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9  NM 
 

 

上週香港創出歷來最貴屋地成交紀錄;市場消息透露,由何東家族持有、已九十年歷史的何東花園,竟以五十一億元天價,賣給富豪張松橋,金額令人譁然。

  自○七年景賢里一役,張松橋已轉趨低調,其後被揭以私人飛機接載前特首曾蔭權遊布吉。他雖叫「重慶李嘉誠」,但身份及地位皆非誠哥之輩,過去上位關鍵,是入了「鋤弟會」。這個鋤弟會唯鄭裕彤(彤叔)馬首是瞻,成員包括劉鑾雄(大劉)、何柱國(炒何)及楊受成(受仔)等等,大劉稱呼張松橋,都只是叫他的花名「阿春」。但張松橋以其圓滑性格及靈活頭腦,由一名普通「弟腳」,榮升至核心成員,與眾富豪齊齊炒股炒樓,享有「共榮」的利益。今天,終於給他鋤上山頂之巔。

  何東花園由何東第三代何勉君一人持有,她一直反對把何東花園列入法定古蹟,政府最終亦放棄周旋,該座極具歷史意義的建築物未賣前已拆得七七八八,免除「後患」。去年開始,她把物業在市場上暗標出售,目標價竟然是七十億!肥豬肉在前,旋即引來多間代理行爭奪。「但根本計唔到數,唔好話呢個價,五十億我都覺得做唔到。買家重建後賺得幾多?好大風險!」一名代理行董事指。

  不過,市場消息指,第一太平戴維斯的Raymond Lee(花名「大頭李」)卻找到張松橋。他是大中華區行政總裁,與張松橋的接觸非常保密,大deal由他帶同幾名同事負責。今勻他一鋪賺近五千萬佣金,發過豬頭。何東花園佔地十二萬平方呎,地積比率零點五倍,即可建樓面面積只是六萬多呎,平均每呎地價已八萬多元。上址可改建成十座四層高及一座三層高洋房,估計日後每幢獨立屋約五千多呎。計及建築成本及稅項開支等,估計每呎要賣十一萬元才有錢賺。真係有人買?張松橋志不在此。「佢分『餅仔』o架啦,有富豪老友認頭,要番間自住或就咁擺度保值。」

  圍威喂「共榮」模式

  據知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甚至信和主席黃志祥都有興趣。「仲有佢內地鄉里。而家係內地富豪,先可以咁樣錢買屋!」恆大地產○九年上市,張松橋已和彤叔、大劉等其他富豪俾面認購,捧許家印場。當其時他又以「盲公竹」身份,夥同黃志祥及大劉以四十億元高價購入重慶一幅住宅地王。這種富豪間相互合作、有錢齊齊搵的作風,正是富豪「鋤弟會」的精神所在。而「分屋仔」一招,「鋤弟會」的盟主彤叔、於幾年前已用過。九七年,新世界同樣在何東手上,以七億多元購入布力徑六至十號,後來改建成七間獨立屋。鄭裕彤兩父子留了八號自用,並於一○年把三號屋以四億元賣給許家印,再於一二年,把一號屋以逾四億元賣給張松橋。這種方法,既可以賣人情給老友,又可以借老友谷高物業價格,招式靈活。這個猶如共榮圈的「鋤弟會」,已有多年歷史。鄭裕彤父子、劉鑾雄、楊受成及許家印等,分屬核心成員。張松橋與大劉最稔熟,數年前由其拉線走入「鋤弟會」。他們每週都會相約鋤弟或鬥地主,有時在彤叔大宅,有時在皇朝會,每次幾乎都玩通頂。這班「鋤弟會」富豪以彤叔為龍頭盟主,過去多年組隊抽新股,如○九年恆大上市。當時恆大股價由招股價三元五角,上升至最高位五元三角。近年新股如花樣年、中國創意家居及盛京銀行等,一樣有他們腳毛。

  景賢里聲名大噪

  最初張松橋只是陪鋤弟的「弟腳」,他擅長「鋪橋搭路」,以自己在內地的人脈,幫富豪進軍內地。有認識他的富商指:「他最擅長搞關係,佢香港,就話自己係地道重慶人,識好多重慶以至內地其他地方高官,可以幫手鋪橋搭路。重慶,佢就當正自己係香港人,話識好多香港富豪,可以幫手建設祖國,佢仲成日將香港套引入重慶。「而張松橋同大劉真係好熟,張松橋話自己唔熟悉香港,香港買賣任何物業,都一定問大劉意見。」一名知情人士說。其中張松橋於○四年購入山頂道一號大屋,便是由劉鑾雄充當「紅娘」,促成交易。與張松橋相識多年的商界老手蕭若元說:「我第一次見佢已經是廿年前,當時有朋友搞飯局傾財經議題,佢時已經同彤叔、大劉好熟。」他形容對方沒有架子,為人隨和,「佢重慶出世,但廣東話又好好喎。」不過,張松橋由一名普通富豪「大躍進」至人人熟悉,要追溯至○七年景賢里一役。他在大劉牽線下,以四點三億元買入司徒拔道景賢里,不久把部分古蹟拆卸。逼得政府介入,開出換地條件,基於公眾壓力,把旁邊一幅面積一樣、共四萬多呎的地皮交換。這幅地獲批建四幢兩層高洋房,每座屋由五千至九千呎不等,間間有獨立大閘及私人泳池,現場所見,洋房群極有氣勢,旁邊景賢里相形見絀。據知項目已申請滿意紙,估計一間售價近兩億元

