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1/4066688.html

1月19日,歌手胡彥斌率領團隊打造的第一款基於音樂教學的互聯網產品——牛班(NEWBAND)正式上線。胡彥斌對這款產品體系的構想是,以垂直的明星服務類視頻節目作為流量入口和推廣平臺,以免費模式打造第一款中國在線音樂教育APP。

從成立了太歌文化,胡彥斌的互聯網跨界就已經提上日程。1月19日,歌手胡彥斌率領團隊打造的第一款基於音樂教學的互聯網產品——牛班(NEWBAND)正式上線。胡彥斌對這款產品體系的構想是,以垂直的明星服務類視頻節目作為流量入口和推廣平臺,以免費模式打造第一款中國在線音樂教育APP,在迅速獲取用戶後,將產品逐步往社區的方向打造。

叛逆者的跨界創業

近年來,唱片行業的衰落令不少音樂人紛紛轉型,羽泉、尚雯婕等藝人很早就開始了互聯網的跨界嘗試,前者將唱片的載體互聯網化,並嘗試將演唱會搬到互聯網的線上平臺,在播出模式上做了延伸探索。此外,胡海泉除了在“歌手”的身份以外,還轉型做起了投資。後者則與專業的電商平臺合力研發智能硬件、潮品,打造自有電商名牌。作為音樂行業的叛逆者之一,胡彥斌憑著對互聯網的認識同樣也躍躍欲試,一早就想要嘗試做一款跨界產品。

2014年7月,胡彥斌在接受i黑馬的采訪時曾表示:“其實我也不想創業,是傳統唱片公司給不了我想要的,也正是他們的‘不變’給了我機會。”牛班是第一款有別於傳統音樂形態的互聯網產品,胡彥斌希望它能傳遞出價值,即打造一個零門檻的音樂學習、交流平臺,一方面聚合有專業素養的音樂人作為明星老師,另一方面又能齊聚大量的音樂從業者、愛好者,讓不同層次的用戶都能在這里找到學習的空間。“我希望牛班這款產品可以讓更多人能獲得學音樂無壓力,零門檻的體驗,可以在我們的平臺找到自己喜歡的老師,不管是學唱歌還是學樂器,最終能輕松地get到新技能,擁有自己的音樂作品。”

胡彥斌告訴i黑馬,牛班NEWBAND這款產品在概念初具雛形時就獲得了業界的眾多關註,不僅獲得了紅牛高達7位數的商家贊助,還與優酷合力推出的一檔音樂教學類的視頻節目——《牛班—明星音樂教師》

切入在線音樂教育的藍海

胡彥斌一早就有心打造一款互聯網音樂產品。“我希望在互聯網時代下,打造一個音樂行業的整合服務平臺。為藝人創造更多價值,同時,為音樂愛好者提供好的音樂體驗和服務。”

之所以堅定地選擇在線音樂教育這個領域作為切口,其信心是來自前期一系列的調研數據。據悉,近年來,中國音樂教育培訓產業年產值逾550億人民幣,市場仍在飛速成長。但整個市場以兒童音樂教育(藝考、考級等)為主,對以實用音樂為訴求、以實踐提高為目的的中、青年音樂愛好人群,可選擇的學習渠道十分有限。胡彥斌看到了在線音樂教育市場的想象空間,他認為,目前中國的在線音樂教育還處於一片藍海。“我去到韓國、日本、歐美等國家時,總會發現街頭有很多人拿著吉他、小提琴等樂器互相交流、學習,這樣的場景在國內卻很少見。事實上,我們發現,國內對於音樂教育的需求體量還是非常大的,只不過還沒有一個平臺和渠道來提供這類服務。恰好,這是我們擅長的。”

對於牛班(NEWBAND)這款APP的定位,胡彥斌及其團隊做了很深入的研究:“我們做了一個大數據的監測,發現100個人里有12個是接觸過音樂的,這是基礎人群的比例。這款產品所針對的一部分是有專業知識背景,畢業於專業院校的音樂從業者或愛好者、其次才是一些普通大眾中的音樂愛好者。另一塊更大的潛在用戶人群是30—50歲的上班族,他們的生活太枯燥,對新鮮、有趣、潮流的休閑娛樂方式有強烈訴求,其中,玩音樂是可以起到豐富他們的業余時間的作用,而我們所倡導的音樂生活方式也值得去推崇。比如,下了班,跟樂隊玩一玩,跟喜歡的老師學習樂器……它還可以引領一種新潮流的生活態度。”

在此前接受i黑馬的采訪中,胡彥斌曾表示,自己並不看好為了尋求新的出路,藝人通過選秀、增加電視曝光來延續自己的市場價值。他認為靠電視平臺或借由一檔節目的確可以迅速引發關註,甚至在短時間內就能獲得巨大商業價值,但是新人一旦脫離了舞臺,過了熱度容易再度陷入迷茫,從長遠看,一個藝人價值的延續性是比較差的。

胡彥斌認為做“平臺”需要的思維模式跟人內心的價值觀要匹配。因此,在選擇專業的“師資力量”這一環上,他做了嚴格的把控。並非所有明星藝人都能成為牛班平臺上的老師,他必須具備兩個要素:第一,認同音樂教學的價值理念;第二,本身具備強大的專業素養,有可供分享的一技之長。

據胡彥斌介紹,目前國內音樂教育的準入標準不一,傳統音樂課堂多存在師資良莠不齊的狀況,牛班希望通過互聯網和移動終端,讓不同地域、年齡、文化層次的人群都能接受同等專業的音樂指導。

