只有二、三成以下,只可說是掙扎求存。

759寸爆米蘭站

米蘭站老闆姚君偉與蔡偉國,年中投資千五萬元,在銅鑼灣開設「松坂庫」,聲稱為「微百貨」,但售賣貨品卻與阿信屋相似,都是主打日韓零食。姚君偉認為本地零食市場仍有增長空間,「我哥哥(姚君達)啲仔女,同佢身邊啲同學,每個月可以使成五百元買零食。」兩人指由於「松坂庫」不收上架費,能夠吸引不能打入本地超市的海外品牌,目前三成貨品是直接由日本當地取貨。不過,阿信屋老闆林偉駿卻不相信他們由日本直接取貨,「得我哋能夠直接喺日本攞貨,我估佢哋係搵trading公司拆貨,比本地供應商平少少。」他透露,「松坂庫」開店時曾挖角阿信屋員工,並分薄了阿信屋該區的生意,但認為對方好難做得住,「我喺軒尼詩道嘅鋪租十零萬,佢三十幾萬,點做得住?一間鋪每日做一至兩萬生意,你計吓條數佢哋賺唔賺到錢啦!」他認為愈多人開鋪對市民是好事,能夠搶走百佳惠康的生意,但目前很多踩入零食市場的投資者,未必每人都真心想賣零食,「好多人係想搞大盤生意,再喺資本市場運作(賣盤或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