  中港貿易起家

  張松橋又名「重慶李嘉誠」,但其實他在重慶還是香港,都不算頂級,因何得此名已無人知曉。他原籍四川重慶,在一個叫貓兒石的地方長大,父親是化工廠小職員,記者曾到他鄉下找到鄉里,都指張松橋成績一般,小時甚為頑皮,後來由阿姨帶來香港居住,改變一生。二十歲時他成立渝港集團,以「中港貿易」起家。當時中國剛改革開放,出入口需求強勁,張松橋曾說過,當時中國對世界「什麼都新奇,你只管入貨就行了」,所以無論是電器、雨傘、計算機、機械錶、卡式帶,以至二手汽車,只要國內有需求,他就供應。時勢造英雄,九十年代大量紅籌公司來港上市,「紅籌之父」、百富勤梁伯韜,與當時僅二十九歲的張松橋一拍即合,統籌渝港國際上市,再將張松橋包裝成全港最年輕上市公司主席,結果渝港國際上市首日最高升一倍。同年他在老家重慶,買下二千畝荒涼農地,發展成重慶的「加州花園」,是當地第一個大型屋苑,在重慶轟動一時。九九年,上市僅半年的確利達被證券行斬倉,張松橋以超低價二千五百萬元向大股東林孝文醫生,即首富李嘉誠的襟弟買入兩成股份,成為大股東,林孝文後來由主席「燉」為副主席,淪為張松橋的「僆」。○○年他再以六億元,購入尖沙咀彩星中心及中環世紀廣場的彩星地產(改名渝太地產),成為集團現金牛。到○六年,張松橋作價三十三億元,向確利達注入重慶十一幅私人地皮,改名中渝置地。

  買西隧升呢

  張松橋甚懂食腦,交易唔使多,鋪鋪「中」就得。○一年他以六億元向九倉收購港通控股,後者持香港駕駛學院及西隧管理權。一手促成這交易的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憶述,他透過上市公司國際資源主席趙渡,認識張松橋,「港通持有西隧,但呢間公司仲有三個重要股東,分別係新地郭氏家族、香格里拉集團郭鶴年同中信泰富榮智健,三個都係猛人,咁咪令到張松橋江湖地位大為提高囉。」他說當年張松橋主動叩門,而會德豐系架構複雜,上市公司多達九家,加上九倉負債超過二百億元,劉夢熊遂以精簡架構,降低負債為由,成功游說對方出售港通。「張松橋買亦好爽快,幾乎無討價還價。但我並非深交,交易後已甚少聯絡。」現時張松橋手頭有四間上市公司,總市值九十二億元,以持股量計算,張松橋身家只是四十億。不過○六年中渝置地進軍重慶地產開始,張松橋多年實行配股大計,由○七至○九年抽水達五十億元。而且「財來自有方」,○九年他夥同彤叔、大劉等以中策名義,收購台灣南山人壽,亦發行七十八億元可換股票據,中策股價在保險概念下曾狂升六倍。去年一月,鄭家純擬將國際娛樂賣給「疊碼仔」周焯華(洗米華),消息一出,國際娛樂股價由兩元升至高位十一元。兩單交易最終都告吹,但齋炒消息已能發過豬頭。對並非含住金鎖匙出世的富豪來說,泊得住大碼頭,才是成功關鍵。

  「阿春」發達路

  富豪「鋤弟會」張松橋第三級

  以鄭裕彤(彤叔)為首的一班富豪,最愛群埋鋤大弟,是有名的「共榮圈」,但內裡也有意無意間分檔次。張松橋當年初到貴境,身家及人脈不足,級數只與庄家莊友堅及林孝文等同。但後來因極懂拉關係,愈戰愈勇,現已爬到去與劉鑾雄(大劉)差不多相同等級。鄭裕彤彤叔是鋤弟會盟主,大家唯他馬首是瞻,他中風後,由純官接手。劉鑾雄級數僅次彤叔,重義氣,有福齊齊享。楊受成花名「受仔」,是鋤弟會的核心成員。張松橋名字和四人幫的張春橋相似,富豪間稱他「阿春」。莊友堅知名大庄家,幫富豪做非常妥當。註:除了以上富豪,何柱國、林建岳、林孝文、許家印等也是鋤弟會的核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