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255

20150211Varoufakissss

近半個月來,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的身影頻繁見諸報端,這個“不修邊幅”、“出爾反爾”的男人,把歐洲攪得風生水起。

他臨危受命,1月底開始擔任希臘財長。他將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一起,與德國為首的歐盟周旋,為爭取“取消緊縮”和“債務減記”而奮鬥。

他自稱為自由馬克思主義者(libertarian Marxist),在從政之前,一直是一名經濟學教授,主攻領域為博弈論。

他的一言一行,可能會左右希臘,乃至整個歐元區的命運。

讓我們一起認識一下他。

博弈論

Varoufakis是土生土長的希臘人,在英國念完大學並獲得博士學位,1980年代末在悉尼大學教書。在悉尼待了十多年後,他於2000年初回到希臘在雅典大學教授經濟理論。過去兩年,他一直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做訪問教授。

Varoufakis的主攻學術領域是博弈論,這是一門研究不同利益訴求的各方如何在情境中交互影響,並獲得最大收益的學問。而眼下的歐洲正是處於這樣的情景之中。現實給了他一個施展所學的絕佳舞臺。

據他的前同事、悉尼大學經濟學教授Tony Aspromourgos描述,作為一個學者,Varoufakis思想深邃,著述頗多。除了主要學術領域博弈論,他對“政治經濟學”,尤其是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發展方面也頗有研究。

彭博援引他在德克薩斯大學的同事James Galbraith的評論稱,Varoufakis比“地球上所有人”都懂行,在與“三駕馬車”的談判中,他會比對手考慮得更加深入。

他看起來很有個性,在與歐洲領導人談判時,他那身沒有領帶的裝束和皺巴巴的襯衫似乎在暗示一個信息:我可不會按照你們的套路出牌。

yanis-varoufakis-5

意見領袖

作為一個資深網民,Varoufakis的博客在網絡上頗有人氣,這也是他能夠出任希臘財長的重要原因。

從悉尼回到希臘之後,他開始在網上高調攻擊歐盟在歐債危機中的政策,他將接受歐盟援助稱為被財政“水刑”折磨,並認為歐洲是“維多利亞時期的濟貧院”。

在他看來,希臘2001年時本來就不該加入歐元區,但現在說什麽都晚了。他用老鷹樂隊《加州旅館》里的歌詞來形容希臘與歐元區的關系:“你隨時都可以結束,卻永遠無法掙脫!(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作為一個標準的知識分子,Voroufakis似乎少了幾分政客的圓滑和委婉。

他1月份曾在博客中寫到:“我很害怕,自己可能變成一個政客。就像疫苗可以用來預防病毒,我打算寫一封辭職信,貼身保存。一旦我發現自己在威壓之下不敢像當初承諾地那樣說真話時,我就會把它掏出來。”

他在悉尼的同事Frank Stilwell說:“Yanis首先是一個有批判意識的知識分子,總是將他的智慧用於經濟理論。如今他竟陷入了真實的政治經濟學,這倒是很有趣。”

小試牛刀

自上任以來,他就從來沒有停止過與歐盟的“唇槍舌劍”。

1月27日上任當天,Varoufakis就直白地說,除了減計債務,談別的都是浪費時間。

1月30日,他對外宣稱新政府將不再與三駕馬車代表合作,希臘股市和債市應聲暴跌。

在當天與歐元集團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會面時,Varoufakis提出要召開一個歐元區債務的會議,Dijsselbloem怒氣沖沖地告訴他:“這個會議已經存在了,它的名字就叫歐元集團。”(註:歐元集團即Eurogroup,是歐元區財長們的月度例會機制)

來自德國的回應更加直截了當,德國財長朔伊布勒稱德國“不會被希臘要挾”。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隨即出來打圓場,他31日表示:“盡管各方的觀點不同,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達成一個雙贏的協議。希臘和歐洲是一個整體。”

大概是久攻不下,Varoufakis上周突然口風一轉,拋出一個債務置換方案,暗示放棄債務減記,市場情緒一度大為好轉,希臘股市應聲上漲10%。不過好景不長,Varoufakis隨後“澄清”稱還是要減記。歐盟官員憤而表示:“評論希臘的提案幾乎沒有意義,因為他們幾乎每小時都在變化。”

當歐議會議長警告希臘有國家破產風險時,Varoufakis回應稱,我們已經破產了,“我現在就是一個破產國家的財長……”

前同事Galbraith稱,Varoufakis非常清楚自己肯定要做出一些讓步,但他“可不會像前任政府一樣,輕而易舉就繳械投降。”

虛張聲勢

咨詢機構Spiro Soveregn Strategy分析師Nicholas Spiro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表示,Varoufakis這麽做是有意為之。Syriza的領導人“希望樹立他們反對緊縮的形象,以便向選民表示沒有辜負他們的信任。他們會盡可能久地把戲演下去,將來妥協的時候也好有個交代。”

Varoufakis似乎在采取“狂人理論”(madman theory)策略——如果你的表現足夠瘋狂,你的敵人將懼怕你,你便可獲得更多想要的東西。

不過,雖然在對峙中沒有處於下風,但希臘似乎沒有獲得太多實質性的進展。在馬不停蹄地拜訪了英、法、意、德、西等國之後,Varoufakis依然兩手空空。

對於希臘漫天要價、破罐破摔的態度,歐盟的立場非常清楚:財政緊縮不容商議,債務減記絕無可能,債務置換可以考慮。德國多次要求希臘進行結構性改革,提高自身競爭力。

歐元集團已經發出10日最後通牒,歐洲央行本周也將停止為希臘提供廉價貸款,逼迫其盡快攤牌。

希臘自身也是“彈盡糧絕”。彭博援引消息人士計算,最晚到3月底,希臘就會面臨“生死抉擇”:要麽接受國際債權人附加條款的救助金,要麽就揮手告別歐元區。

山雨欲來

隨著博弈各方日益劍拔弩張,如今的歐洲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本周三歐元集團財長會議討論希臘救助協議,周四又將召開歐盟首腦峰會,希臘能否在這兩次會議上與歐盟達成協議,將會是市場關註的焦點。經過幾個月的鋪墊,年度希臘大戲馬上就要步入高潮。

有趣的是,Varoufakis發現自己正處於風暴的中心。他的周圍,有習慣了高福利、耽於安逸的希臘民眾,有同樣債臺高築、蠢蠢欲動的歐豬夥伴,有拿著“鞭子”敦促希臘的“三駕馬車”,也有固執、較真的德國人。

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已經對民眾承諾了取消緊縮,希臘政府斷然沒有退縮的可能。勇往直前是唯一的選擇。

從學院里走出來的博弈論達人,真的能讓理論照進現實嗎?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