牛班是以教育為切入口,卻增加了分屏教學、滾動樂譜等傳統課堂無法比擬的優勢。音樂課程的長度平均在20分鐘左右,幹貨教學。

從課程教學內容上,牛掰這款產品分為:人聲、鋼琴、吉他、貝斯、爵士鼓五大部分,每周更新一首時下最熱門的流行金曲,讓用戶跟著明星老師和了對大咖分分鐘學習流行音樂的演唱、演奏要領。為了保證平臺的專業性,在音樂知識儲備方面,牛班找到了上海音樂學院作為背書,有海量的系統的音樂知識做教學支撐。

該產品為所有的音樂愛好者描繪了一個美好的“移動教師”藍圖,目前已上線了安卓版本,I0S版本即將在兩周後上線。

《牛班—明星音樂教師》:嫁接優酷,開首檔明星服務類節目先河

2015年1月1日,牛班NWEBAND正式與優酷達成合作,優酷用八千萬站內宣傳資源,加上整年度的52首歌、260個視頻,近億的投入聯合推出了《牛班—明星音樂教師》,該節目專註於音樂精品大師課程。

這檔節目將線下教學的場景模式挪到了線上,並有針對性的設計相應級別的課程服務於用戶,讓所有給觀眾及網友能細致了解到歌曲的演唱設計、技巧、編曲技巧及其器樂演奏的要點,所謂易操縱、可分享的純幹貨、實用教學。

“我們的教學是打破傳統教學,一首歌照葫蘆畫瓢,通過掌握節奏要領,反複練習後就能彈出來。有人問我,如果其他藝人都來做怎麽辦?目前市場的準入資源對我們來說是最大的優勢。”胡彥斌對i黑馬表示。

有過《曉說》、《男神女神》、《侶行》等優秀視頻節目制作經驗的優酷土豆副總裁李黎表示,未來的視頻節目的其中一大趨勢是明星服務類節目,這類節目讓互聯網降低了門檻,讓明星、大師為普羅大眾的個體來服務。目前《牛班—明星音樂教師》剛推出兩集,點擊量已經過百萬,已經開始打破行業記錄。“令我們特別意外的是,節目中,明星鼓手的課程訂閱量超過歌手,累計達到了40萬,且評分高達9.2,已達到現象級節目的水準。 ”

“對於視頻行業而言,一般一檔新推出的節目在播出的頭1—3個月期間,評論都是以罵為主,而這檔節目幾乎是零差評。另外,視頻節目最難做到的其實不是點擊量,還是訂閱數+評論,從產品的角度上來說,它是驗證其用戶粘性的一個標準。因此,當看到這個數據的時候的確令我們很驚訝,它沖到了一個現象級節目所能達到的效果,這是在未啟動優酷超億量級的推廣資源的情況下產生的數據。這些數據都很好地印證了此類節目的可行性,甚至也能洞察到牛班未來的市場潛力。”李黎(優酷土豆集團副總裁李黎)告訴i黑馬。

未來,優酷還將持續貢獻大平臺的明星資源和牛班對接。牛班是音樂領域中第一款互聯網教育產品,對於視頻行業來說,《牛班—明星音樂教師》則一款垂直類的明星服務類產品。

被問及視頻節目於APP內容存在何種承接關系時,胡彥斌表示,目前優酷是我們流量的直接入口,整個APP和在線音樂教學的理念在前期會十分依賴這檔視頻,優酷的平資源和優勢可以助力牛班的用戶累計。“前期我們希望借由優酷平臺擴大影響力,實際上效果是不錯的,我們看到評論里有人發問,什麽時候有伴奏,什麽地方可以練習......對於這些訴求,我會指引他們到牛班這款APP上就可以實現。

免費開放的牛班:或將成為優秀音樂人才的輸出平臺

在30歲的生日宴會上,胡彥斌曾表示,自己其實一直以來都有當老師的夢想,而年輕人應該用年輕人的思維去實現。牛班是一款順應時代發展的產品,也是太歌文化三個創始人基於音樂追求在互聯網上的首次實踐。

胡彥斌深知藝人創業有利也有弊:一方面,基於知名度可以在短時間內讓公眾知道你的產品;另一方面,也更容易遭受質疑,“大家會有諸如疑問,比如你有多少時間,能有多少魄力,真的能做好嗎等等質疑,在產品還沒有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不適合回答這個問題,但我相信牛班這款產品的市場潛力是巨大的。”

大致估算下整個在線教育的盤子大概是550億左右,如果音樂能占到 10%的份額,則意味著牛班撼動的是一個55億的市場。 在談及牛班的盈利模式,胡彥斌表示,沒有一款產品是永遠保持“雷鋒精神”,牛班要找一個盈利模式太容易了,但前期需要先把臺子搭好,通過免費的開放模式,讓更多人走進來感受這款產品。

牛班作為一款在線音樂教育的產品,未來的想象空間有多大?胡彥斌介紹稱,社區是未來著力要探索的一個方向,牛班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音樂人才的輸出平臺,不只是樂隊人才的輸出,也可能是音樂選手的重要輸出平臺。

“以往,電視節目選修本質上都是在消耗新人,因為一旦有新人出現,舊人就失去了價值,長此以往唱歌的人才會越來越少,電視臺本身不是一個有音樂生產能力的平臺,而牛班是有生產能力的平臺。”胡彥斌向i黑馬表示,《hi歌》節目的導演已經拋來過橄欖枝,說下一季節目上檔時,希望可以在牛班上找到專業的音樂人才。

事實上,牛班所營造的是一種可視化交互的在線音樂課堂環境,將模擬線下實體音樂教學環境複制到線上,以線上的視頻教程播課,形式多樣化,可以是公開課或一對一視頻教學的形式。其終極主旨是,希望能最大程度的解決各年齡層、不同學習階段的音樂愛好者的需求,利用互聯網產品平臺的優勢,讓學音樂成為一種隨時、隨地可實現,低門檻、易操縱的事。


(編輯:余佳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